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我叫柳薔,今年二十八歲,已婚,職業是水果店的老闆娘,來店裡消費的臭男人給我取了一個稱號【水果西施】,縱然我表面嫌棄,內心卻對這些男人的吹捧隱隱有些自傲,想來自己還是有幾分姿色,還能迷得那群臭男人神魂顛倒。

但,

此時的我正忐忑不安的站在一條幽暗走廊的盡頭,突然房間內傳來讓我心驚的聲音。

「柳姐,讓你帶來的東西帶來了嗎?」

「帶…帶來了…」

柳薔目光閃爍地看着推開門的年輕人,語調不禁有些顫抖。

「既然帶來了,就快點拿出來吧,還愣在幹嘛?不想要食物了?」

周鳴慢悠悠的走到他面前,嘴角輕輕上揚,語氣平淡地說道。

「你承諾的水果三斤,即食麵三包,能否先讓我看看?」

柳薔不敢怠慢,動作有些猶豫,玉手插在外衣袋子里,像是藏着什麼東西。

「喏,桌子上那一袋就是,早就為你備好了。」

周鳴側身指向房間內的桌子,示意柳薔前去查看。

柳薔順着他的目光看向沙發,卻發現一位美貌女子目不轉睛的看着她。

她大腦瞬間一片空白,整個人僵在原地,吃驚的不知所措,她打量了少婦美輪美奐的粉臉,在將目光轉移到她身上那套灰色過膝的職業套裙,最後落在自己腿上的灰色薄襪,心中慌亂的喃喃自問:

「她怎麼會在這裡?又為何跟我穿着相同顏色的打扮?」

柳薔瞪大眼睛,慌亂地試圖理清眼前的一切。

無疑,

柳薔認識沙發上的美貌女子,

雖然交際不多,

但兩人作為鄰裡間聞名遐邇的美女,

都對彼此的印象很深刻。

此時的她,

看到於雅,

心中竟然無緣無故地湧現出一股恐懼。她憂慮,她害怕,如果讓於雅知道她與周鳴的往來,倘若這件事被自己丈夫知曉,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周鳴冷眼看着慌亂不已的柳薔,雖然不明白她為何驚慌,心中卻仍舊沒有半分憐惜,只是惦記着任務的事情,語氣嚴肅地追問:

「食物我已經給你備好了,你承諾我的東西呢?」

柳薔滿臉羞紅,欲轉身離去,但又惦記着那袋尚未到手的糧食,雙腳如同被粘住般無法動彈,她的腦海一片混亂,只能在原地愣住。

周明貼近了她,眼神熱烈猶如烈火,低沉地說道:

「東西帶來了就趕緊拿出來吧。」

他現在心情激動得無法抑制,只想迫切得跟柳薔完成交易,獲得任務獎勵得沙漠之鷹。

柳薔粉臉煞白,光滑白皙的額頭上沁出一層薄汗,想說話但說不出來,只是慌亂的搖了搖頭。

看到柳薔搖頭,周鳴的眉頭緊鎖,顯得有些惱怒,道:

「你耍我?」

到手的鴨子飛了,周鳴怎麼可能不氣。

柳薔被他嚇得一哆嗦,急忙將他拉至一側,趁門內於雅視線不及的瞬間,連忙澄清道:

「你別急,東西我帶來了,但千萬不能讓於雅知道我們之間的交易,否則一旦傳入我丈夫的耳中,我還怎麼做人?」

說完,

她從衣袋裡掏出一團褶皺的灰色襪子,遞給了周鳴。

周鳴聽了她的解釋,低頭將目光瞄向柳薔那雙朦朧的玉腿上,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嘆了口氣道:

「這能怪我嗎?我糧食都為你準備好了,你跟我說東西沒帶來,這不是耍我是幹什麼?」

柳薔勉強一笑,嘴唇動了動,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出口,只是伸出玉指點了點周鳴的房間,輕聲問道:

「東西已經給你了,那袋食物我能拿走了吧。」

周鳴揮了揮手,示意她隨意。

柳薔眼中閃過一絲喜悅,毫不猶豫地繞過周鳴,高跟鞋敲擊地面,發出叮噹作響的腳步聲,急匆匆地向房間內走去。

另一邊,

坐在沙發上的於雅看到門外的兩人鬼鬼祟祟的商量着什麼,她瞬間意識到他們肯定在商議桌上這袋糧食的歸屬問題,一時忍不住好奇,究竟柳薔給了周鳴什麼東西,才讓他捨得拿出這麼一大袋子糧食作為交換。

她緊張地挺直身子,豎起耳朵努力想捕捉到一些線索,可有用的消息沒聽到,柳薔卻突然出現在門口。

四目相對下,於雅只能尷尬地朝她笑了笑,禮貌道:

「老闆娘,好巧啊,真沒想到能在這裡碰到你。」

柳薔聽後,俏麗的臉龐掠過一絲尷尬,她不禁稍稍放緩了腳步,抬起手與於雅打了聲招呼,尷尬地笑了笑回應:

「是啊,好巧。」

「現在外面這個情況,你來這裡幹什麼?」

於雅悄悄咪咪湊到她身邊,故作疑惑地問道。

她心中清楚柳薔的真實意圖,定是為了跟周鳴換取糧食,畢竟,在這方面,她也算是柳薔的前輩了。

只是,

她非常好奇,

柳薔究竟採用了什麼東西作為交換,才能讓周鳴毫不猶豫地將這麼大袋糧食交給她,甚至忽視了精心打扮過的自己。

「沒幹什麼,我記得前些日子周小哥在我這不是買了很多水果,所以我想問問他是否願意倒手一點給我。」

柳薔心頭風波翻滾,避開於雅探究的目光,隨意找了個理由。

於雅吃了一驚。

「你用什麼跟他買的?」

她之前與周鳴商量過,願意不惜十倍以上的代價購買糧食,可他卻堅決不售。

如今,

柳薔竟然聲稱成功從周鳴那裡購得水果。

於雅心中疑慮重重。

「當然是錢啊。」

柳薔被她如此一問,內心的慌亂愈發強烈,情不自禁地提高了些許音量。

話一出口,

她的臉又泛起一抹紅暈,覺得是自己過於小題大做。

畢竟,於雅一直待在房間內,

根本未曾目睹她遞給周鳴的那件私密物品。

想到這,

她伸手輕輕撥弄着額頭處的碎發,緩緩彎下腰,提起那袋水果就要轉身離開,卻被於雅一把拉住,她眼中閃爍着好奇與急切

「用錢買的?」

「用多少錢買的?」

柳薔平靜的點了點頭,隨便報了個數字。

「一萬塊。」

於雅聽聞此言,臉上頓時露出了喜悅之色,她緊接着問道:

「你用一萬塊買的?那我出十萬塊從你這再買回來,行不行?」

柳薔見她不依不饒的樣子, 柳眉蹙起的盯了她好一會,語氣也不自覺的冰冷起來。

「我不賣。要買你問周鳴買去。」

說話之間,

她不動聲色地將於雅的手從自己手背上移開,深吸一口氣,再無猶豫,匆匆朝着門口跑去。

於雅看她這副樣子,俏臉瞬間失色,忍不住在背後輕啐一聲,低聲詛咒道:

「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靠着自己有幾分姿色,與周鳴藏着掖着搞了什麼名堂嗎?這麼多水果,撐死你得了。」

她突然反感起柳薔那副驕傲的姿態,彷彿自己非要黏着她,分她一杯羹似的。

然而,

沉浸在憤怒中的令雅並未預料到,

她那隨口而出的詛咒,

竟然在轉眼間變成了現實。

就在柳薔即將跨出大門的那一刻,一個偉岸高大的身影突然從角落裡顯現,伸出手緊緊擋在她的面前,臉色陰翳深沉,冷冷地道:

「柳姐,這條你是不是洗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