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2)

低了,最低兩萬。」

蘇晚晚咬了咬牙,好似這是她能接受的最低價格。

左右她也不認識這方面的人,她一個小姑娘,懷璧其罪,兩萬塊已經超出預期太多了。

看老頭的神色,估計這銅錢也就值個幾萬塊。

自己又不能操作,還是得知足。

「兩萬可以,只是你那裡還有多少?都是這樣的嗎?」

老頭有些興奮,渾濁的眸子似乎都亮了許多。

蘇晚晚想了想,這玩意兒多了是不是不值錢了?

「你能吃下多少?」

若是二百枚,那可是400萬,這一個店能拿出400萬?

更何況,她說出200枚,會不會銅錢立馬貶值?

「你有多少我都收,你不能再賣給別人,實話說,東西多了就不值錢了,這種錢幣,市場上能有個百十枚,就飽和了。」

更何況,這種錢幣,根據歷史,留存的應該也不多。

老頭是覺得小丫頭這裡估計有個幾十枚,正好全收了。

蘇晚晚聽到了重點,百十枚就飽和了,再多估計賣不上價格了。

400萬對半砍了,不過沒關係,已經很多了好伐。

「也正巧,大概有個96枚吧。」

蘇晚晚覺得不能說那麼整的數,太假了,就報了個96。

白鬍子老頭摸着鬍子的手一抽:

怕不是這種錢幣都在她那裡了,竟然有96枚!

這丫頭祖上是盜墓的吧。

不過做他們這一行的,向來不問出處,更不能瞎打聽,只要東西是真的就夠了。

「真的有96枚?」

老頭有點不敢相信,再次確認一遍。

蘇晚晚點頭:「有,我數過的。」

老頭心一橫,摸着鬍子道:

「成,兩萬的價格我都要了,你不要給別人。」

老頭直接先把這枚銅錢給收了,現場微信支付兩萬元,蘇晚晚留下了電話號碼。

因為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拿銅錢過來,並沒有給準確的答覆。

臨走,蘇晚晚看向門口桌子上,老頭喝水用的紫砂壺,猛然想到沈淵平日在鎮子上的窯爐做工,應該也會有這種喝水的茶壺吧。

嘿嘿,她好像找到了發財之道。

或許那房子不是小玥兒的金手指,而是她的金手指?

不,應該說是相互的,互為金手指。

蘇晚晚這樣想着,看馬上兩點了,立馬打車去漢堡店。

漢堡店工作六個小時才不到二百塊,這份工作她覺得她可以辭了。

時間長,錢又少。

接下來她可以和沈淵大哥商量一下,共同致富才對。

她對錢倒是沒有那麼大的追求,只不過是買了房子裝修完,身上沒錢心裏有點慌。

其實身上有個十萬八萬的,她也不至於這樣。

有手有腳的,在這個社會,只要勤奮一點,都能過得很好。

她是那種吃苦是能吃苦,但是吃了苦能享福,也特別會享福的人。

既然有了賺錢的法子,她也不能讓自己整天忙叨叨的,累身又累心。

左右現在好多大學生還沒找到暑假工,只要不耽誤漢堡店的排班就可以。

於是,蘇晚晚當機立斷,立馬打給了一個同系的朋友,與她談妥後交待她下午直接去漢堡店找她。

漢堡店老闆倒是沒說啥,就是昨天一天的工作算是白乾了,沒給她結算工錢。

是她違約在先,她也認了。

處理好這一切,看着卡上多出來的錢,蘇晚晚決定去給小玥兒一家準備一些物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