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救命!末日怎麼每個月都要降臨啊 第9章_恩思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忽然。

目光看向前方溫泉。

雪花落入泉內,瞬間化成水。

來到泉邊。

手指伸入其中,試試了水溫。

被溫暖水流包裹,好熱,好爽!!

「任務上只說在戶外,可沒說不能泡溫泉啊。」

心中大喜過望,寒風裡泡着溫泉,這不說爽吧,至少是爽歪歪!!

凌風猜測,溫泉下面肯定是有極為豐富地熱能,不斷加熱,加上這裡又是背風之地,才能保持住水溫。

返回山洞,取出防水防風的睡袋,搬來個幾塊石頭。

將身上衣物脫下,塞入睡袋。

石頭壓在上面,防止被狂風吹走。

做完這一切,急忙跳入溫泉內。

爽啊!

寒氣被溫泉驅散,四肢百骸只覺得酥**麻,好不舒服。

在零下六十多度低溫下,泡着溫泉,唱着歌,這感覺….爽!!!

滴滴….

手機傳來兩條通訊。

點開第一條,是死黨張凡發來的。

「風哥,你禦寒物資夠不夠,要是不夠來我家這裡,我家正好有極寒末日物資。」

他父母以前都是商人,算是江城有頭有臉的家庭。

可惜後來也在末日中死亡,留下大筆遺產。

末日降臨,他能第一時間想到自己,凌風內心感動。

這個世界,友情、愛情、親情都是奢侈品。

凌風:「我準備充足,就不去你家了。」

下輪末日,凌風打算帶上張凡。

「好的風哥,有需要隨時找我。那我去看我的新晉女神三上悠亞了,新得到了她百G資源,嘿嘿嘿!」

「你要注意身體,別年紀輕輕就虧了。」

「放心吧,咱這動作片男主角的身體,怎麼會虧?」

滴滴滴~~~

手機鈴聲響起,看到來電號碼,凌風眉頭微微皺起。

「林婉月給我打電話幹嘛?」

手指輕輕一划,直接掛斷。

滴滴滴~~~~

鈴聲再次響起。

果斷掛斷。

滴滴滴滴~~~~~~

手機震動,連環鈴聲響起。

被煩得實在沒辦法,凌風接起電話。

「喂~~」

電話傳來林婉月着急聲音:「凌風,你在哪裡,電話一直不接!」

凌風打個馬虎眼:「我能在那,肯定在家呀,剛才在洗澡沒有聽到。」

「屁!我現在就在你家門外,你根本不在家,你到底在哪兒?」

凌風愣了愣:「你去我家幹嘛?」

林婉月:「我得到消息,這次末日難度極有可能是困難級,氣溫低到零下100度!」

「你家A級庇護所抵擋不住,我來接你走,到林家S級庇護所去!」

凌風還想說話,林婉月再次追問道:「你現在哪裡,戶外都是零下六十多度,沒有禦寒衣物,你能活多久,快告訴我你的位置!」

思考一會。

本輪是噩夢級難度的極寒末日,前世江城五十萬人口,只有一人活到最後。

S級避護所也抵擋不了零下150度極端寒冷。

「我在青山,你要來嗎?」

林婉月聲音提高八度:「你瘋了嗎?極寒末日還跑到青山去,是想找死嗎?」

「快把位置給我,我馬上來救你!」

凌風把具**置發了過去,開始閉目養神。

【叮,恭喜你觸發隱藏條件,穿得越少,末日積分越多,每小時獲得積分20點】

意外之喜。

泡着溫泉,竟還能獲得更多末日積分。

這衣服,真不白脫!

現在是夜晚1點,天空如墨水般漆黑,不見半點光亮。

就像是用墨水浸透的黑布,蓋在頭上。

沒有月光,沒有星星,無盡孤獨的黑暗,給末日平添幾分恐怖氣息。

四周漆黑一片,只聽見山風呼嘯,大雪紛飛。

凌風全身暖洋洋的,泡在溫泉里,好不舒服。

泡着泡着,困意襲來。

腦袋後仰,枕在岸邊石頭上,進入半睡半醒狀態。

過了兩三個小時。

呼嘯寒風中,夾着異樣聲音。

仔細聆聽,能發現是升級改良版的越野轎車發動機聲音。

車頭碩大燈光,比強光電筒還要亮眼,照亮前方黑暗,行駛在山間路上。

凌風被燈光晃眼醒來。

逆光之中,看到一個穿着斯洛極寒服的倩影,朝自己走來。

嬌怒聲音響起:「凌風,我都擔心死你了,你居然在這裡泡溫泉!!」

凌風用手擋住強光:「你這麼快就趕到這裡了?」

林婉月越想越氣,我火急火燎趕來,生怕慢一步,你就被凍成冰雕。

你丫的可好,竟然泡着溫泉睡覺!

凌風藉著越野車關,看到林婉月竟拉開斯洛極寒服拉鏈,大驚失色:「林婉月,你要做什麼?」

「做什麼?當然是和你一起泡溫泉!!」

和我一起泡溫泉??

「林婉月你瘋了吧,快把衣服穿上!」

「女人,請你自重!!」

噗通!

水花濺起,些許水滴砸到凌風臉上。

隱約間,似乎聞到特殊香氣。

「荒郊野外,只有我和你兩個人,我一個女都不慌,你一個大男人慌什麼?」

林婉月**着潔白無瑕的雙腳,腳趾修長而勻稱,肌膚細膩光滑,晶瑩剔透,踩在光滑池底,彷彿是在準備跳舞。

越野車燈光晃着眼睛,凌風只能看到黑色的誘人輪轂。

溫泉池本來就不大,隨着婉月靠近,凌風聞到淡淡清香。

「林婉月,這件事要是傳出去,對你名聲不好。」

凌風無奈說道。

「凌風,我的身體你又不是沒看到過。」

「忘記七歲那年,我母親去了末日世界,我被其他人打得遍體鱗傷,是你一點一點幫我擦拭全身傷口嗎?」

林婉月聲音沒有面對其他人時的清冷,反而有股小女人撒嬌姿態。

和平時高冷女神形象相比,形成巨大反差。

思緒飄來。

那年林婉月被其他人用竹鞭抽得遍體鱗傷,扔到暴雨中。

凌風冒着危險,把林婉月帶到家裡,用消毒水小心翼翼給傷口消毒。

最後林婉月凍得直發抖,也是凌風抱着她,用身體溫暖對方。

幫她度過那個寒冷又危險夜晚。

有那次經歷後,林婉月就跟在凌風后面,當個被保護的小跟屁蟲。

「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沒必要再提。」

林婉月步步靠近:「我就要提!為什麼你要對我冷漠,為什麼你要拒絕我??」

凌風下意識躲開林婉月目光:「你回歸林家後,我們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而且,你不是已經訂婚了嗎?」

林婉月猛然抓住凌風手腕,眼神真摯:「那是爺爺把我當成家族聯姻產品,逼我訂婚的。」

「從七歲那年起,我就沒想到要嫁給別人!」

「我來江城就是為了找你!!」

「只要你願意和我在一起,我就脫離林家和你私奔,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林婉月家族是省城豪族,在江南省有極大影響力。

豪門之間,講究門當戶對。

林婉月被接回家族後,被看管起來。

她與凌風聯繫也逐漸減少,直到林家放出她和別人聯姻之事,凌風就徹底沒有在聯繫過對方。

直到林婉月來到江城學院,兩人才又有了交集。

「對不起,凌風,當初是我沒有堅持,讓你誤會。」

「為了來到江城,我已經和家族鬧翻,我現在只有你了。」

林婉月突然踮起腳尖,柔軟雙唇,吻上凌風。

「我的身體現在還沒有被人碰過,我想你做我第一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