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萌娃小玥兒穿越現代 第5章_恩思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這一吃,沈淵的腮幫子直接鼓了起來。

小玥兒已經一人給分了一片。

她自己也拿了一片啃了起來。

嗯,還是那個味道呀,太好吃了。

幾個人都沉默了。

默默地吃了一片麵包。

享受着從舌尖傳來的那種甜甜的味道。

「娘的,老子活了二十多年,竟然從沒吃過如此美味!」

只是這一片什麼麵包,似乎都不夠他塞牙縫的。

但是看了看身邊的兒女,沈淵也沒有再去拿。

「神仙才能吃到的美味,嗚嗚嗚…..太好吃了。」

沈雲毅直接哭了出來。

沈昭最是斯文,一口一口的慢慢咀嚼。

在一家人研究食物的時候,蘇晚晚已經來到了公司。

暑假裏她接了兩份工。

一份是手模,要拍攝一些戴着戒指的宣傳照片,這個工作只做半天,中午十一點拍完下班,但是報酬還可以。

還有一份是漢堡店,下午兩點到八點接班。

說來也奇怪,她是農村出身,而且沒有父母,自幼跟着奶奶長大,自然也是自小就做活的。

可是她的皮膚卻特別的好,曬不黑,怎麼做工也不粗糙,更主要的是,她的手十分纖細白皙,就連一雙腳35的鞋碼,也是可可愛愛特別精緻的樣子。。

所以看到有招聘手模的,她立馬報名,很容易就選上了。

拍攝了一上午,剛結束就接到了一個電話。

是個陌生號碼。

「您好。」

蘇晚晚為了找兼職,留過不少聯繫方式,所以還是有禮貌地接了電話。

畢竟手模幹不了幾天就拍完了。

「您好,是蘇晚晚嗎?我是民警唐誠。」

手機那頭傳來一個熟悉的男聲。

蘇晚晚立馬想到了昨晚上那個出勤的民警小哥哥。

沒辦法,實在是這個小哥哥聲音很有特色,低沉卻帶着磁性。

「哦,您好。」

蘇晚晚立馬回應,想來是要做個回訪的。

她懂。

果然,那頭的唐誠職業性的聲音再次傳來:

「我現在需要回訪一下,您現在沒事吧?」

蘇晚晚也禮貌地回答沒事,並且痛快地承認昨夜她是眼花了,對於浪費公共資源,她表示十分抱歉。

她當然不可能說出小玥兒的事情。

就算說出來,這誰信啊。

指不定他更會把自己當成精神病人。

「好的,蘇晚晚女士,有什麼事情可以及時給我打電話。」

唐誠聽聞沒什麼事情發生,而且聽到她的語氣正常,立馬也放了心。

不過還是好心提醒了一句:

「那個名片,若是需要,可以去諮詢一下。」

蘇晚晚嘴角抽了一下,她這麼賣力道歉,敢情他還把自己當成神經病?

算了,這也說明這小哥哥認真負責嘛。

換位思考,若是有人告訴她見到了鬼,她也會覺得別人是神經病。

那邊,唐誠掛斷電話,放下了手中的資料。

是關於蘇晚晚的資料。

昨天出警回來之後,他立馬調取了蘇晚晚的檔案。

看到蘇晚晚孤身一身,親人都相繼離去,他更加確定她是不是精神出了問題。

這種情況,一個大男人怕是都會承受不住,更甭說一個小姑娘了。

好在今天那小姑娘語氣輕快,一點也不像精神病人。

是不是說明,她已經走出來了?

警局每日都會有各種千奇百怪的報案情況,這也根本算不上什麼,所以唐誠就讓人給銷案了。

蘇晚晚吃了一碗麻辣燙,直接來到錦榮市場,這裡是一個衣服類的大型批發市場,記得裏面有很多賣古裝的。

想到那可愛呆萌的小玥兒,她的心就覺得柔柔的,竟是有些期待今晚的見面。

她選了兩套四五歲小姑娘穿的宋式漢服,又買了兩雙小小的繡花鞋。

想到小玥兒那亂糟糟的頭髮,又跑去飾品店,買了一些古風頭飾,拎着滿滿一袋子東西才去漢堡店做工。

等八點下班的時候,她還拎回了一些三個漢堡,三杯可樂,以及一整隻炸雞。

為什麼是三份呢?

還不是小玥兒一直惦記着哥哥和小叔叔,不買三份,怕是她自己也不能放開去吃。

天色已晚,此時沈淵沈昭都圍坐在小玥兒他們房中。

白日里他們用了很長時間才消化掉這個事實。

可是他們還是想親眼看看。

包袱里的吃食最後他們還是想辦法打開了,都是他們沒有吃過的東西,味道簡直刷新了他們的味蕾。

沈淵今日帶回來的肉都感覺不香了。

東西當然沒吃完,放了一部分,還在小玥兒這屋裡。

吃食金貴,可是,那琉璃盞,更貴重。

他們一致決定不能收。

琉璃盞這玩意可是有價無市,更何況成色這麼好的琉璃。

(蘇晚晚:呵呵噠,兩元店淘來的,兩塊錢,不能再多了。)

小玥兒讓沈淵給她錢錢,帶給神仙姐姐。

就算琉璃杯拿回去還給姐姐,可是那麼多吃的,也一定很多錢。

沈淵也覺得如此,回屋拿了一串銅錢出來。

他知道或許不夠,可是,他也只有這麼多了。

今年大旱,一個冬天都沒有下雪,眼看着開春了,還是沒有一滴雨。

今年的冬小麥,還不知道能收多少。

所以,他趁着現在糧食還沒漲價,把僅剩的一些錢,包括上月的工錢都買了糧食回來。

即便這樣,還是遠遠不夠。

一家人今天整整想了一天,知道這串銅錢或許不夠,可是也沒辦法。

沈昭建議大哥寫一封信表示感謝吧。

那一串銅錢實在有些寒酸。

沈淵是會寫字的,而且寫的也不差,畢竟他們的祖父可是個秀才,就連他們的父親也是個童生。

他小時候,父親和祖父都教過他,只不過後來朝廷徵兵,才十三歲的沈淵就跟着去了戰場。

再回來已是23歲,家裡也是發生了巨變,父母早亡,留下年幼的弟弟,寄養在大伯家。

23歲的沈淵回來之後,直接帶着弟弟和兒女出來單立門戶,不想拖累大伯一家。

沈淵覺得弟弟說的也有道理,小玥兒能有這番奇遇,也是造化。

不管怎樣,看小玥兒那興奮勁兒,怕是免不了多去打擾人家,總要說聲謝謝。

他明日會上山打獵,等賣了銀子,不夠的再給補上。

於是,他就寫了一封信交給了小玥兒。

小玥兒懷揣着一串銅錢以及這封信,還帶着那玻璃杯,瞬間消失在他們面前。

真正看到她的消失,沈淵、沈昭,包括小小的沈雲毅,都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

太特么…..難以置信了。

沈雲毅甚至哭喪了臉:

「爹,二叔,為什麼我見不了神仙姐姐?」

他也好想去看看神仙過的什麼日子呀。

沈淵沉了一張臉,敲了敲他的腦袋。

「你哪有你妹妹可愛?還想見神仙?老子還沒見過呢。」

沈昭無奈笑了笑,三個男人就這麼坐在黑漆漆的屋子裡,也沒人睡,就這麼等着。

空氣中似乎都透着詭異。

沈雲毅到底是沒熬住,沉沉睡去。

沈淵擔心沈昭的身體,讓他也去睡了。

自己就這麼坐在床邊等着小玥兒,不知為何,這心裏還有點緊張。

小玥兒回不來怎麼辦?

種花國。

蘇晚晚回去做了兩碗蝦滑面。

自己吃了一碗,給小玥兒留了一碗。

她也莫名地有些緊張,白天跟唐誠警官說的十分輕鬆,她心裏還是沒有底的。

真害怕昨日的一切都是幻覺。

那她也要懷疑自己是不是神經病了。

還好,沒多大會兒,小玥兒真的來了,還是熱乎乎的小玥兒。

真的不是幻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