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在踏進家門後,

於雅已在浴室停留了近半小時。

公寓的水在昨日就已停供,幸好電和天然氣依舊正常。

或許是末日效應的影響,樓里的居民競相將水龍頭開到最大,導致天台的蓄水池在短短兩天內就被耗盡。

所以,

她只能用濕潤的毛巾擦了擦難受的地方,獨自站在鏡子前發著呆。

「 ”親愛的,這即食麵是從哪裡來的?」

丈夫張輝意外地推門而入,令於雅瞬間驚慌失措。

「你怎麼可以不敲門就進來,我還沒換衣物呢!」

於雅心跳加速,她緊張地生怕張輝察覺到什麼,於是故意露出不滿的神情,嬌嗔道。

張輝無奈的笑了笑,沒有在意於雅的小情緒,端着冒着熱氣的盆子,猛地嗦了一口盆里的泡麵,一臉享受道:

「 煮出來的即食麵真香,比你直接干吃要美味多了。」

突如其來的話語,讓於雅心中瞬間燃起一絲怒火。她瞥了一眼丈夫手中的泡麵,思緒不禁回到了周鳴給她的那三包即食麵和一瓶礦泉水,眉頭微皺:「你用來泡麵的水是從哪裡來的?」

張輝吸面的動作沒有半分停頓,面不改色的淡淡道:

「你不是帶回了一瓶水嘛?我尋思這面干吃也沒味道,不如將它煮開了泡麵喝,這樣不僅吃了香噴噴的面,還能喝點爽口的湯勒。」

「你說是吧,老婆?」

他一邊說著,還真的一邊將手中的盆子舉高,眼睛眯緊地喝起了裏面地湯汁。

「我是你個大頭鬼。」

於雅心中一緊,仍抱着一絲僥倖,心想雖然丈夫有些粗心,但也不至於把那瓶救命的礦泉水全部用來煮麵。她急急忙忙圍上浴巾,無暇整理妝容,越過還在吃面的張輝,跑到大廳一看,頓時心如刀絞。

紅色的即食麵袋子被撕開一個大口子,散亂地丟在地上,原本還剩下小半瓶的礦泉水,此刻孤零零地躺在桌子上,旁邊是它的蓋子…

一包、兩包、三包…

於雅雖然已經清楚地看見了地上躺着的三個袋子,但還是不死心的又數了一遍,

直到數到第三個,

她才如遭雷擊,渾身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於雅沒想到,

丈夫不僅把水全都用完了,

還把那三包即食麵全吃了。

「嗚嗚…」

於雅再也忍不住內心的委屈,嬌軀一顫一顫的,哭了出來。

「怎麼了,怎麼了,怎麼突然又哭起來了。」

張輝聽到妻子的哭聲,趕緊端着盆子跑了過來,一臉不耐煩道。

「你還問我怎麼了,你把面吃完了,那我吃什麼啊,我也餓了一天了啊。」

於雅一想到自己費了這麼大的勁才弄來的糧食,轉眼間就被丈夫霍霍的一乾二淨,止不住的委屈往外冒,抽泣着說道。

「害,我還以為多大點事呢?不就三包即食麵跟一瓶水嘛?我又不是全吃完了,你看我還給你留了好多呢?」

張輝蹲下身子,將手裡的盆子放到妻子面前,哄道。

於雅伸手抹了把眼淚,美眸看向丈夫手中的盆子。

由於盆里的湯汁少的可憐,竟還能看的見沉在盆底的幾根碎面。

「你就給我留了幾根?」

於雅看到這滑稽的一幕,似乎連哭的情緒都沒有了,只覺得全身發冷,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可笑的念頭。

「我當初跟着他,到底圖什麼啊?」

張輝見妻子陷入沉思,尷尬的笑了笑,厚着臉皮訕訕道:

「這麵條太香了,沒忍住多吃了幾口,你就原諒我吧。」

見妻子沒有反應,

他眉頭一挑,又想了自己那百試不靈的招數,伸手夾了幾根碎麵條,遞到她唇邊,誘哄道:

「寶貝乖,來吃一口香噴噴的麵條,這不還給你留了湯嘛,到時候再沒吃飽,明天我去樓下堅哥那裡借點糧食,他混的開,搶了好些食品回家,跟我又是好哥們,肯定不會拒絕。」

沒想到以往百試不靈、一哄就好的於雅這一次根本就不搭理他,她揮手推開了張輝的手,幽幽道:

「明天?我還能等到明天?恐怕今天我就得餓死。」

張輝被拒絕後也不生氣,而是厚着臉皮,貼在妻子耳邊,緩緩說了句:

「要不我額外在補償你一下。」

「你到現在還想着那事?」

於雅的臉上滿是諷刺。

「那你還想怎樣啊?叫你吃也不吃,補償你也不要,總不可能現在要我衝下去跟那幫亡命之徒搶糧食吧。」

張輝一臉無奈,

一講起亡命之徒四個字,

眼中閃過一絲驚懼。

看丈夫如此無能,於雅似乎是習慣了,嘆了口氣道:

「算了,瞧你那沒用的勁,跟你較氣也是徒增煩惱,還不如先吃兩口填填肚子,就算沒吃飽,將就點還能撐到明天。」

見妻子臉色稍稍緩和,

張輝鬆了一口氣,把盆子端到她面前,神神秘秘的說道:

「話說今天這糧食是誰借給你的啊?」

於雅接過丈夫手中的盆子,心裏猛的一顫,但她面不改色的淡淡說道:

「一個好朋友送的。」

「那你這個朋友還怪好的呢。」

張輝大感意外,因為在末日爆發後,人們為了塊餅乾都能爭得頭破血流,竟然還有人願意白送糧食?他越想越覺得不對勁,腦海中又浮現起妻子回來時的失落表情,於是他繼續追問道:

「昨天你不是說,發信息給十幾個朋友,她們沒回你嗎?怎麼又多出個好朋友?那人我認識嗎?」

「怎麼,你想認識嗎?」

於雅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慌亂。

回家的路上,

她早就想好了如何應對丈夫。

她舉起盆子,巧妙擋住了丈夫的視線,喝完了僅剩的一口湯,然後將盆子擺在地上,淡淡地說。

張輝喜出望外,一臉期盼的點了點頭。

「人家是有老公的人,你想怎麼認識她?」

感受到妻子冰冷的注視,張輝急忙否認.

然而,

短暫的思考後,

他似乎又想起了什麼,

小聲說道:

「老婆你那朋友這麼好,那你明天能再去他那借點糧食嗎?」

於雅沒有回答丈夫的問題,盯着餐桌上的塑料袋子,俏臉似乎有些微微泛紅,眼神中流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