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前方到站:沈城北站,請下車的旅客帶好行李準備下車。」

高鐵上的播報聲打斷了夏綰綰的回憶。

身側,江野隨着旅客站了起來,他戴好口罩,拉過連帽衫的帽子蓋在了鴨舌帽上,遮住了那一頭張揚的藍灰色頭髮。

夏綰綰一起身就發現了站在她面前的男生。

好高,她看他的時候,要仰頭。

廠長兒子好像也這麼高。

夏綰綰默默站在他身邊,她還沒到人家的肩膀。

夏綰綰尷尬的去看行李架,她帶了個26寸的大行李箱,上車時是一個熱心大哥給她搬上去的。

夏綰綰伸手就要去拉箱子,卻沒拉動,她上一世的力氣,別說螺絲了,擰天靈蓋都不在話下。

現在,卻連個行李箱都整不下來?

夏綰綰正糾結着要怎麼搬下來,那箱子被人一拽、一扛,輕輕鬆鬆放在了她腳邊。

「不客氣。」頭頂傳來一道男生沉磁的聲音。

夏綰綰呼吸一滯,她抬頭。

少年整張臉就露出一雙眼睛,雙眼皮,睫毛濃密還長,眼下一顆淚痣,看着她時眼底泛着慵懶繾綣的神色,巨好看,倒是和江野有幾分相似。

擁擠的車廂里,他身子被擠的往她這邊靠了些。

他微微低頭,白皙且骨節分明的手扶穩她的行李箱,劉海遮住了半邊眼,他低着嗓音說:「扶好。」

夏綰綰回過神,匆忙伸手去扶,不小心碰到他的手。

他淡淡抽回,輕輕的看了夏綰綰一眼,夏綰綰卻慌得臉紅。

她這輩子乃至上輩子,就沒碰過一個男人的手,媽的……太慘了!

他走在了夏綰綰的前面下了車,夏綰綰後知後覺自己還沒來得及說一聲謝謝,待她拖着行李箱下去的時候,他正和幾個朋友在前面車廂集合。

少年一件灰色薄款連帽衫,下身一條黑色的長褲。他塞了個耳機進耳朵里,而後雙手插兜,整個人鬆鬆垮垮的走在最後面,和那個隊伍顯得有幾分不合,卻也意外的顯眼。

好似想起什麼,他忽然轉了身。

夏綰綰就站在站台上,目光猝不及防的對視上江野的視線。

微風吹過,髮絲揚起,少女眼眸清澈,沒有一絲雜質,臉上卻多了幾分不解。

她看不清江野眼底意味深長的神色,只知道這人好看的過分,周邊不少路過的人都去打量他。

江野將她眼裡的乾淨和無措看進心底,口罩下,嘴角微微揚了一瞬。

呆瓜。

「**,愣着幹嘛,走啊?」前面幾個少年叫他。

「嗯。」他淡淡應聲,不急不緩的轉身走了。

那旁邊的同學又追着說:「看到教練的消息了么,他在火鍋店等我們。」

這時,夏綰綰在他們衣服後面看到了幾個字。

【一中籃球隊】

霎時間,站台上的風吹亂了夏綰綰的心。

……

私家車穿梭在大街小巷,八月的沈城悶熱的很。

夏綰綰將車窗落下去,看着斑馬線上路人行色匆匆,任由熱風撲面而來。

「綰綰,你爸之前不是不同意你來沈城讀書嗎,怎麼忽然開竅了?」

夏綰綰趴在車窗上,心飄到了外太空。

所以幫她拿行李箱下來的人,是江野!

「坐幾個小時車累壞了吧?小叔帶你下館子去!」

夏綰綰雙手撐着臉,臉上的肉都被堆到了眼下,她嘆着氣。

她到現在還記得上一世被江野支配的恐懼。

難道,她這一世還會和江野有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