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春萍如此一想,看着大小姐的眼神更多了幾分輕視。

再名正言順的姑娘,不討主母歡喜,最多一兩年便會被嫁出去。

以大小姐的才情,只怕連個門當戶對的人家都尋不着,再往後幾年,也只算得上是蕭家一個落魄親戚罷了。

親緣這東西,有來往、有牽扯才能長久。

「將這些箱子抬去小側門,散給外頭的人吧。」雲灼收回手,喝了口暖茶,道。

最近天冷得很,這些大門大戶的側門外,多會守着些窮苦人,哪怕只被施捨幾口剩飯剩菜,也能高興地感恩戴德。

「大小姐您瘋了嗎!好好的衣裳怎麼能丟了呢?!而且這都是表小姐精心挑選出來的,件件都是上好的料子,讓外頭那些貧賤之人穿上,豈不是在羞辱表小姐?!夫人可不會高興的!」春萍立馬叫了出來。

當然了,表小姐給的衣裳多半都是些舊款式,也都是穿過幾次的……

可衣裳又沒壞,大小姐初來乍到,身上穿的還是尋常粗布棉衣呢,能得這樣的好衣裳也該滿足才是!

雲灼只覺得自己與這春萍說話,着實是有些費勁。

目光看向了外頭,直接將其他丫鬟們也叫了進來。

除了春萍之外,這外頭還有五個小丫鬟,年紀都在十四到十八之間,模樣比不得春萍嬌媚,但也相貌端正。

春萍看着其他丫鬟,心裏忍不住諷刺了一聲。

她是夫人派來的一等丫鬟,沒她開口,其他幾個小丫鬟也不敢胡來!

她們站成一排,只瞧着雲灼走到了那個平平無奇的行囊前,將那巨大又沉重的包裹拎在了桌子上,然後慢悠悠地打開。

只是打開之後,眾人一瞧,眼睛都直了!

那破爛醜陋的包裹裡頭,放着的竟然不是鍋碗瓢盆,反而都是些……財物!?

誰會將家財這般隨便亂擺着?!

厚厚一沓銀票被雲灼放在了一邊,剩下的都是些金銀珠寶。

她從裡頭扒拉了幾下,最終打開其中一個小匣子,從裡頭抓出了一小把金珠,明晃晃的擺在了那裡。

那金燦燦的顏色,將她那雙手襯得更加白皙耀眼。

「我初來乍到只怕使不動你們,便與你們直來直往為好,春萍聒噪無禮,當罰,掌嘴二十,扔出我的院子,你們誰願意來做?當然,若是不願我也不為難你們,這麼多的銀錢,也夠我在外頭另請幾個稱心如意的丫鬟了。」雲灼無比平靜。

她來時的穿着是瞧着樸素了些,但也只是避免財氣外露,引來些不法之徒罷了。

有錢能使鬼推磨,只要銀子夠,就沒有委屈是她該受的。

「奴婢來!」果然,有個粗粗壯壯的丫鬟站了出來。

膽色倒是不小,為了銀錢,敢得罪當家主母。

「你可想好了?春萍乃是夫人送來的,你若按我說的做,只怕夫人一怒之下便要賣了你的。」雲灼看她道。

「不怕大小姐笑話,奴婢是才進府沒幾日,年前一場大雪將屋子壓塌了,因沒錢修繕房舍,我爺奶和小妹都被凍死了,逼不得已才賣身為奴,比起被夫人嫌惡,奴婢覺得沒銀子才最可怕!若是我動了手,大小姐願意給些賞賜,那奴婢就是為了大小姐拚命都行!」

大不了,夫人將她轉賣了就是,她身契上寫明了的,便是轉賣也不賣不到骯髒地兒去,沒什麼好怕的。

這人說完,大步子便衝到春萍面前,一巴掌抽了過去。

她是干慣粗活的,力氣可不小,這一巴掌直接將春萍打懵,臉上瞬間便泛起了可怕的紅意。

「我是夫人派……」

「啪!」又是一巴掌,乾脆利落。

石頭一樣的手砸過去,春萍這張臉已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了起來,很快便瞧不出原本模樣。

她身子嬌弱些,壓根反抗不得,而其他人,既不敢幫忙也不敢上前阻攔,只能眼睜睜瞧着這二十個巴掌落下。

雲灼更是平靜,眼中不起半點波瀾。

壓根不用雲灼驅趕,巴掌打完之後,春萍自己便連滾帶爬離開這院子。

「你叫什麼?」雲灼很滿意,手裡有個可用的人,就不用費心出去找了。

「奴婢從前的名字難聽,進府的時候管事給取了個名,叫冬遲。」冬遲恭恭敬敬地說道,她看上去還有些憨厚,目光忍不住盯着那幾顆金珠子。

雲灼說到做到,賞了五顆金珠。

珠子不大,但也比得過冬遲幾個月的月錢了,對於丫鬟們來說,這可是一筆巨款。

「以後你就做我這院子里的大丫鬟,先將這些衣裳處置了。」雲灼和氣得很。

冬遲是個勤快的姑娘,立馬便開始忙活起來。

有春萍這個前車之鑒,其他人等果然也都老實了許多。

一個下午的時間,這屋子裡頭礙眼的物件便全被清空了,院中里里外外也都洗刷了一遍,之前那糟心的味道也慢慢散去。

只是院子才收拾乾淨,姜氏便來了。

身邊還跟着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那姑娘頭上插着只蝴蝶樣式的鑲寶簪子,身上裹着素白的毛皮斗篷,絨絨的厚度遮住了寒氣,露出的小半張臉微紅透着暖。

雲灼坐在院中。

不曾修剪過的梅花就在身旁綻放。

她回頭看去,對上姜氏和這位表小姐的目光,不冷不淡。

姜氏面帶惱怒,疾步衝上前,抬手便衝著雲灼的臉打了過來。

雲灼反應迅速,立即抬手擋住了生母那倔強的手腕,微微擰着眉頭,詫異又可笑道:「母親細皮嫩肉的,小心傷着自己啊。」

「你還敢擋着我?!」姜氏怒目而視:「我聽說你將阿妧送你衣裳全丟了?!阿妧與你同歲,她的衣裳你怎就穿不得了!」

兩大箱子的衣裳,四季皆有,阿妧都不嫌棄她粗俗,她竟還挑剔起阿妧了!

「姑母莫氣,好好與表姐說一說便是。」姜妧面露焦急,「也是我不好,該選些新衣裳的,我這就回去取去,你們都別生氣了……」

「你挑的那些都是過了我的眼、經我同意了的,你有什麼錯!」姜氏毫不猶豫地護着姜妧,反瞪着雲灼道:「你不要以為你是我生的便能越過阿妧去,想都別想!你現在立即和阿妧道歉,否則便在這兒跪着反省,什麼時候知錯什麼時候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