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秦安安看到她這副人畜無害的模樣就覺得噁心,指着她冷聲道。

「林珊,你少在這兒假惺惺了,現在立刻馬上滾出我家,要不然我就報警了!」

林珊哪裡被人這麼侮辱過,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剛想要罵人,但是想到自己理虧,便把罵人的話咽了回去,硬生生擠出了幾滴眼淚。

「安安,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但我和季遠是真心相愛的,我愛他他也愛我,但是因為怕傷害到你,所以就一直沒說,安安,求求你,就成全我們吧……」

秦安安想不到這些話居然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說出來的,真讓她覺得噁心。

她被氣的渾身顫抖,指着門口大聲喊:「滾,你給我滾!」

忽然,門被打開了,進來的人就是季遠,原本還好好的林珊忽然捂着肚子,一副很是痛苦的的表情。

「阿姨,我…我肚子有點痛……」

石鳳娟立馬上前扶住了林珊。

「珊珊,怎麼了?你沒事吧?快坐下。」

剛進門的季遠聽到,立馬忽視了站在前面的秦安安,直接走到林珊面前。

「珊珊,你怎麼樣?要不要去醫院?」

「對對對,快送醫院,孩子可不能有事的!」

石鳳娟急的說了出來。

孩子?什麼孩子?她猛的看向季遠,他們有孩子了?

秦安安的心墜入谷底,一直以來,孩子就是她最大的痛處,因為她一直沒懷上孩子,所以也是心有愧疚,但是季遠一直都在安慰她,說孩子可以慢慢要,不着急。

呵呵,原來他所謂的不着急,只是因為有別人給他生孩子!

季遠給司機打了電話,然後囑咐自己母親帶林珊去醫院,林珊拉住他的手,一臉的委屈,季遠拍拍她的手安慰,「你放心去,我會處理好的。」

看到這一幕,秦安安忽然覺得可笑,十分可笑,自己辛辛苦苦維持了三年多的婚姻,竟然這麼不堪。

見她笑,季遠皺眉看着她,就像是看着一個神經病。

「你笑什麼?」

「笑你終於可以當爸爸了,恭喜你啊!」

季遠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什麼,畢竟他曾經也是真的愛過這個女人。

「安安…」

「說吧,什麼時候去辦手續?」

「啊?」

季遠沒想到她竟然這麼容易就同意離婚了,而他準備了一肚子的說辭竟然一句都沒用的上,心裏忽然有些失落。

「安安,其實…不用非要離婚的,我心裏的人一直都是你,等林珊把孩子生下來,我們兩個就好好養着,好好過日子。」

秦安安震驚了,這就是她一起生活了三年多的男人,竟然如此陌生,如此噁心!

是的,噁心。

她忽然就很想吐,然後就真的乾嘔了兩聲。

「季遠,你真讓我噁心!」

這句話說出口,季遠一下子就變了臉色。

「你……」

他從公文包里拿出來一份合同,放在了她面前。

「簽了吧。」

合同上「離婚協議」四個大字深深的刺痛了她,原來他連離婚協議都寫好了,就等着她簽字。

她冷哼一聲,拿起離婚協議一看,無孩子,無財產分割,無共同財產。

她抬眼看了看季遠,眼裡寫滿了諷刺。

「這個房子是在爸媽名下的,我的工資每個月都用來養家,所以也沒有存款。」他有些心虛的解釋了一句。

其實財產早就在她發現他出軌之前就被轉移了,現在都在林珊的名下,季遠原本也沒這麼多心眼,都是因為林珊一直在他耳邊吹着枕邊風,所以才轉移了財產。

「你不必解釋,我該謝謝你,讓我看清了我愛了三年的男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說著三兩下就在合同上籤了字,不帶一絲猶豫。

簽完字,她早已心如死灰,提着一口氣進屋收拾了自己的衣服,最後看着還掛在牆上的婚紗照,拿着刀把上面的照片劃的面目全非。

最後拉着行李箱,走出了別墅。

外面的陽光有些刺眼,她伸出手擋了擋,恍如隔世。

她離婚了。

她用心經營了三年多的婚姻,就這麼結束了。

她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沒有目標沒有方向。

一輛的士在她身邊停了下來,她坐上去,說了媽媽家的小區名。

的士很快就把她拉到了小區門口,她下了車。

剛敲了一下門,媽媽就打開了門。

「安安?你不是回去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她淡淡的開口,似乎說著一件無關緊要的事,「媽,我和季遠離婚了!」

「你說什麼?」秦媽媽的聲音拔高了一倍,大聲責備她。

「安安,你讓我說你什麼好?我不是都跟你說了嗎,不要離婚不要離婚,你非不聽,鬧成這個樣子,你有什麼好處?」

秦安安被罵的煩躁,「媽,他都有新歡了有孩子了,都不要我了,我還不離婚幹嘛啊?」

「你說什麼?他有孩子了?」

秦媽媽一拍自己的大腿,「你是不是傻啊?你自己不能生,他在外面有了孩子,那豈不是更好?你直接抱回來養着就行了,你說說你這個沒腦子的,又離了婚又生不出孩子,看誰以後還敢娶你?你趕緊回去給我復婚,不要再犯傻了!」

秦安安看着自己的母親,一臉的不可置信這些話居然是從生她養她的母親口中說出來的,震驚了她的三觀。

「快去呀,還傻愣着幹什麼,要是季遠和那個女人結婚了,那就晚了。」

秦安安的眼淚奪眶而出。

「媽,你能不能不要再鬧了,我和他已經離婚了,不可能再婚了,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秦媽媽指着她,「你你你…你要是不去,那就從我家裡滾出去,我沒有你這樣的女兒!」

四周忽然安靜了下來,死一般的寂靜,秦安安看了母親許久,忽然笑了,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好,我滾!」

說罷,就拉着自己的行李箱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