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很想擁有這樣的困擾的吃瓜群眾們慕了。

這是什麼庸俗的絕美愛情,他們可以啊啊啊啊!

甚至有女生對着沐顏吐了吐舌頭,笑嘻嘻打趣:「沐學姐,性別這一塊可以別卡這麼死嗎?我很想被你收買,一點也不困擾。」

「不可以哦,我的錢只養得起林一凡,再多一個錢包受不了。」

說完她眼中帶淚,定定地看向林一凡,一臉受傷道:「沒想到你是這樣想我的,用金錢收買?你誤會了!我只是想讓你過的好一點,再好一點。既然讓你這麼困擾,那,很抱歉,當我沒做過這件事。」

說完,她眾目睽睽之下,將鑰匙從林一凡手上奪過來,抹着淚丟進了包里。

沒錯,又給奪回來了。

然後沐顏「傷心欲絕」地哭着離開。

徒留林一凡臉色青了白,白了紫。完全不明白這個女人現在怎麼突然臉皮這麼薄了。

以前他說不要,她都會強行塞給他的啊?難不成真的被自己的冷漠態度傷到了?

一套房子就這麼沒了,林一凡腸子都悔青了。鬱悶的好幾天晚上都沒睡着覺。

不知不覺間,一個月就這麼過去了。

除了每天跟江城這隻大型忠犬老公膩膩歪歪之外,沐顏剩下的時間便是在每天十點鐘準時出現在林一凡面前,對他進行心靈折磨。

林一凡人設越來越崩,而沐顏在經常來吃瓜的學生中,形象竟有了很大改觀。

無數男生女生紛紛調侃着自己不想努力了,想給沐大小姐生猴子。

在林一凡因為擔心真實的家庭條件被扒而每日備受煎熬的時候,美院組織去國外看畫展以及進行學習交流的日子終於來了。

當坐上飛機那一刻,林一凡覺得心頭驟然一松。

等從國外回來,一切都會好吧?他默默想着,也許沐顏那時候就正常了。找到了新的隱蔽性很好的西餐廳,又可以偷偷給他送東西了。

然而這只是一廂情願罷了。

他離開以後,學校論壇里突然興起了幾個爆料貼,題目分別是《扒一扒沐顏學姐送給林大校草的一百個心動奢侈品》,《扒一扒沐顏學姐送給林大校草的所有禮物的大概價值》,《看完沐顏學姐追男人後才真正明白什麼叫有錢人的快樂我體會不到》。

等這幾個帖子被熱議了幾天以後,就慢慢變味兒了。掀起了一陣對林一凡富二代身份是否屬實的討論狂潮。

林一凡在學校里迷妹眾多,這些妹子掐架的時候相當兇悍。可之前那些目睹沐顏每日來給林一凡送東西的吃瓜群眾也不是吃素的。

只要那些迷妹列舉林一凡擁有什麼能證明他是富二代身份的東西,吃瓜群眾立刻跳出來,扔出之前錄下的音頻或者視頻,證明那玩意是沐顏送的。

如此幾個回合,忠實迷妹們敗下陣來,開始避重就輕,言語辱罵。

至於攻擊對象,自然是沐顏。說這人下賤又放蕩,明明已經是有夫之婦,還天天勾搭男人。將她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甚至還有人P出遺照。也有人揚言要僱人蹲守沐顏,給她一個教訓。

最近每天蹲點吃瓜的那些學生有一部分被沐顏圈粉,一看他們這麼罵,也直接下場。

開始撕林一凡又當又立,不喜歡別人還收禮物。真要不想收東西,有的是辦法給處理掉,還不是想佔便宜。甚至有考究黨曬出了林一凡剛進大學時提交的個人資料,那家庭住址是一塊貧民區。

兩廂吵得不可開交,始作俑者沐顏卻優哉游哉地癱在陽台的吊籃里,曬着太陽,抱着筆記本在看熱鬧。

等看到給自己P的似曾相識的遺照,她噗嗤一聲便笑了出來。

「說實話,這照片P的有點丑。還想僱人教訓我,嘖嘖嘖,好厲害啊。狗砸,把這些罵的最凶的人信息都揪出來。還有他們以前在網絡上做的壞事,也都全部找出來!我今天就讓他們見識一下,網絡不是法外之地。」

【不是,宿主,你要認清自己的身份,你是炮灰女配,不是爽文女主。這個時候,你要像原劇情里那樣,乖乖挨罵……】

「恩?乖乖挨罵到抑鬱,然後像原劇情里那樣割腕自殺?」沐顏斂起笑意,桃花眼微微眯着,明艷的臉上明明晃晃寫着不悅。

「狗砸,其實我可以不用你的。你怕是忘了,我在某一個世界身份是頂級黑客,連M國的國防系統都攔不住我。不親自動手搞這些人,只是不想髒了自己的手。你應該慶幸我現在還在用你,否則,你還有什麼存在的意義呢?」

她話落音,系統便感受到一股無法承受的能量襲來,劇烈的攻擊着它的代碼,好像下一刻就要將它碾成渣渣。

感受到危險的系統立刻嗷嗷大叫起來。

【宿主大人,為你效勞我很樂意。咱們可是並肩作戰的好夥伴,你不要老是想着暴力攻擊我。】

系統效率很高。

幾分鐘後,一串長長的名單連帶身份信息和院系專業就出現在了沐顏的電腦上。後面還有附件,詳細介紹了每個人曾經參與過的網暴事件,以及網上說過的惡毒的話。

沐顏將這名單發了一份給江城,然後打了個電話過去。

「老公,這些人在網上罵我。這是我花大價錢請黑客收集到的資料,你看看怎麼運作,我要他們無法在A市立足。所有光鮮亮麗的工作,他們想都不要想。」

這一個月來,沐顏每日都出門,教訓林一凡的事情不讓他插手,他原本還挺失落的。這會一看沐顏讓他幫忙,立刻來了精神,一口便應了下來。

「顏顏放心,這事我會處理。」

只是,當他粗略翻看完附件內容以後,臉色立刻沉了下來。

「顏顏,我覺得無法在A市立足太便宜他們了。這些玩意,簡直是社會的禍害!」

江城沒誇大事實,名單上的每個人都參與過很多次網暴和人肉行動,帶節奏潑髒水這些事玩的賊溜。

很多無辜的人被這些人的網暴搞的生活亂七八糟,甚至得抑鬱症、自殺的都不在少數。不客氣的說,每個人手上都沾了人命的。

可惜的是,被網暴的人傷了、死了,這些人渣卻絲毫不覺得自己錯,甚至還怪當事人太脆弱。事後,他們在現實中繼續光鮮亮麗地活着,根本不會有人發現這些惡行。

原本的劇情里,沐顏最後選擇跳樓,一方面是因為林一凡的欺騙利用,另一方面便是因為這些鍵盤俠惡毒的批判和謾罵,讓她徹底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

感受到江城氣憤到極致的情緒,沐顏覺得這個三觀奇正的男人更加可愛了,臉上的笑意也溫柔了幾分。

「那老公你可要努力工作,爭取讓沐氏和江氏的勢力遍布整個國家,這樣就能徹底絕了這些人的路。」

「我會努力的。」這一刻,江城只覺得熱血沸騰,渾身充滿幹勁。

兩人掛了電話以後,江城召集公司管理層開了個緊急會議。

這一天,**集體加班,所有人都忙到了深夜。

第二天一大早,以江氏和沐氏為首的十幾家大型企業聯合發了一則公告。公告包含一份名單和一份附件。直接點明,這些參與發佈公告的公司全部禁止錄用這份名單上的A大學生,如果有公司給這些人offer,那就是和他們作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