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根據原主的記憶,現在劇情進行到沐顏和江城結婚後一個月。

她認識林一凡近兩年,送了無數禮物,再加上結婚後這一個月更加變本加厲,算下來竟在他身上花了六百來萬。

這敗家娘們!沐顏被原主氣的心肝疼,更心疼原主的冤大頭老公江城。

想了想,她拿起手機,打開通訊錄,找到備註為大混蛋的微信,直接撥了個視頻電話過去。

幾乎是一撥通,那邊便露出一張放大的俊臉。

「老公啊,你在忙嗎?我有點事想跟你說。」

「啊?」

辦公室里,正在給秘書吩咐事情的江城直接被那聲老公給搞懵逼了。

自從迷戀上林一凡,沐顏已經近兩年沒主動給他打過電話。結婚後更是把他當仇人,別說叫老公,兩個人就沒心平氣和講過話。

所以他一向嚴肅的俊臉僵在那裡,看起來呆萌呆萌的。半晌才反應過來,驚喜地問道:「顏顏,你剛才叫我什麼?」

「老公啊,有什麼問題?」沐顏那雙桃花眼眨巴了兩下,戲謔道:「難不成你喜歡我叫你混蛋?大魔頭?傻×?」

視頻里,女子慵懶地靠在床頭,笑靨如花,臉上是他從未見過的迷人風情。

江城只覺得心跳漏了半拍,顧不得身邊有人,情不自禁咧嘴笑了起來。

看着自家boss笑的像個一百六十斤的傻子,秘書縮了縮脖子,恨不得鑽到牆角。

「江城,我發現你其實挺可愛的。」

看着這個劇情里高冷禁慾的霸道總裁這麼傻兮兮的樣子,沐顏發自內心地笑了出來。

輪迴這麼多世,作為一個炮灰女配,她第一次見到對女配這麼深情的人物。這麼純粹的、真摯地呵護着女配。就憑這個,他也該得到一世圓滿。

她這笑意里夾雜着太多的情緒,江城看的心動卻又心酸。不知道為什麼,很想現在就把她擁入懷中。

這麼想,便也這麼做了。

「在家等我。」他斂起笑意,溫柔的說道:「今天沒什麼工作,我等下就回家。」

神特么沒什麼工作。江大總裁,你怕是忘了我剛剛給你的日程表,之前為了擠出時間準備大婚,你的工作已經排到三個月後了。

秘書心裏腹誹着,面上卻擠出一抹職業化的笑容:「老闆,今天的事情就這些了,要處理的都處理完了。您要回家就回去吧。」

「嗯。」

江大總裁高冷的擠出一個單音節,然後迅速起身,無視秘書驚掉下巴的樣子,舉着正在視頻的手機離開了公司。

兩個人誰也沒說掛斷電話。

等江城到家的時候,沐顏剛洗漱完畢,在對着鏡子擦臉。

見他回來,沐顏起身,很自然地挽住他的手臂,親昵地蹭了一下,笑嘻嘻道:「老公你回來啦!我有件事想跟你說。」

果然!

沉浸在她的溫柔中的江城在聽到有事相求時,整個人僵了僵。剛才還砰砰直跳的心慢慢冷靜下來,恢復了以往生人勿近的模樣。

他抽出自己的手臂,面對沐顏,打斷她的話。

「顏顏,只要你想要的,我都會雙手奉上。可你要是想求我離婚,那麼對不起,我做不到。哪怕你恨我、討厭我、一輩子不給我好臉色,我也做不到!」

「瞎說什麼呢!你求老娘離婚我都不會離!」

沐顏掰着蔥白細嫩的手指給他講道理。

「你說,林一凡和你比,哪裡有優勢?」

「論顏值,你比那些靠臉吃飯的男明星帥多了,他那種只能叫鄰家男孩長相,沒有可比性。論身高,你186他180,你完勝。論身價,你身價百億,他是個窮學生。論學歷,你斯坦福高材生,他A大能不能畢業都不好說。論真心,你對我視若珍寶,他將我當成洪水猛獸。當然,還有其他方方面面,我就不具體說了。」

「所以,這麼對比的明顯放在這,我為什麼要為了他跟你離婚?我是腦子抽了嗎?」她攤了攤手:「哦,抱歉啊老公,拿他跟你比本身就是對你的侮辱。」

聽着這話,江城胸中一股巨大的驚喜激蕩開來,心臟劇烈地跳動着,維持的冷峻假面也被撕開。

這一刻,他宛如一個得到了心愛的玩具的孩子,一把將沐顏抱起來,傻傻地轉圈圈。

此時,系統突然爆發出激烈的警報聲。

【宿主,你的行為已違規。作為一個炮灰女配,你應該嚴格按照情節設定,對男主始終死心塌地矢志不渝,你現在勾引男配的行為已經是給男主帶綠帽子了,這樣會被……】

「會被什麼?」

沐顏冷冷質問:「我發現你們這系統的三觀真是有毛病,我跟我自己的合法老公卿卿我我這不是很正常嗎?相反,我對男主矢志不渝才是出軌,是給我老公戴綠帽子。像你這種想法,要是變成一個人,是要被浸豬籠的。建議你去搜一下何為禮義廉恥。」

【可是……】

系統被懟的啞口無言,在自己的數據庫里找禮義廉恥相關內容,看了好半晌才小聲比比:【好像也有點道理的樣子。】

「在想什麼?」

察覺到她走神,江城將她放下,懲罰性地在她腰上捏了一下。

沐顏怕癢,被捏的咯咯咯的笑着,面不改色地說情話:「在想我前兩年是怎麼瞎了的,放着全世界最精緻的璞玉不要,偏要撿一塊頑石。」

這話說完,江城那張俊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

他單戀她太久了,曾經有過希望,可林一凡出現後又陷入了無限的絕望。本以為只能靠着強制的手段將她禁錮在身旁,卻不曾想,昨天還拿着刀逼他滾出主卧的這個人,居然還有對着他說情話的一天。

即使知道事情有些反常,可他不願拆穿。

「顏顏,如果這是一場夢,我真的希望一輩子都不要醒來。」他眼眶紅紅的,將人擁入懷中,緊緊抱着。

「其實是我做了一場夢。」

輪迴幾十世,難得有一個可以全身心信賴的人。這次沐顏不打算一個人承受所有。

今天把人叫回來,就是要讓他也知道真相。

當然,也算是最後一層考驗。如果她將劇情以夢的形式講出來,對方也深信不疑,那麼這一生,她會代替他所愛的女孩,給他一場最美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