◈ 第8章

第9章

「我明明叫的是柳薔啊,怎麼來的人卻是於雅?」

周鳴滿臉疑惑地打開了房門。

一位精緻少婦立在門前翹首以盼,正是幾個小時前才跟他交換過糧食的絕美空乘於雅。

於雅穿着一件白色襯衫,外披一件灰色女式休閑小西裝,搭配包臀裙,將纖腰裹得緊緻誘人,五分肉感五分骨感的纖細**裹着薄如蠶娟的透膚**,腳底穿着一雙灰色的精緻高跟鞋,足足一米七的身高看起來高挑迷人。

她身上飄散出迷人好聞的香水氣息,好像是特意打扮過的。

雖然於雅身姿高挑,體態優美,從氣質和身材來說都是一流的美人,可周鳴現在沒空跟她進行深度交流。

開玩笑,

他現在心心念念的是那把沙漠之鷹跟那一點力量屬性。

要他在沒有任務的獎勵下,

免費給於雅派發糧食,

不好意思,

他做不到。

於是,

他皺緊眉頭,不耐煩朝於雅說道:

「於太太,請問有什麼事嗎?」

於雅被周鳴一問,她美麗的臉龐瞬間僵住,美眸流露出疑惑與困擾。聽着周鳴那不耐煩的語氣,她小心翼翼地瞥了他一眼,帶着忐忑而又糾結的心情,聲音微弱地回道:

「不是周先生叫我來的嗎?」

「我叫你來的?」

周鳴同樣顯得困惑不已。他仔細回想,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何時曾叫過於雅來自己這裡了。

在於雅的注目下,

周鳴細細的打量了一下她,然後人立馬就像被電擊了一樣,眼睛定在了於雅身上,特別是那雙**上。

「怎麼全是灰色?」

他若有所思,低聲自語:

「難道是信息發錯了?」

於雅察覺到他的目光如火,死死盯着她的**,臉當時就紅了,撇了撇誘人的小嘴道:

「不是你叫我穿的么?怎麼現在又裝作一副不知情的模樣?」

周鳴回過神來,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說些什麼了,只能尷尬地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目光落在置頂的那條信息上。

果然,

他之前發的消息發錯了對象,並不是發給柳薔,而是誤發給了於雅。

於是,

他重新鍵入了一條一模一樣的信息,發送給了柳薔。

在他的內心深處,

沙漠之鷹的重量遠遠不是其他的東西能夠比擬的。

在剛剛得知了喪屍的數量急劇猛增之後,

他現在只想掌握更多力量,

來面對愈發糟糕的局勢。

發送完信息,

他的注意力才轉移到精緻美人於雅的絕美容顏上。

周鳴突然察覺到,

於雅今天好像化了妝,雖然只是打了個底妝,但因為她的鵝蛋瓜子臉本就美艷,略施淡妝更是嫵媚美艷了幾分。

另一邊,

於雅覺得周鳴行為舉止真的好奇怪,

明明是他主動發信息要求自己好好打扮的,

如今她如約而來,

還如了他的願,

還換上了她為數不多的灰絲,

來到了這裡,

他卻對自己不管不問。

於雅站了片刻見周鳴久久不回答自己的問話,好像從來也沒把自己看得多麼重要,心中忍不住又是一酸,一雙畫著精緻眼影的美眸瞬間暗淡了不少,強忍住委屈問道:

「你到底想不想讓我進去,堵在這門口現在算個什麼事?」

周鳴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心中琢磨着這女人的脾氣怎麼這麼多變。

然而,

他也不好意思承認自己誤發信息的事情,只能尷尬地偏過身子,示意她進入房間。

於雅看到周鳴雖然還是默不作聲,卻還是為自己讓開了一條路,俏臉稍稍緩和了些,踩着高跟鞋,咚咚咚地走進房間,在沙發上優雅坐下。

周鳴皺了皺眉頭,嘆了口氣,輕輕關上門後,也轉過身跟着她來到沙發邊,並排坐下。

一時間,

兩人相對無言。

於雅是因為周鳴並未挑明之際,也不好意思主動提及這種尷尬的話題。

只好無奈地偷瞥了周鳴一眼,見他沒有反應,垂着頭羞紅着臉自顧自的想着什麼事情。

周鳴則在等待系統的回應,

他推測,

既然於雅主動來訪,應該是有交換意願的。

然而,

等待了許久,

系統依然毫無反應,這有些讓他坐不住了,只得無奈地詢問:

「你是不是又沒東西吃了?」

於雅等了這麼久,終於等到周鳴主動開口了,可礙於矜持,她也不好表現的多麼急切,只是用手捋了捋頭髮,細細的嗯了一聲。

周鳴盯着美艷少婦繼續問道:

「但你早上不是才從我這裡拿走了幾包速食麵嗎?」

於雅聽到周鳴提及那幾包即食麵時,一陣難以言喻的委屈和心酸瞬間瀰漫上她的心頭,她又想起了丈夫那自私的舉止。

頓時輕輕的抽泣起來。

周鳴目睹了她委屈的神情,心中也大致猜到了事情的原委。

他見過於雅的丈夫,似乎是個小公司的高管,為人自私自利,喜歡對人頤指氣使,眼裡從沒有別人。

他喜歡稱呼周鳴為「小周」,卻總是讓他幫忙處理瑣事。

周鳴心中明白,這樣的男人估計少不了讓於雅委屈。

突然,

他對於雅產生了深深的同情,不禁嘆息道:

「等着,我給你再拿兩包面。」

話音剛落,他正準備起身,卻發現衣角被一隻柔夷輕輕握住,他轉頭看向於雅,

「你…這次…想要我拿什麼東西來…換?」

於雅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羞人的畫面,俏臉紅暈,卻又難以直視周鳴那雙明亮如星的眼睛,她的聲音細微得幾乎難以察覺,彷彿生怕被人聽到。

周鳴微笑着,在於雅柔若無骨的玉手上輕拍了兩下,語氣平淡地說道:

「不用拿什麼來換,免費送你的,不過僅限這一次。」

聽聞此言,

於雅愣住了,

她漂亮的臉龐上寫滿了困惑,難以置信地低語道:

「免費送我?」

周鳴也不管她心情如何,轉身走進廚房。

片刻後,

他提着兩袋食物走了過來,然後將其中小的袋子放在於雅面前,輕笑道:

「我的存糧也不多了,就只能給你拿兩包即食麵,還有一兩個水果,你將就着吃吧。」

看到周鳴真的為她準備了一天的口糧,儘管可能並不充足,但於雅內心依然湧起一絲暖意,俏臉浮現一絲感激,連連謝道:

「多謝周先生。」

周鳴雲淡風輕地頷首,輕聲道:

「不用客氣,我說過了,僅此一次,再多我也無法提供。」

於雅拿起購物袋,低頭檢查裏面確實有兩包面和水果,正欲離去,卻被另一袋同色系的食品所吸引,不禁駐足詢問:

「周先生這一袋食品是自己吃,還是拿來送人?」

「當然是送人。」

周鳴脫口而出,心想着這幾袋紫色即食麵,誰要拿來自己吃啊。

「送人?」

於雅雅突然僵住身形,

她深知當前的食品供應是如何的緊張,

相較之下,自己手中的兩包面和幾個水果在這大袋食品面前顯得有些寒磣了,她不禁回頭不捨得看了一眼那誘人的大袋食品,苦笑道:

「果然,免費永遠都比不上付費嗎?」

她眼波流轉,猶豫片刻,心中似乎是下了什麼決心,正欲開口之際,門外再度傳來敲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