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4章(2)

在這個過程中,他該摸到的地方,都摸到了。

很滿意。

如他想像,該細的地方太細,而該豐的地方柔軟堅挺,肥膩甜美。

「果然是個小婦人,被調教得很好。」他讓她貼近着,灼熱呼吸噴在她臉側,「跟我三個月,我給你丈夫在市政廳謀個差事。」

顏心盛怒:「你混賬!」

景元釗卻笑了:「老子一向混賬。」

「你、你飢不擇食,我有丈夫,他不會同意。」顏心的臉孔發白。

那雙眼,太生氣還是太害怕,有了點無法壓抑的淚意。

這點淚意,讓她毫無威懾力,反而眸中波光粼粼,讓人恨不能將她揉按到床上。

想看她衣衫不整,哭哭啼啼,似一朵着了雨的桃花。

景元釗想像那場景,便無法自控,他渾身着火。

他摟抱着她,肆無忌憚頂撞了她一下。

顏心的臉,白得如紙。

「顏心,老子一向不會強人所難。這世上願意跟我的女人,多不勝數。

回去和你丈夫商量。他要是願意,讓他親自送你過來。」景元釗笑道。

顏心氣得發抖:「你欺人太甚。」

「弱肉強食,你應該懂這道理。」景元釗的手,輕輕摩挲着她後腰,「過幾天,我有了新的美食,不想吃你這口了,你跪地求我,老子都懶得看你一眼。」

他鬆開了她。

「你、你即將訂婚!」顏心怒極,「我是菀菀的姐姐,是你的大姨姐。」

景元釗聽了這話,絲毫不惱,甚至還笑了笑:「所以你放心,老子不會霸佔你。我玩過了,你還歸你丈夫,大姨姐。」

他不以為恥,反而隱約更興奮了。

顏心站在那裡,渾身發抖。

前世,她不曾誤入點心鋪,沒有遇到過景元釗。

她不了解他,不知如何對付他。

景元釗惡毒,他不會落個**的名聲。

他要讓她丈夫,親自將她送到他床上。

他轉身出去了,要去打理下自己。

顏心在房中,身子抖如篩糠,半晌都靜不下來。

晚些時候,女傭送了紙筆進來,讓她寫好治療少帥頭疼的藥方。

顏心寫了。

她問女傭:「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去?」

女傭低垂着視線:「少帥沒說。」

「姐姐,幫我問問。」顏心取下自己手腕上的金鐲子,塞到女傭手裡。

這隻金鐲,是祖母給她的,足有一兩重,鑲嵌一顆火一樣鮮艷的紅寶石,價值不菲。

女傭拿了,微微詫異。

神色卻好了很多。

世人無不愛財。

「好,我打聽打聽。」女傭說。

晚夕,女傭給顏心送晚飯,態度好了很多:「替你問過了。少帥說,等他喝了葯,確定無礙了,就放你走。」

「少帥他,說話算話嗎?」顏心問。

女傭:「自然。」

又笑道,「你別太擔心,我們家少帥不缺女人的。」

顏心的心,還是七上八下。

天色黯淡下來,她打開房門,瞧見走廊上前後四名扛槍的副官。

她又關上了房門。

院子內外,都有人值守,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逃肯定是逃不掉的。

可怎麼辦?

姜家會不會找她?

如果找到顏家去,祖母會不會替她擔心?

翌日,女傭上樓送早膳。

早膳後,女傭又搬了一台無線電、兩本書給她。

「你無聊聽聽無線電,或者看看書。你認識字的。」女傭體貼說。

顏心道謝。

「我想打個電話。」她對女傭道。

女傭拒絕了她。

「我們這個小公館的電話,是私人電話線,不往外打的。」女傭道。

顏心:「少帥喝了葯,好了點嗎?」

「少帥出去了,他平時挺忙的。」女傭道。

接下來三天,顏心都在這裡。

景元釗每天都回來,卻沒有再上樓。

顏心不知外面情況,心急如焚。

到了第四天,景元釗上樓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