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何川和江野對視一眼,兩個人都一副看智障的表情看着夏綰綰。

夏綰綰皺眉,不信就算了。

她也是念在江野幫了她兩次的份兒上,才告訴江野少打架的!

叮——

夏綰綰的手機響了,看到來電顯示,夏綰綰就快哭了。

「嗚嗚嗚,小叔,你幹嘛去啦,要不是遇到廠長兒子我差點就交代在火鍋店了!」

江野:「……」

「小叔,我馬上回火鍋店,你等我一下。」夏綰綰左右看去,她剛才怎麼出來的來着?

江野好心的指向後門,示意她那裡可以回去。

夏綰綰便哭哭啼啼的往裏面去,找她的小叔。

何川走過來,手臂搭在江野的肩膀上,二人看着夏綰綰的背影。

何川:「嘖,**,哪兒來的這麼一小傻子?」

江野抿了抿唇,他收回目光,不由得的勾唇笑了一聲。

是不太聰明。

但是,挺有意思的。

「**,明兒開學了。」何川和江野一前一後的往衚衕外走。

何川嘀咕着:「聽說我們班要轉來新生了,據說,挺漂亮的!」

江野目光冷清的看着,雙手插兜,冷聲道:「哦,沒興趣。」

……

回家的路上,夏綰綰全程都沒理常青春。

常青春直給夏綰綰道歉:「小叔錯了,小叔保證沒有下一次了,再把你落下來,小叔三十歲之前都找不到老婆!」

夏綰綰看着窗外,雙手環胸,氣鼓鼓的。

這誓沒用,他上輩子四十歲了還單身呢!

車子開到了「幸福里」街道,古老的巷口,紅磚綠瓦,許多戶人家,煙火氣十足。

前行不遠處的分岔路口種着一棵參天大樹,陽光透過枝葉洋洋洒洒的落下來,四周被襯托的格外愜意。

老樹對面,一家不大不小的小醫館飄來陣陣中草藥味。

小醫館看着有年頭了,幾扇綠色的老窗戶敞開着,時而一陣微風吹過,窗戶傳來吱嘎——的聲音,很有年代氣息。

醫館的門右邊掛着一個手寫的牌子,【素蘭的醫館】

車子停下,常青春直奔醫館,大大咧咧的喊了一聲,「媽?」

夏綰綰剛要跟進去,就見已經找了一圈出來的常青春,他手裡拿着一瓶老汽水,正將一根吸管**去,順便遞給夏綰綰,道:「奶奶不在家,估計出診還沒回,小叔先幫你把行李搬進去。」

夏綰綰接過常青春遞過來的汽水,乖乖點頭,「謝謝小叔。」

走進醫館,一眼就能看到牆壁上掛着的錦旗,展示柜上的獎盃、獎狀更是琳琅滿目。

靠窗口,是抓藥的地方。

再往裡,有兩張床,用來針灸、拔罐、正骨等治療。

被子床單都乾乾淨淨的,隨手一摸,指不染灰塵。

兒時受過奶奶的熏陶,她很熱愛中醫文化。

她有一次和夏成陽提起她想學中醫,得到了夏成陽極力反對,她和夏成陽頂了句嘴,結果她的中醫相關書籍、物品,被夏成陽燒的燒,摔的摔。

從此,她的中醫夢被扼殺,她再也沒碰過這些東西。

「綰綰!」

忽然一道聲音,打斷了夏綰綰的思緒。

看到來人,夏綰綰眼睛一亮,「奶奶!」

姜素蘭眯着笑,抱住了夏綰綰。

老人穿了一件素色的紗裙,一張面容十分和善,看着夏綰綰的時候滿臉洋溢着幸福。

雖六十歲了,卻風采依然。

姜素蘭拉着夏綰綰往醫館後院去,看着自己的小孫女,她是越看越喜歡,「可算把你盼來了!奶奶都想你了!」

夏綰綰抱着姜素蘭,心裏格外的酸澀。

「綰綰,來沈城讀書就對了!你爸終於開竅了!」

夏綰綰垂着頭,她沒好意思說,她是偷偷跑出來的。

「奶奶,以後要給你添麻煩了。」夏綰綰柔聲說著。

姜素蘭點了一下她的鼻尖,寵溺的很,「說什麼麻煩?我可是你奶奶!」

「以後就安心住在這兒,好好讀書!對了,我聽說今年高二提前開學!我看一下時間——」姜素蘭拿出手機,忽然一怔,「哎呀!15號,不就是明天嗎?」

姜素蘭想起什麼,吼着:「成雨啊!你有沒有給綰綰取校服回來啊?」

「綰綰,你今天早點休息,明兒叫你小叔送你去學校!」

「好的奶奶~」

回到房間,夏綰綰給常青春發消息:【小叔,明早我自己去,不用送我。】

常青春:【不行,第一天去學校,小叔送你,給你撐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