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這位同志,不要開玩笑了。」

一個辦公室里,一個中年的工作人員拿着圓珠筆敲了敲檯面不耐煩地道。

坐在對面的周明承苦笑一聲道:「我真重生了,我有證據,但我希望能交給你們一個副主任級別以上的幹部。」

他來的地方並不是警察局,警察局太多人了,他來的是主管紀律的舉報部門,這裡的保密程度和安全性更高。

同時他也沒有隱瞞重生的事情,這東西隱瞞不了,他一開始也想過假裝自己有預言能力。

但想了想還是別費心機了,一個謊言的出現需要無數謊言去填補,是預言能力還是重生信息,在官府那麼多專業人士的試探下,估計撐不過幾天就暴露了。

「呼~」中年人氣呼呼地閉上了眼睛,過了一會再次睜開眼道:「我們這裡不管什麼末日不末日的,更何況你說有末日,但你又不給我看證據,那我怎麼給你找副主任?」

「你當副主任是誰呢,這裡可是鵬城,你說見就見了?你別亂搞了,我給你個機會,出門左轉回家吧,這裡不是你開玩笑的地方。」

說到這中年人瞪周明承一眼,拉過不少人下馬的他眼神十分犀利,換做常人或許會低頭,但周明承不會。

他現在反而有些無奈。

他也不知道該咋辦了,在他的記憶里就在今天下午太平洋上會有三場八級地震,那是末日的前兆,這個可以用來當作證據,證明他並沒有騙人。

但這個預言他必須要告訴一個有足夠地位的人,如果隨便找一個工作人員是沒有什麼意義的。

他一開始也想過在網上發,但是那樣太慢的,哪怕真的預言成功也會被那些搞笑網友拿來開玩笑。

真要等官方上門,都不知道什麼猴年馬月了。

而且還有別的考慮。

現在的他還是一個平民百姓,不是七年後的虎鯨小隊隊長,就算他知道些大人物,但人家也不認識他呀。

中年人這時皺起了眉頭,因為工作原因,他學過微表情心理,他的第一感覺眼前的年輕人並沒有欺騙他。

但是對方說的話實在太離譜了。

十天後全球大地震,世界末日降臨。

這要是上報估計會被上級罵個狗血淋頭,一不小心就得在小本子上記下不靠譜的一筆。

這樣的後果是他不能承受的。

過了一會,他開口沉聲問道:「你的證據是怎樣的?」

「是預言,今天下午會發生的事情。」周明承也不做隱瞞了。

他打算這裡走不通,就只能去嘗試聯繫一個在末日中認識的好友了。

對方的父親是一位大人物,取得這位好友的信任倒也不難,他知道對方的幾個秘密。

但最麻煩的是對方居住在魔城,而他在鵬城,等趕過去今天下午的預言早就結束了,那就只能往後再推一天。

但是末日已經逼近,每一分鐘都是寶貴的!何況一天!

公開在網上是最後的選擇,末日的消息最好先由官方知道,只有這樣才能做好維持秩序和做大遷移的準備。

如果民間先知道了末日,恐怕末日還沒來,人道災難反而先來了。

但如果真的沒有辦法,那也只能是公開了。

在末日歸來的他見過太多慘劇,心靈早已疲憊。

但那顆依然有着熱血的心不能讓他坐視不管,能救一個是一個。

所以他才在今天來到了這裡。

中年人見狀思考了一會後提議道:

「預言嗎?這樣吧,你寫下來,我等會可以先進行封存入檔,下午我會帶着同事去查看,如果你的預言是假的,你會被以妨礙公務拘留。」

說到這裡中年人再次嚴肅地道:「我再給你一個機會,現在出門回家。」

他決定再相信一次自己的直覺。

雖然末日什麼的很離譜,離譜到他想吐槽。

思慮再三他還是加了一手,如果眼前的傢伙連拘留後果都不敢承擔,那就不用說了。

妥妥是假的。

「可以!」

聽到這個周明承忙不迭地點頭,臉上浮現了高興的笑容。

這可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別說拘留了,就算坐牢、打靶我也認了!」周明承一巴掌拍桌面,表情十分堅毅。

看着眼前自信無比的周明承,中年人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隨後的時間裏周明承寫下了預言,包括發生時間和發生地點以及地震強度。

這多虧了他在後來參加了軍隊,平日有空就看一些資料。

中年人叫黃木肖,他見周明承寫完後把一個檔案袋遞了過去,等裝好後他拿出了紅色的火漆加熱封蠟。

做完這一切後帶着周明承走向了檔案室。

「劉保,幫我放一下這個檔案,下午……」

黃木肖停了下來,看向了周明承。

周明承補充道:「下午三點。」

「那我下午三點十分來。」黃木肖點了點頭,把手中的封存遞給了管理人員。

檔案室門口,管理檔案的人員疑惑地看着周明承和黃木肖。

這是在幹嘛?

算了算了,管它呢。

做完這件事,周明承把身份證、住址和手機號碼都留給了黃木肖。

不過他並未走遠,就在大樓外的一家咖啡店坐了下來,靜等下午三點。

「一杯藍山。」

「好的,先生請稍等。」

坐在咖啡店裡,點完單的周明承看了一眼手機上還有五萬多,這是他大學畢業兩年在鵬城存下來的錢。

今年他二十四歲,剛從大學走向社會沒多久,原本正想着找個女朋友好好過個平淡的小確幸日子,卻不想遇上了天災末日。

在重生前,那個時候的人們把這個時代稱為人類最後的黃金時代,哪怕這個時代也有很多齷齪。

但和末世相比簡直是天堂。

在這裡街頭隨意花個二十塊便能吃頓好的,有菜有肉,而在末日工作一天也才勉強果腹,吃的還是配製出來的營養塊,寡淡無味。

能吃營養塊都還是好的,更多人連吃都是難事。

在這裡大家能安居樂業,部分人一輩子都沒打過報警電話,凶殺案更是新聞上的遙遠事情,而在末世里,每個人都見過那漂浮在海岸上的屍體群和逃荒路上的腐爛肉塊。

殺人、搶劫、強*更是天天發生在每一個人身邊,惡勢力再度崛起,每個人都需要抱團保衛自己,足足花了兩年社會才被官方再度全面掌控。

這還是好的,在重生前,他知道一些本就貧窮或者自由散漫的國家大部分地區都處在失秩的混亂中,沒有法律全靠人性……

正是見過恐怖的末世,他才知道和平和秩序的寶貴。

所以他才義無反顧地上報國家。

「六十四億人….」

周明承閉上眼眸小聲低語。

一年,一年的時間裏這個世界會死去六十四億人。

大地海嘯、烈陽之災、冰封寒潮,三場大災難在短短一年裡陸續降臨,讓人類迎來了滅頂之災。

而第一場災難——大地海嘯,全球會爆發三百三十八場超乎想像的大地震,一部分發生在陸地的,一部分發生在海洋。

陸地上的救援還沒開始,發生在海洋的大地震波動掀起的巨大海嘯便沖向了每一個沿海城市……..

「先生您的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