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平行世界,藍星,希望歷七年,華國西南第六區

「虎鯨小隊,第三十七號糧倉遭遇搶劫,請立即前往處理!」

……

「虎鯨收到!」

……

「現場劫匪挾持人質!」

……

「指揮部!白鯨請求做談判人員!」

……

「允許!」

…….

「砰!」

一聲清脆的槍響

黑暗的房間里,躺在床上周明承猛得驚醒,睜大的眼睛裏充滿了緊張和不甘,額頭上滿是冷汗。

等回過神來,眼前的漆黑卻讓他愣了一下,隨即他連忙坐起身子。

「這是怎麼回事?」周明承震驚地看着眼前的房間。

他不是在糧倉外嗎?

他清楚記得自己和戰友們收到了三十七號糧倉被搶劫的消息,隨後馬上前往和劫持人質的悍匪對峙。

在末世里糧食是十分珍貴的,糧倉搶劫比當年的搶劫銀行還要嚴重。

對方還挾持了人質,在逐漸恢復秩序的西南第六區,小隊並沒有選擇馬上衝進去。可由於劫匪躲在了屋子裡不露頭,身為隊長的他便只好準備拿大喇叭喊幾句做做談判工作。

但沒想到原本躲在牆後的悍匪一聲不吭就把頭露了出來,完全不在乎自身的死活,對着他直接扣動了扳機。

就像是,專門衝著他來的…..

在恍惚中他聽見了來自身後的槍聲,子彈橫飛,那是隊友們在為他報仇的怒吼……

「我死了?這是哪?」

從記憶中回過神來,七年末日的生活讓周明承十分警惕,他伸手到床頭櫃,摸索了一下後找到了一支丟了筆帽的圓珠筆。

反手抓住圓珠筆,掀開被子小心翼翼地下了床。

他沒開燈,光着腳在安靜的房間里先走了一圈,房間布局,書桌、椅子、木門……

而這越走越讓他震驚。

「這不是我當年在鵬城租的房子嗎?」

周明承站在原地瞪大了眼睛,想到了一個可能的他快步走到窗帘前,準備拉開窗帘,但最後卻又停了下來。

心裏既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最後一咬牙抓住窗帘一把扯開。

「嘩啦」

隨着清響,一幅世間繁華圖映入眼帘,傳入耳中。

繁華的大都市有着高聳入雲的天際線,或紅或綠的高射燈在搖擺,電力充足的大廈在表演燈光秀,還在加班的公司里有人在走動,玻璃的外牆在黑夜裡反射光芒。

已經入夜但依舊車水馬龍的街道,廣場舞、滑板、唱歌、吃燒烤,喧鬧歡笑的聲音哪怕在高層也能聽見…….

尚未被灰濛遮蔽的皎潔明月高掛天空,向人間傾灑月光。

看着眼前的一幕周明承鼻子抽動了一下,眸子里壓抑不住地湧出了幾滴熱淚,晶瑩剔透輕緩滑落。

太久太久了,他太久沒看見這副景象了,末日七年原本蒸蒸日上的世界已經滿目瘡痍,一座座城市變成廢墟,一條條道路躺滿了廢棄的汽車和腐朽扭曲的屍體……

那是一個充滿瘋狂和絕望的世界,那是一個所有人都不能接受的世界。

周明承伸出右手,顫抖着放着窗前的玻璃上,感受着真實的觸覺。

玻璃上倒映出一個年輕英俊,五官俊朗的青年,不是那個頭髮未老先白,充滿滄桑的傢伙。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知道,自己回來了。

周明承喉嚨微動,一邊落淚一邊笑着溫柔地輕聲道:

「久違了,我的世界。」

…….

第二日清晨,小鳥在枝頭高唱。

它高唱,早起的年輕人在路邊買完包子後急匆匆地趕向了地鐵

它高唱,有了皺紋的父母牽着摯愛孩子的小手前往學校,路上蹦蹦跳跳

它再唱,一個滿是興奮的青年在街上到處遊逛,就像在重新認識世界……

公園裡

在市中心有三套房的燙捲髮阿姨手裡提着一個麻袋撿着飲料瓶,她剛撿起一旁礦泉水把裏面剩餘的倒入花壇,隨後就看見了不遠處的另一瓶。

可惜的是它的主人還在身邊,不過沒有關係,她可以問嘛。

「小夥子,你的水喝完了嗎?」

聽見聲音,坐在公園一處綠化芒果樹下的長條椅上的周明承抬起了頭,見是一個阿姨,他愣了一下。

反應過來後,他笑着拿起一旁還有半瓶的礦泉水打開一口全部喝下,最後不忘抖了抖瓶子,不遺留太多。

經歷過烈陽之災的他深知每一滴水都是珍貴的。

「給你。」

喝完之後他笑着遞給了阿姨。

「謝謝啊小夥子。」見目標到手,阿姨眉飛色舞地把瓶子丟進了袋子里,然後見周明承還沒離開,於是好奇地問道:「小夥子你不上班嗎?」

「上班?」

昨天重生歸來,一夜沒睡在外面逛到白天的周明承愣了一下。

對哦,現在的我還有工作。

不過末日都要來了,還上什麼班呢。

周明承苦笑了一下站起身拍了拍灰塵充滿感慨地道:「不上了,阿姨回家給家裡人做頓大餐吧,再過幾天超市和菜市場就要關門了。」

「什麼?」

阿姨愣住了,不明白眼前的小夥子在說什麼,正當她想要追問時,卻發現小夥子已經走遠了。

她好笑地搖了搖頭,「現在的年輕人真喜歡開玩笑,超市和菜市場怎麼可能關門呢。」

把這件事拋之腦後,她繼續開始去另一個公園撿瓶子。

再不走快一點,就要被別人撿光了。

而在另一邊,周明承已經來到了一個讓貪官聞風喪膽的部門外,正準備進去的他停下了腳步,轉身來到了附近一家便利店買了一包煙和一個打火機。

隨後就在店門口處抽了起來,時隔七年再次抽煙的他感覺有些不太習慣,但是這具已經習慣抽煙的身體很快便接受了手中的煙。

他站在路邊,看着上班高峰期的道路人來人往,轎車、麵包車、單車、小電驢,一副熱鬧又向上的畫面是如此的讓他着迷。

「等我進去了,這副場景就不會再有了,起碼接下來幾年很難看到了。」

周明承眼神中又充滿了傷感。

第一場末日之災即將到來,他必須要去給官方示警。

否則毫無準備之下,到時候又將是屍橫遍野。

就像他曾經經歷過的那樣。

而他的示警和上報也註定眼前的繁華將提前結束。

但是時間在逼着他前進。

抽完這一支煙,周明承沒有再猶豫,大步地朝着那個充滿威嚴的部門走去。

他要

上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