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看了一眼馬車,吞吞吐吐:「二嬸聽說,你被人,被人……」

故意說得模稜兩可,引人遐想。

洛德運眉頭緊皺,拉着女兒到身邊,關心道:「染兒,你怎麼樣?到底怎麼回事?」

不等洛染回話,李氏搶過話,悲戚道:「染兒,他們都說你被歹人劫持了。這可怎麼辦啊,好好的女兒家,清白就這麼……」

洛德運氣得臉都黑了,身為武將,在戰場上殺敵行,讓他跟內宅女子爭論,真是難為他了。

「姐姐!姐姐!」

李氏這邊還在垂頭抹淚,又一道倩麗的身影從府中跑出來,上前死死抓着洛染的胳膊:

「姐姐!他們都說你被歹人抓到怡春院去了!是不是真的?那有沒有人對你,對你……」

「都閉嘴!胡說八道什麼!」

洛德運氣得就差拔出腰間的劍了。

李氏抹了一把眼淚,傷心道:「大哥,弟妹知道你心疼染兒,可是你看看,染兒身上還穿着男人的衣裳,這,這怎麼跟傅家交待啊!」

靖國公有兩個嫡子。

長子便是眼前這位赫赫有名的指揮使大人,其母親在生產時難產,不幸離世。

靖國公再娶。

次子,也就是如今的靖國公府世子,是現在的靖國公夫人所生。

因為早年洛老太爺與老靖國公關係好,定下了兒女親事。

洛染便是未來的靖國公府世子夫人。

所以,洛染及笄後,便跟着父親回京,兩家婚期已定在明年三月,還有一年多的時間。

誰知,這才剛回京,就發生這種事。

眼看着李氏母女的戲越唱越大,將府中的下人們都吸引過來了。

洛染在一旁靜靜地看着,待覺得差不多了,剛要上前,只聽馬車內忽然傳出一道懶懶的聲音:「侯爺,下官不知,你府中竟還養了戲子?只是這唱腔,丟到怡春院恐怕都沒人要吧。」

見有人出面,洛染暫時閉上了嘴。

從小就被寵壞了的洛如雪,仗着家中長輩縱容,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雖然眼前的這位傳說中的指揮使大人駭人聽聞,但她自詡貌美,一直以來,但凡身邊的年輕男子,無不圍着她轉。

洛如雪扭動纖細的腰肢,裊裊地朝馬車施了個禮:「傅大人,今日多謝您從怡春院將姐姐救出來,不然……」

想把洛染被人玷污的事情做實。

等了半晌,馬車裡也沒有回應。

被冷落的洛如雪臉色有些不好看,剛要開口,只見長影上前一步。

「侯爺,今日我等奉皇上之命,捉拿罪犯。但罪犯狡猾,化作女裝躲進翡翠閣。為了不打草驚蛇,引出罪犯,傅大人只好尋求恰巧路過的令千金幫忙,因為事出緊急,沒有跟侯爺打招呼,請侯爺海涵!」

「那姐姐身上的衣裳怎麼回事?」洛如雪不由尖聲道。

長影看她一眼,道:「罪犯狡猾,故意打翻了茶水,我們大人擔心洛姑娘身體,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所以選了這件。」

的確,這件夠大,任何一個女子穿上,都會遮得嚴嚴實實。

洛如雪還是不願放過今天這次機會,一着急,語氣有些像是質問:「當真?!」

話一出,周圍頓時安靜下來。

短暫安靜過後,馬車裡又響起一道冰冷的聲音:「錦衣衛辦事,連皇上都沒質疑過。長影!」

「是!」

長影上前,在眾人都沒看清他是怎麼動手的時候,洛如雪的尖叫聲已劃破雲霄。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