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這話成功讓林一凡徹底抓狂,斂起了一貫的溫潤氣息,冷冰冰說道:「我說了不用,我什麼都不缺,你以後不要再送東西給我了。」

「行吧,」沐顏也不勉強,「那我明天再來看你。」說完她提着衣服轉身回車裡,沒有半分留戀地驅車離開。

看着那沒有瀟洒離開的婀娜背影,林一凡眉頭皺了皺,只覺得這個女人今天有些不對勁。

接下來的大半天,林一凡在圖書館裏始終無法靜下心來。他心裏有種奇怪的預感,自己好像徹底失去了什麼東西。

比起他,沐顏就開心多了。

噁心完林一凡,她美滋滋地一個人去吃了一頓火鍋,又去商場血拚一波,才買了一大堆食材慢悠悠回家。

到家以後,她美滋滋喝了一瓶酸奶,癱在沙發上,舒服的直嘆氣。

想她輪迴幾十輩子,家世好的世家不少,可因為心系奶奶的病情,又想學點技能傍身,以便更好的完成任務,所以她一直在努力,從沒認真放鬆下來享受過。

不當炮灰的感覺可真好啊。

她笑眯眯撥通江城的電話,那邊直接給掛了。

錯愕之際,V信發來一個視頻邀請。

看着視頻里那張帥的人神共憤的臉,沐顏忍不住調戲:「老公,才幾個小時不見,這麼快就想我了?」

「就算你在我身邊,我也忍不住想你。」

江城一本正經地說著情話,如果不是臉紅的跟煮熟的蝦似的,還以為在談工作。

看他這種反差萌,沐顏立馬樂了:「那好吧,看在你這麼努力想我的份兒上,今天我下廚,給你做好吃的!」

「顏顏還會做飯?」江城挑眉。

「以前在家裡跟着阿姨學過啊,而且夢裡夢到我為了照顧受傷的你,變得廚藝很好,所以想試試。」沐顏沒法解釋自己曾經在某個世界是廚神傳人的事情,只好往夢境上推。

提起那個夢,江城又是憐惜又是心疼,他溫聲道:「好,那就辛苦顏顏了,我等會早點下班,等我。」

掛斷電話以後,江城直接撥通了另一個電話,沉聲道:「上午讓你查的那個事怎麼樣了?」

「哎喲我的江大少爺啊!你這才吩咐了幾個小時,我派去的人訂了最早的航班去Y市,估計這會剛下飛機呢,沒那麼快,起碼要三天吧。畢竟你之前都沒查出結果的事,肯定稍微複雜一些。」

江城嗯了一聲,沒再理會那邊的喋喋不休,直接掛了電話。

開玩笑,媳婦在家做飯等着呢,時間不能這麼浪費,得快點工作。

另外一邊,沐顏飛快地打理着食材。

新鮮的鯽魚熬了奶白的鯽魚豆腐湯,做了個清炒蝦仁,一個椒鹽排骨、一個板栗燒肉,一個西蘭花。兩個人四菜一湯,豐盛又不奢侈。

等飯菜全部上齊的時候,江城也緊趕慢趕回到了家。

看着桌子上擺盤精緻色香味俱全的四菜一湯,以及廚房裡還在忙碌的身影,江城胸腔中湧出一種名為幸福的東西,甚至有種虛幻感。

「老公,洗手吃飯了。」

沐顏將盛好的半碗飯放在桌子上,抱了抱在那愣神的江城。

「顏顏辛苦了,」江城本想回抱她,結果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先是拉去洗手,然後乖乖坐在沐顏給他拉出來的椅子上,開始接受沐顏的投喂。

本來對味道不是很抱期望,然而,當他吃下第一口的時候,眼神一亮。

這也太好吃了,比他吃過的許多五星級酒店大廚做的好!也比那些出名的私房菜館子厲害!

「怎麼不誇我,做的不好吃嗎?」

看着大快朵頤卻吃相依舊優雅的男人,沐顏忍不住調戲人。

「好吃!好吃到能開個最好的私房菜館了!哦不對,顏顏的廚藝只有我能享受,別人想都不要想,我們又不差開餐館的那幾個錢。顏顏只要偶爾給我做頓吃的就好了,不用經常,女孩子要遠離油煙,傷手,傷身體。」

江城解釋的飛快,生怕她不信似的。

沐顏忍不住輕笑出聲,給她講了今天打臉林凡的事情。以及自己後面的計劃。

江城毫不吝嗇地誇獎了一番,又添了一些損點子。比如怎麼讓林一凡將收到的東西都吐出來。說完才試探性的問道:「顏顏,其實你不用自己臟手,我可以處理的。」

沐顏搖頭,「不,仇要自己報才爽,放心吧,搞不定的我會向你求助的。」

「好。」

江城其實知道她會是這個決定,所以也不勉強。

兩個人吃飽喝足,也對這件事達成了共識。

回房間時,江城很自覺地跟着沐顏回了主卧。在江城洗澡的時候,沐顏將系統召喚了出來。

「喂,狗子,等會江城出來的時候讓他睡過去吧。」

【嗚嗚嗚,宿主你終於想通,不再跟男配糾纏了。你現在知道了吧,跟男配糾纏是沒有前途的。】

系統感動的稀里嘩啦,最好的安神葯跟不要錢似的,在江城洗完回來以後剛躺下便讓人昏睡過去。江城睡媳婦的計劃落空。

第二天,在江城捶胸頓足無限懊悔的表情中,沐顏又開始了虐渣之旅。

這次她打包了江城有名的私房菜館子梨花春的幾個招牌菜。

故意在校園裡轉了一會,吸引了一群愛八卦的學生的注意力,確認他們跟着自己以後,她便又照例直接去了圖書館將林一凡叫出來。

林一凡這次學聰明了,在她去後備箱拿東西的時候直接去拉車門,打算坐上去。

然而,車門鎖着的。

尷尬了一瞬,沐顏那張明艷動人的臉就湊了上來。

「一凡,我今天給你帶了梨花春的招牌菜,全是你愛吃的。」

林一凡眼看着吃瓜群眾又默默地往邊上湊,不悅地搖了搖頭:「不用,我不缺吃的,而且想吃的話我會自己買。」

「梨花春老闆已經好久沒給我發你的消費賬單了,你一定是因為我結婚,就不好意思再以我的名義消費了。你怎麼會不想吃呢,你以前可是幾乎每天都要去的。」

圍觀的人又聽到一個不得了的八卦。

尼瑪!林大校草在梨花春的消費也是沐大小姐供着?

梨花春消費高的嚇人,隨隨便便一頓飯便是五位數,相當於很多學生一年的生活費。他們一直感慨林一凡隔三差五便帶一幫子朋友去吃,在富二代里都算是壕的。惹得無數女生趨之若騖。

可現在,突然有種幻滅的感覺腫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