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幽暗潮濕的水牢**,一個渾身浴血的女子被手臂粗的鐵鏈鎖着。

她身旁站着個黑衣人,那人正拿着薄如蟬翼的刀片,從她身上削下一片片皮肉。手起刀落,薄的近乎透明的肉片飛快地落在地上,堆了厚厚的一層。

女子強忍疼痛一聲不發,若不是看她渾身顫抖,血混合著冷汗大滴大滴往下流,根本就想像不到,這人正承受着千刀萬剮之痛。

【宿主,這凌遲之刑太疼了,會對你的身心造成巨大傷害,是否使用道具屏蔽五感。】

「不用,用一個道具減少一半獎勵,奶奶她等不了。抽筋扒皮都經歷過了,這個不算什麼。」

【可是】,系統顯然不放心。

「不用說了,我受得住。」

沐顏拒絕的乾脆利落。

三年前,從小相依為命的奶奶得了絕症。走投無路之時,她無意間綁定了一個女配系統。只要在一個個小世界裏扮演好炮灰女配的角色,被男女主虐身虐心,最後不得好死,便能根據受虐的悲慘程度給奶奶續十天到三十天不等的命。

到現在,她已經輪迴了幾十個世界,嘗遍了各種慘無人道的死法。千刀萬剮而已,忍一忍就過去了。

只要能救奶奶,一切都是值得的!

一遍遍重複着這個信念,不知多久過去,系統的提示音終於傳來。

【宿主,馬上就一千八百刀了。】

「終於可以咬舌自盡了,」她緩緩擠出一抹笑,用保存的最後一絲氣力,狠狠朝舌尖咬去。

這時,系統突然響起滴滴滴的警報聲。

【「抱歉宿主,出了點意外,你奶奶她……」】

不用它說,沐顏已經透過系統投射的影像看到了。

病了三年多的奶奶大喘着氣拔了輸液的針,又拿去氧氣瓶,一臉解脫之色。片刻之後,無力地垂下了胳膊。

「奶奶!」顧不得身旁還有人,她撕心裂肺地大叫道:「不要丟下我,奶奶!」

「如果奶奶沒了,那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是為了什麼?」

「我經歷的這噁心的一切又是為了什麼?」

「是不是因為我這麼臟,這麼噁心,這麼沒用,奶奶才走的。」

她輕喃着,身上開始逸散出一點點金色的光點,眼神逐漸失去生機。

意識即將消散之際,過往那些小世界的場景突然在眼前不停地閃過。

被青梅竹馬拋棄、被全世界背叛、被親生父母當仇人、被女主的追隨者抽筋扒皮、被苦追多年的男主丟去做軍妓、被喜歡的男二廢去武功萬箭穿心而死。

看着這些,曾經被壓制着的因無數次的枉死帶來的負面情緒突然便自胸腔中爆發。

「你們不是說會幫我照顧好奶奶的嘛!」

「為什麼沒有找人看着她,我花了這麼大代價,你們能不能用心一點?」

「這麼不負責任,我要你們付出代價。」

她嘶吼着,雙目猩紅,表情恐怖,如同地獄爬出的惡鬼。她伸展雙臂,鎖着她的比手臂還粗的鎖鏈嘩啦啦盡數碎裂,行刑的那人被咔嚓一聲扭斷了脖子。

【宿主你冷靜點,人有生老病死,奶奶她可能受不住了才……你保重啊!】系統聽着就察覺到不妙,想要釋放能量直接將沐顏弄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