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原來人們說的都是真的,女孩子長大後是沒有家的。

婆家不是家,娘家也不是家。

她拉着行李箱走在路上,恍恍惚惚的,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忽然,一聲刺耳的車鳴聲響起,她彷彿看到了一束白光,然後暈倒在了馬路上,沒有了意識。

「醒醒,喂,你快醒醒,我去,這不是碰瓷的吧?真是倒霉!」

從車上走下來一個男子,停在了面前,看了看便開了口,「先送去醫院吧,應該是暈過去了。」

等秦安安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醫院裏了,手上還掛着吊針。

她有點懵,四處看了看,也沒有人。

正想拔掉針管下床,忽然門被打開了,走進來一個男子。

「小姐,你終於醒了啊,要不是你身子這麼虛弱暈了過去,我還真以為你是故意碰瓷的呢!」

秦安安想起來了,她走在路上沒注意,一輛車朝着她打喇叭,她因為三天沒好好吃過東西,又傷心過度,所以就暈了過去。

「謝謝你送我來醫院。」

男子摸摸自己的腦袋,有些不好意思,「要謝就謝我們慕總吧,是他讓我送你來醫院的,醫療費也是他墊付的。」

慕總?她的記憶里並沒有這個人,「那他在哪兒?我想親口跟他說聲謝謝!」

「慕總去公司了,你應該是見不到他了,你醒了就好,我也就可以放心回去了,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男子離開了,病房裡又只剩下她一個人,她原本想拔了針就走的,可是想了想,就算出去了又能去哪呢?她現在一點力氣也沒有,還不如在醫院待着,想想今後該怎麼辦!

正想着,一個小護士拿着一瓶葯走了進來。

「你醒啦!感覺怎麼樣,沒事的話,這瓶營養液輸完後就能回家了,回去後要好好吃飯,再給你開點補血的葯,你記得按時吃。」

「好的,謝謝你醫生。」

「不客氣,有什麼事的話就按鈴。」

說完就出去了,秦安安又剩下一個人,而且,以後,她也是一個人了。

她掏出手機,已經關機了,從包包里翻出充電器充上開了機,她需要理一理,現在身上一共有多少錢,畢竟,只有有錢,她才能繼續生活下去。

秦安安算了算,因為平日里也不怎麼買衣服鞋子,所以身上也攢了一萬多,再加上那天季遠給他abc,差不多一萬五,加上那天買奢飾品剩下的兩萬二,她身上一共有三萬七千塊。

現在對秦安安來說,錢就是最大的安全感,三萬七雖說不多,但是也不算少,足夠她租個房子,找份工作了。

從今以後,她要丟掉從前,重新開始,開始她新的人生,新的生活。

營養液終於輸完了,拔了針,她拉着行李箱出了院,可能是腦袋一下子承受了太多的事情,所以變得不靈光了,人家幫她墊付了醫藥費,她也沒問人家要個聯繫方式,好把醫藥費還給人家。

出了醫院,已經快下午四點鐘了,她路過一家包子店,買了三個包子,然後找了家旅館住下來。

可能是因為暈過去的時候休息好了,此刻人也精神了許多,她硬撐着吃了兩個包子,燒了點開水喝上,然後出門去找房子。

漫無目的的找可能會浪費許多時間,所以她直接去了一家中介所找了中介。

中介詳細的問了她的需求,一個人住還是和家人一起住,合租還是要一個人住,大概預算多少。

然後就帶她去看房了,看了三個房,最後選定了第二個看的那間房子。

是個一室一廳一廚一衛的小房子,環境很好,小區相對來說也比較安全,剛好適合一個人住,房租相對來說也比較便宜,一個月兩千,也在她可以接受的範圍,可能是連老天爺都覺得她可憐,所以幫着她吧,平時這樣的房子沒有個abc也拿不下來。

而且房東是個很好說話的老奶奶,慈眉善目,見她是個女孩子一個人住,又沒有工作,體諒她,房租只讓她押一付一就行。

秦安安沒有猶疑,當場就交了房租填了合同。

房子的事很快就搞定了,這也讓秦安安心裏的大石頭落了地。

晚上她還是住在了旅店裡,打算到了明天就搬進去。

第二天一早,她退了房,直接去了租下的房子里,房子很乾凈,她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把自己的衣服都掛進了衣櫃,然後出去買了點被褥之類的必需品,也總算是在這裡安了個小家。

接下來,就是找工作了,對她來說,最難的就是找工作了,她雖然上了大學,可是一畢業就跟季遠結了婚,所以對她來說,她出了校園就沒有上過班,更別說有何工作經驗了。

何況她又當了三年的家庭主婦,嚴重社恐,她太害怕邁出這一步,害怕接觸別人……

秦安安不由的苦笑,她的人生,也才過了25歲,但是卻活的如此失敗。

她想起大學時候的自己,成績優異,也參加了各種社團,是她們系的系花,活潑開朗,還是眾人喜歡且羨慕的對象。

只是現在……

秦安安在出租屋待了兩天,一點一點添置着缺少的東西,彷彿她的心也被一點一點的填滿了。

她一直逃避着找工作的事,在出租屋裡窩了兩天後,終於下定決心出去找工作,畢竟想要活下去,就不能一直坐吃山空。

出門的第一件事,就是給自己重新辦了張手機卡,要想徹底跟過去告別,那就要跟從前的一切斷絕聯繫。

辦好了卡,簡單吃了碗牛肉麵,她就給各個公司投簡歷,一天面試了不下十家公司。

「不好意思秦小姐,您不符合我們招聘的條件。」

「秦小姐,不好意思,我們需要的是有經驗的工作人員。」

「謝謝秦小姐,你先回去等消息吧。」

「不好意思,我們不招沒有經驗的新人……」

一天下來,她不是在被拒絕,就是在被拒絕的路上。

一直到下午,她才灰溜溜拎着菜回了家。

她給自己簡單的下了碗麵條,心裏沮喪的不行,只是無意識的刷着手機消磨時間。

忽然想起來自己以前在大學裏寫小說的軟件,她重新登錄進去,裏面是一大片催更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