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長影不明白大人這話是什麼意思。

洛染卻從他的眼神中讀懂了些許,頓時,本就因為奔跑而紅撲撲的臉頰,更加紅了,好像秋日枝頭上熟透的石榴。

「雙倍。」

傅今安朝長影淡淡地說了兩個字,撂下車簾,懶懶地靠在軟榻上,閉目養神。

長影心中苦澀,卻又有些慶幸,幸好只是雙倍懲罰,而不是將他趕出錦衣衛。

先是不小心讓大人中了魅毒,找個人解毒還找到了冠軍侯府的頭上,他犯的錯,足以小命不保了。

但長影還不忘安慰一旁臉色嚇得慘白的洛染:「洛姑娘,您放心,大人同意送您回去了。」

馬車又緩緩動。

洛染一喜,提着寬大的衣擺繼續小跑着跟在後面,心裏卻不敢放鬆,腦子裡將前一世的事情快速過了一遍。

馬車終於在冠軍侯府門前停下來。

恰好正要出門的洛德運出來,看着眼前熟悉的馬車,上前詢問:「原來是指揮使大人,深夜來府,請問有什麼事嗎?」

雖然洛傅兩家有婚約,但洛德運也隱約聽說,這位指揮使大人與靖國公府關係並不融洽,便刻意保持距離。

又因黑天,他一時沒看見跟在馬車後面那個嬌小的身影。

時隔六年,再次聽到父親的聲音,洛染激動得流下幾行熱淚。

傅今安沒有下馬車,只掀開車簾懶洋洋道:「侯爺,別來無恙。」

年輕人氣質冰冷,眼神乖戾,年紀輕輕就已坐上錦衣衛指揮使的位子,只是,在朝中的名聲一向不好。

洛德運不想與其有過多交集,但還是禮貌道:「傅大人若無急事,本侯改日再登門賠罪,現在我……」

「大哥!」

李氏忽然從裏面出來,看了一眼馬車,雖然看不清裏面的人,但堂堂指揮使大人的馬車,京中無人不識。

故意壓低聲音道:「大哥,傅大人這麼晚過來,是不是知道染……」

「閉嘴!」洛德運大聲喝道。

駐守江浙十餘載,令倭寇聞風喪膽的冠軍侯,只這麼一喝,李氏頓時白了臉,剩下的話噎在喉嚨里,不上不下。

可眼神卻一直躲閃地看着傅今安,讓所有人都知:她此時心虛。

洛德文見妻子被當眾呵斥,有些不悅,道:「大哥,佩雲也是擔心侄女……」

話剛說到一半,也被大哥駭人的眼神嚇住。

寬大的披風下,洛染冷笑:果然是二叔一家。

上一世,她嫁進傅家後,忍辱偷生,就是怕給英名赫赫的父親抹黑,卻沒想到,父親比自己還先走一步。

再想想她死前洛如雪的話,父�沈晚瓷�只有她一個女兒,她跟父親一死,二叔的兒子襲了父親的爵位,洛如雪也如願坐上靖國公府世子夫人之位。

難怪她死之前,洛如雪敢頂着大肚子跟自己說那些話。

因為她篤定,自己不可能活着走出靖國公府。

她幾步上前,寬大的帽兜下只露出一張絕色的小臉,面含微笑地看着李氏,天真地問:「知道染兒什麼,二嬸?」

李氏一臉驚訝,脫口而出:「你怎麼在這裡?」

洛染歪着頭反問:「不然呢,我應該在哪?」

李氏緩過神,忙乾笑兩聲,看了一眼馬車,吞吞吐吐:「二嬸聽說,你被人,被人……」

故意說得模稜兩可,引人遐想。

洛德運眉頭緊皺,拉着女兒到身邊,關心道:「染兒,你怎麼樣?到底怎麼回事?」

不等洛染回話,李氏搶過話,悲戚道:「染兒,他們都說你被歹人劫持了。這可怎麼辦啊,好好的女兒家,清白就這麼……」

洛德運氣得臉都黑了,身為武將,在戰場上殺敵行,讓他跟內宅女子爭論,真是難為他了。

「姐姐!姐姐!」

李氏這邊還在垂頭抹淚,又一道倩麗的身影從府中跑出來,上前死死抓着洛染的胳膊:

「姐姐!他們都說你被歹人抓到怡春院去了!是不是真的?那有沒有人對你,對你……」

「都閉嘴!胡說八道什麼!」

洛德運氣得就差拔出腰間的劍了。

李氏抹了一把眼淚,傷心道:「大哥,弟妹知道你心疼染兒,可是你看看,染兒身上還穿着男人的衣裳,這,這怎麼跟傅家交待啊!」

靖國公有兩個嫡子。

長子便是眼前這位赫赫有名的指揮使大人,其母親在生產時難產,不幸離世。

靖國公再娶。

次子,也就是如今的靖國公府世子,是現在的靖國公夫人所生。

因為早年洛老太爺與老靖國公關係好,定下了兒女親事。

洛染便是未來的靖國公府世子夫人。

所以,洛染及笄後,便跟着父親回京,兩家婚期已定在明年三月,還有一年多的時間。

誰知,這才剛回京,就發生這種事。

眼看着李氏母女的戲越唱越大,將府中的下人們都吸引過來了。

洛染在一旁靜靜地看着,待覺得差不多了,剛要上前,只聽馬車內忽然傳出一道懶懶的聲音:「侯爺,下官不知,你府中竟還養了戲子?只是這唱腔,丟到怡春院恐怕都沒人要吧。」

見有人出面,洛染暫時閉上了嘴。

從小就被寵壞了的洛如雪,仗着家中長輩縱容,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雖然眼前的這位傳說中的指揮使大人駭人聽聞,但她自詡貌美,一直以來,但凡身邊的年輕男子,無不圍着她轉。

洛如雪扭動纖細的腰肢,裊裊地朝馬車施了個禮:「傅大人,今日多謝您從怡春院將姐姐救出來,不然……」

想把洛染被人玷污的事情做實。

等了半晌,馬車裡也沒有回應。

被冷落的洛如雪臉色有些不好看,剛要開口,只見長影上前一步。

「侯爺,今日我等奉皇上之命,捉拿罪犯。但罪犯狡猾,化作女裝躲進翡翠閣。為了不打草驚蛇,引出罪犯,傅大人只好尋求恰巧路過的令千金幫忙,因為事出緊急,沒有跟侯爺打招呼,請侯爺海涵!」

「那姐姐身上的衣裳怎麼回事?」洛如雪不由尖聲道。

長影看她一眼,道:「罪犯狡猾,故意打翻了茶水,我們大人擔心洛姑娘身體,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所以選了這件。」

的確,這件夠大,任何一個女子穿上,都會遮得嚴嚴實實。

洛如雪還是不願放過今天這次機會,一着急,語氣有些像是質問:「當真?!」

話一出,周圍頓時安靜下來。

短暫安靜過後,馬車裡又響起一道冰冷的聲音:「錦衣衛辦事,連皇上都沒質疑過。長影!」

「是!」

長影上前,在眾人都沒看清他是怎麼動手的時候,洛如雪的尖叫聲已劃破雲霄。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