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突然,一旁衝出一個喪屍!

尹安射出飛鏢。

那飛鏢直直打向那喪屍腦袋,將他腦袋打碎,又飛了回來。

尹安從那喪屍的腦漿中拿起一塊灰色的晶石。

這正是一級晶石。

每個等級的晶石顏色不同,一級的便是灰色的,形狀也很小,只有小拇指甲一半的大小。

所以人們一開始都沒有注意到這個東西。

「啊啊啊!」

「救命啊!!」

四周的商品房裡呼救聲和哀嚎聲越來越多。

尹安抬頭看去,越來越多的樓棟被喪屍侵染,甚至有人從窗戶跳了下來,到處都是鳴笛聲,警察持槍出動。

現在的一級喪屍用手槍對準頭部打兩槍還是可以打死的,持有手槍的警察比剛剛覺醒異能的人類更具有戰鬥力。

但喪屍實在太多,他們的救援太過有限。

更不要說Z市還只是個二線城市,特警部隊安排的並不充分。

反應迅速的人已經開始不顧一切開車往隔壁A市開去,企圖尋求一片凈土。

穿過A市就是首都H市。

只有尹安知道。

已經……

沒有凈土了!

尹安看了一下時間,凌晨四點十五分。

天上烏雲密布,電閃雷鳴,豆大的雨開始落下。

風暴開始了。

尹安將口罩和兜帽戴好繼續捂得嚴嚴實實。

她進入一家已經被搬空的店鋪,打開手機。

鋪天蓋地的新聞、求救、視頻、佔滿手機的各個平台!

再也沒有什麼追星,什麼娛樂。

每一個平台。

清一色。

全部都是——喪屍危機。

「現在全球所有國家全部淪陷!我國全市都被喪屍侵入!請大家務必關好門窗等待救援!」

「全國目前H市的喪屍控制的最好!目前所有通往H市的通道全部擁擠,多有喪屍襲擊,請大家在家等待救援!」

「我國國防基地正在首都H市建立安全基地!大家看到喪屍不要驚慌!保持安靜,喪屍是靠聽覺辨位的!」

「這裡是Z市公安部,A51國道附近十公里之內的市民可以前往A51國道,國防部副部長在那邊有安排特種軍隊和直升機救援!」

尹安關掉手機,冷艷的眸在黑暗中似狼一般。

沒人比她更清楚,關好門窗是坐以待斃,糧食很快就會不夠。

喪屍也不僅僅是靠聽覺,空氣中細微的空氣流動他們也能感受到,而且後續變異之後喪屍的智商和五感也都會提升!

A51國道那邊很快就會被成千上萬趕去的民眾吸引去大量喪屍,但那副部長顧策也是有兩把刷子的,硬生生阻斷了喪屍潮,將大部分民眾救了下來,通過直升機運到了H市!

這些都是由於喪屍爆發初期,事態緊急,國家的判斷沒有那麼準確及時。

後面國家很快便在研究院的研究下一點點靠近真相。

目前離首都H市遠的城市都是派直升機運輸,H市四周近鄰近的三個市分別是A、S、N三市,都是派裝甲坦克救援。

這個世界,將會徹底改變。

一切在未來都會大洗牌。

以後,有實力的異能者當權。

現在,唯有強大自身,自保,才是正道。

尹安的下一個目標——加油站。

她騎上摩托飛速往那邊趕去,現在馬路上已經擁擠不堪,到處都是汽車、喪屍、人……

她車技極好,精準避開各種障礙物,摩托碾壓着喪屍們的屍體一路狂飆。

很快便到了加油站,這個加油站明顯淪陷了,四周圍滿了喪屍。

數量有十幾個。

尹安把摩托提高到最大速,一路朝着喪屍方向碾壓過去,撞得喪屍的血肉四濺,濺在她的黑色裝備上,很快便滑落下去,不留痕迹。

尹安左手控車,右手射出飛鏢,配合雷系異能,很快便把十幾名喪屍全部解決。

她手指微動,便把這十幾顆一級晶核全部收進了空間。

行雲流水。

這些一級喪屍在尹安眼裡就像一群野狗一般,根本不夠看。

「女超人!」

「救救我們!」

「救救我們拜託了!」

加油站二樓傳來聲聲呼救聲,尹安抬眼望去,只見二樓一間房間里困着七八個中年人,他們擠在窗戶邊瘋狂呼救!

房間內一名穿着黑色運動服的女生則在死死抵着那緊閉的門,她滿頭是汗臉色蒼白。

門後足足有十幾名喪屍在瘋狂抓撓那門,那門顯然支撐不了太久。

「叔,你們快跳下去吧,下面的喪屍都死了,這裡二樓跳下去應該不會有事,你們……快去A51國道!」

那女生咬緊牙關死死撐着,艱難說道。

「閉嘴!跳下去你想我們死嗎!」

為首的中年男子狠狠說道!

讓一個女生單獨去扛門,真是一群懦夫。

尹安心中鄙夷,沒有說話,直直往加油站走進去,她的目標,是加油站地下六米深的油箱。

找到位置,尹安砸了兩下指尖微動,整個油箱都被收進空間,立於那藍色的時間靜止保護區。

樓上還是震天的喪屍撓門聲和呼救聲。

【嘀,支線任務出現:救援江禾。目標定位:二樓黑色運動服女生。支線任務可以自行選擇是否接取,非強制。完成此支線將會有一個任務獎勵。】

尹安眸中閃過一絲幽光:「接取。」

一步步走出加油站,尹安抬頭,那幾名中年人此刻聲音又急又大,生怕尹安不救他們。

激得門後的喪屍撓門撓的更加激烈。

「求求你了,救了我們我們給你兩百萬!」

「你要什麼我們都能給,我們家做房地產生意的,很有錢!」

錢現在最沒用。

尹安心中冷笑,並未回答。

她甩出一把銀色的鉤索嗖地穿透那二樓門窗上的牆壁,整個人輕盈地跳了上去,直直跳進窗戶。

那幾名中年男女紛紛瞪大雙目激動地看着她。

彷彿是在看一個救世主。

甚至有人已經跪了下來。

這一幕讓尹安覺得甚是諷刺,前一世,自己在一個在商場獨自求生的時候也是遇到了自己的那群無良親戚。

她的父母都是軍人,為了國家早年犧牲了,給她留了一大批錢財。

她這麼多年獨自生活,那群親戚沒少覬覦自己家的錢財,動着小心思,但都被她擋了下來。

末日後遇到那些親戚,看在有血緣關係的份上她當時救了,沒成想他們卻反咬一口,根本不管她的死活,將她和一堆喪屍關在了一間店鋪里。

全靠她自己殺出一條血路才逃了出來。

這一切回憶僅在尹安腦中閃過一瞬。

她看向那獨自撐着門的女孩。

那女孩臉上也都是驚恐,但眸中全是堅毅和期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