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辰州八月,烈日當頭。

六十多平的家屬樓里,餐桌上坐着四個人,穿着白色背心的父親夏成陽,粉色被洗的發白裙子的母親安麗,一身名牌的弟弟夏禾,幾十塊地攤貨的夏綰綰。

角落裡的破舊風扇發著「吱嘎」的聲音,吹出來的風都是黏熱的。

夏成陽夾了個雞腿給夏禾,衝著夏綰綰沒好氣的說著:「學校已經同意你休學了,我託人給你找了個工作,每個月一千五,管吃住,明天你就進廠。」

夏綰綰的手一哆嗦。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她重生了。

上一世的夏綰綰,是個獎盃拿到手軟的三好學生,就是今天聽了夏成陽的話,她十七歲就休學打工幫家裡分擔經濟問題了。

結果在工廠擰了二十年螺絲,因為勞累過度,猝死了。

她一生碌碌無為,沒學歷、沒男人、沒房沒車沒錢,「慘」字根本無法形容她的上一世!

沒想到老天竟然給了她再來一次的機會。

這一世,她要完成學業,追逐夢想,絕不妥協!

「好,聽爸爸的。」夏綰綰微微笑,聲音細軟好聽,一雙好看的眸子會說話似的,乖巧的應下了。

可心底,卻早已風雨欲來。

夏成陽滿意的點着頭,不忘將餐盤裡的幾個雞腿都夾給夏禾。

安麗瞧着自家女兒,有話在嘴邊,可看看夏成陽,又吞下了。

夏禾將碗中的一個雞腿夾給夏綰綰,雞腿還沒到她碗里,半路就被夏成陽又送回了夏禾的碗里,他語氣平靜,「你正長身體,多吃點,你姐不用。」

夏禾沒說話,堅定的將雞腿夾給夏綰綰,不忘看了一眼夏成陽。

夏綰綰看着碗中凸凹的雞腿,心裏格外的酸澀。

上一世她太蠢,一直以為夏成陽只是粗心大意,對她不上心而已。

直到她都沒錢吃飯了,他還逼着她準備二十萬給夏禾買車時,她才醒悟過來。

身為父親,他從未愛過他的女兒。

次日一早。

夏綰綰拖着行李箱站在家屬樓門口,她仰着臉,看着五樓的舊窗戶,心裏沒有一點眷戀。

校方這一年給她申請了去沈城讀高中的名額,奶奶和小叔都做好迎接她的準備了,結果她放棄了,這一世,她不會了!

頭可破,血可流,唯有讀書不可辜負!

五樓的某個小窗口,夏禾看着夏綰綰的背影,垂下睫毛,他輕聲呢喃,「早該走了。」

通往沈城的G8001趟高鐵上,人聲鼎沸,空調吹的人發冷。

「沈城一高中籃球隊連續三年與校籃球聯賽總冠軍失之交臂後,隊長江野在鏡頭前宣告:從今日起退隊,以後都不會再打籃球了。」

靠窗位置上,夏綰綰一手撐着臉,一手拿着手機,抖音里正放着一高中江野在總決賽上打球的視頻片段。

少年身着黑色球服在球場肆意奔跑,囂張搶斷對手的球得到球權後,三分線外完美拋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