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次日。

夏綰綰身着一中校服站在常青春的門口,看着悶頭大睡敲門都敲不醒的小叔,她鬱悶的咬了一口包子。

不靠譜!

夏綰綰和奶奶招呼了一聲,果斷選擇自己去上學。

她來時看過地圖,出門直走右拐有個短衚衕,穿過去就是馬路,馬路對面左拐是一中,右拐是體校,有個十分鐘就到學校了。

她只知道這衚衕是小路,離學校近,卻不知道這衚衕是一中和體校的戰鬥點,平時根本沒人走這條路。

夏綰綰一進衚衕,傻眼了。

衚衕里兩群人打到了一起,嘴裏罵著髒話,下手一個比一個凶,地上和牆上都有血漬,恨不得把對方往死里弄!

有戰爭是常事,但弄這麼狠的,她還是第一次見。

夏綰綰後退,打算繞路,卻在人群中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個將男生摁在牆上滿身戾氣的人,不是江野是誰?

「江野是廢物?」

他忽然發聲,衚衕里的打架聲小了一些,他冷着眼,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聲音卻壓的好低,讓人莫名有一種壓迫感,整個衚衕里都顯得有幾分沉悶。

被抵在牆邊的男生顯然有些愣神,四周人的動作也都停了下來。

「連續三年輸球,說你一句廢物怎麼了!?」後面有人開口。

江野垂眸,嗤笑了一聲,語氣淡淡的,「球隊是我一個人的?輸了全怪我?」

「體校的人就是看你不順眼,怎麼滴吧!」語氣囂張。

江野偏過頭,眼角輕挑,而後鬆開眼前的男生,忽然朝着那人走去。

男生連連往後退了幾步,誰不知道江野不止打球猛,打架更是一打十不受一點傷。

「那誰啊?」

「穿一中的校服呢,怎麼沒見過啊?一中什麼時候來這麼好看的小姑娘了?」

幾個同學泛起了嘀咕,江野的腳步停了一下,他轉身,就看到站在衚衕口那個和這裡格格不入,默默退後的夏綰綰。

夏綰綰穿着一中的校服,白色短袖襯衫,深藍色的百褶裙。

女孩兒扎了個馬尾,綁了個深藍色蝴蝶結髮帶,那張乖巧討喜的臉蛋兒上雙眸微閃,整個人又純又欲,漂亮的不像話。

江野看膩了穿一中校服的妹子,今天看到夏綰綰,心尖忽然顫了一下,只覺得喉嚨一緊,胸腔里有些悶,連句話都說不出了。

江野動了動喉結,看到周圍男生那如狼似的目光,不自覺的皺了下眉。

夏綰綰剛轉身,便被幾個走進來的體校男生給攔住了去路,幾個人神色幽幽飄蕩到夏綰綰的臉上,忽然怔住。

「嘖,是怪好看的!」林智雙手從兜里掏出來。

江野的目光從夏綰綰的身上移到後面幾個人的身上。

「新來的?多大了?」林智彎着腰,語調輕浮,抬起手,正要去碰夏綰綰的腰。

夏綰綰後退兩步,一把推開林智的手,將書包放在前面擋住,十分謹慎。

林智噗嗤一笑,「嘖!長得漂亮的都喜歡裝清高,哥懂。」

「是啊,長得丑的也都像你一樣喜歡耍流氓!」夏綰綰瞪着林智,有些奶凶。

林智一頓,哈?

他林智顏值在體校也是出了名的好吧,不過,看在夏綰綰這麼好看的份兒上,他勉強壓下不滿,「還挺有脾氣,巧了,我還就喜歡你這種有脾氣的。」

林智逼得夏綰綰不停退步,江野長嘆了一口氣,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