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媽,季遠他出軌了……」

一句話說完,似乎用盡了她所有的力氣,她又哭的不能自已。

秦媽媽似乎是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問道。

「那,那他會和你離婚嗎?」

秦安安覺得媽媽的問題有些奇怪,但是她正處在崩潰中,也沒有多想。

秦媽媽也察覺到了自己的話有些不合時宜,拿起紙巾替女兒擦眼淚,一邊擦一邊安慰。

「安安,媽知道你現在很難過,你哭一哭鬧一鬧,嚇唬嚇唬他就行了,那個男人不偷腥啊,只要他心裏還有這個家,那咱們做女人的,多忍耐一點,一輩子也就過去了……」

秦安安被母親的言論驚訝的說不出話來,怔怔的看着她。

「媽!」

「唉,你還小不懂,聽媽的沒錯,可千萬不能離婚,你要是離婚了不就便宜了外面那個賤女人了嗎?你就守着季家的財產,可千萬不要犯糊塗啊。」

秦安安被說的心煩,哪有自己的親媽在老公出軌後第一件事是不是安慰女兒,而是勸女兒不要離婚的。

「媽,你能不能別說了!」

她走到卧室里狠狠的關上門,順着門無力的坐了下去。

她腦子亂混混的,此刻,只想自己一個人安靜的待着,梳理一下自己的思緒。

秦媽媽見她進屋,在門口喊了兩聲,見秦安安沒什麼反應,這才回了自己的卧室關上了門。

「喂,是季遠嗎?你這孩子怎麼能這樣呢,我們安安這麼好的媳婦兒,你居然……唉,啥都別說了,安安現在在我這兒,哭的特別傷心,你趕緊過來接回去,好好哄哄,以後,可不能再做這種傻事了……」

不知道電話那邊又說了什麼,她嗯嗯應答了兩聲,這才掛斷了電話。

說實在的,這些年這個女婿可是幫襯了她們不少,她可不願意女兒就這樣離婚了,然後一無所有。

很快,季遠就來敲響了她們家的門,秦媽媽打開門招呼他進來,又說教?了一番,這才拿出鑰匙,給她打開了房門。

秦安安抱着自己的腿,把腦袋埋進自己的懷裡,縮成了一團。

「安安?」聽到季遠的聲音,她身子一顫,抬起頭來冷冷的看着他。

「你來做什麼?」

「安安,對不起……」

這一句對不起卻更加讓她的情緒崩潰,她拿起身邊的枕頭砸向季遠,哭罵。「滾啊,你給我滾,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他被秦安安打了出來,最後站在門口說了句。

「你還是儘快回去一趟吧,我知道是我混蛋,既然被你發現了,事情總要解決的,等你冷靜下來,就去別墅找我吧。」

說罷,轉身就走了,也沒給其他人反應過來的機會。

等秦媽媽反應過來,季遠已經開門走了。

走了?

這算什麼事,她把女婿叫來,就是希望他把安安哄回去,沒想到他居然就這麼走了?

此時的她比任何人都要着急,這可是個金龜婿啊,自從有了這個女婿,她們家這些年才過的順風順水,就算娘倆不上班,也能過個小康生活,還時不時的幫她們解決掉一些小麻煩。要是女兒和他離婚了,那他們的靠山不就沒了?

她又進屋去做女兒的思想工作。

「安安,這次你可一定要聽媽媽的話,一定不要離婚,你辛辛苦苦在他們家三年,要是離婚了,成全了季遠和那個狐狸精,那多傻啊,你就跟他們死耗着,我看他們家的老爺子還不錯,他肯定會站在你身後的。」

「到時候媽也去他們家給你討個說法,一定不讓我女兒吃虧……」

秦媽媽絮絮叨叨的說著,最後秦安安慢慢抬起頭,無力的說到,「媽下午能一個人安靜一會嗎?我想睡一會兒。」

她一愣,臉上有些不自然的看着她說,「好好,那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一下,等你醒了再說。」

她輕輕關上了門,走了出去,她在心裏暗暗的下定了決心,反正是堅決不能讓安安和季遠離婚,她絕對不同意。

安安把手機關機,昏天暗天的睡了兩天,就只是不吃不喝的躺着,她的腦海里就像是演電影一樣回放着這些年和季遠在一起的一幕幕,越想越心痛。

這些年她為這個男人付出了一切,她的青春她的工作她的感情,她把全身心都給了這個男人,但是卻得到了這樣的結局,她沒辦法原諒也沒辦法釋懷。

終於在第三天的早上,她起了床,洗了把臉,看着鏡子里蒼白的面孔,給自己塗了點口紅。

「安安,你終於起來了?你想通了就好,趕緊回去,要不要媽陪你去?」

秦安安拿起自己的包,穿上鞋,「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

她想通了,她不可能再和一個出了軌的男人繼續生活,她做不到,她要離婚。

別墅里很安靜,她掏出鑰匙開了門,周圍的一切熟悉而又陌生,只是走到客廳,她愣住了。

客廳里居然坐着林珊!

她的臉一下子變得蒼白起來,她和季遠這還沒離婚呢,這女人就趕着上門了?

「你來這兒幹什麼?」

林珊見到她,立馬從沙發上站起來,剛要說什麼,石鳳娟端着一盤水果笑眯眯的走過來。

「珊珊,你快坐,阿姨給你拿來了水果,你……」

抬頭的瞬間她也看到了秦安安,也是愣了一下,眼神有些躲避。

「安安?你怎麼回來了?」

秦安安的胸口起伏着,「這裡也是我家,我為什麼不能回來?怎麼,我這還沒離婚呢,你就迫不及待的讓她進門了?」

石鳳娟被懟的啞口無言,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盛氣凌人的秦安安,以往她總是唯唯諾諾的,連說話都是小心翼翼。

她有些惱羞成怒,「秦安安,你怎麼跟長輩說話的?還有沒有一點家教了!」

秦安安冷哼一聲,「哼,你不配!」

石鳳娟真的被氣到了,差點跳起來就要打人,但是卻被林珊拉住了。

「阿姨,你別生氣,氣壞了身子不划算,有什麼話咱們慢慢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