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臨近畢業季,不少A大學生都將目光瞄準了江氏和沐氏,一直盯着這兩家公司的動靜。

所以這公告一出,立刻被截圖放到了A大論壇。在整個A大掀起了軒然**。

那些昨天還在網絡上大放厥詞的鍵盤俠看到自己的名單赫然在列,下意識地想像以往那樣在網上開噴,宣揚江氏和沐氏仗勢欺人的行為。就因為他們噴了沐顏,便被兩家企業公開信息,真的很過分。

可看着後面附件里一字一句的證據,瞬間腦瓜子嗡嗡的。原本想好的謾罵之詞直接卡住。

太可怕了。

他們曾經說過的惡毒的話,有些甚至自己都忘了,現在卻被截圖整理好呈現在眼前。很想反駁,可證據確鑿,根本沒得洗。

在校園裡,他們宛如過街老鼠一般,認識的人看到他們便指指點點,不認識的更是毫無顧忌地在他們面前開罵。這些在網絡上指點江山懟天懟地的鍵盤俠,第一次感受到了網絡暴力的恐怖。

這裏面有一些是大四學生,投到沐氏和江氏的簡歷甚至收到了如下回復:抱歉,我司不歡迎鍵盤俠。當然,如果是應聘清潔工,倒是可以給您一個面試機會。

看到這個,這幾個人差點被氣死,有頭鐵的操起了老本行,繼續拿起鍵盤教江氏和沐氏做人。很可惜,第二天便因為造謠收到了律師函。

這事直接將那群鍵盤俠想要反抗的心思給摁下去了,只能躺平任嘲。在學校里過的憋悶無比。

事情發酵到這個地步,所有人都忘了這件事的起因僅僅是因為林一凡的八卦。

直到林一凡回到學校,還帶回來一個特別漂亮的女朋友,才終於有人反應過來。

卧槽?我們為林大校草吵得不可開交,結果人家在國外風流快活,甚至還交了女朋友?

這話成功提醒了前些天為了林一凡付出了巨大代價的鍵盤俠們。

看着林一凡帶着女友毫不避諱地出現在學校,那些鍵盤俠原先的狂熱和迷戀徹底被摧毀,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恨意。

她們為了他前途徹底毀了,遭受謾罵和攻擊,他憑什麼一身乾淨地交女朋友?想都不要想。

網絡上倒是不敢再實施暴力,所以她們直接轉現實。

在林一凡回來那天晚上,帶着女友去學校附近的超市買東西時,她們直接便將兩人給堵了。

「林一凡,你還要不要臉。我們為你衝鋒陷陣搭上前程,你自己卻在國外風流快活。」

「林一凡,不錯嘛,又搭上一個富家小姐。我看他們說的沒錯,你大概真就只是個窮逼,沒有沐顏這兩年送車送房送禮物,你什麼也不是。」

「怪我們以前眼瞎,居然看不透這又當又立的把戲。」

一群女生,一唱一和地將這陣子沐顏和林一凡的對話給林一凡的女朋友講述了一遍。

林一凡急的腦袋直冒汗,卻無力阻止他們。只好拉住身邊女友的手,一個勁兒解釋道:「雪菲,那些都不是真的,你不要相信她們。她們只是想破壞我們感情而已。我們學校這樣的女生多了去了。」

胡雪菲半信半疑,猶豫了許久,才緩緩說道:「一凡,我相信你的人品。」

說完又看向那群女生,抱歉的點了點頭:「不好意思,我認為,他既然是我的男朋友,那麼我就有責任親自去了解他,而不是在別人口中聽說他是什麼人。」

胡雪菲聲音輕柔,舉動禮貌,那群女生畢竟不是黑社會,也沒法強迫她,只得不甘心地離開。

臨走之前還不忘喊一句:「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不信明天十點咱們走着瞧!」

林一凡心裏咯噔一聲,決定想方設法明天不要跟沐顏遇上。

然而,這一幕已經被系統轉播到沐顏的pad上。

她勾唇,臉上露出一抹近乎殘忍的笑意。

「想躲?門都沒有。狗砸,又到了你表現的時候了。來個冒名短訊吧,假裝美術系系主任給林一凡發短訊,說明天九點半在藝術樓開會。」

【宿主,你這樣是違規的,這可是男主,你怎麼可以……】

「嗯?你這是沒學乖是嗎?」

系統感受到她這柔柔的語氣里暗藏的殺機,渾身代碼顫了顫,偽造一個終端給林一凡發短訊。

另一邊,本打算最近一直住在校外躲避沐顏的林一凡手機叮咚一聲,短訊聲響起。

他打開一看,備註是系主任。作為美術系的風雲人物,他時常會和系主任有些聯繫,所以也沒懷疑。只是,九點半,萬一跟沐顏撞上……

可系主任的邀請,他也沒拒絕的餘地。所以沒太猶豫,便回了一個收到。

系統將對方的回信反饋給沐顏,沐顏笑意終於多了幾分真。樂呵呵地去廚房給在書房埋頭加班的江城做夜宵去了、

第二天,九點二十二時林一凡便來了藝術樓的大會議室。

只是,五分鐘過去,十分鐘過去,直到二十五分鐘後,已經是九點四十五,都始終沒有一個人來。

習慣了領導的尿性,林一凡決定再過五分鐘,如果對方還不來,就打個電話詢問一下。

這想法剛萌生沒多久,「系主任」又發來一條短訊。

「不好意思林一凡同學,臨時有點事要辦,改天再碰面吧。」

「操……」林一凡看着時間已經是九點五十,很大概率會在出校門的時候遇見沐顏,便覺得一陣頭疼。

心裏罵著,手上動作卻不耽誤。「沒事您忙,反正我今天上午沒課,不影響的。」

發完短訊,他硬着頭皮朝學校西門走去。沐顏一般從正門,也就是南門進來,這樣他還能有逃跑的概率。

然而他還是太年輕了。

剛走出藝術樓,他就被沐顏堵住了。

跟以往不同的是,沐顏身後跟着的吃瓜群眾又壯大了不少。還有一些人看似是在周圍忙自己的事情,其實眼睛一直盯着這邊。

感覺被看猴戲一樣盯着的林一凡瞬間便炸了,徹底卸下紳士的偽裝,怒罵道:「你怎麼又來了,上次我不是把話說得很清楚了嗎?我不希望一個有夫之婦總是出現在我面前,你聽不懂人話是不是,能不能有點羞恥心!」

「不是,」被罵的劈頭蓋臉的沐顏兩行清淚瞬間流下。

「若不是擔心你,我何苦一聽說你回來就巴巴跑來。我原本想着,你去了歐洲一趟,肯定花不少錢。之前給你打的錢我心裏有數,根本支撐不到下學期交學費,伯母她不是身體不好嗎?家裡大概率沒錢給你交學費的。難不成你還要像高中那會一樣去勤工儉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