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這驍騎營統領年過五十得了這唯一的女兒,疼的不得了,可家中主母是個守禮之人,賤籍女子無論如何也入不得她家門,所以這女兒直至長大成人也沒能入族譜,又得知這是他在乞丐口中知道的,這乞丐親眼目睹了有人夜晚殺了那賤籍外室,嚇得不行,生怕被人找上門滅口,整天哆哆嗦嗦,一套話就全吐出來了,順着這查下去,就發現跟這女子有關的一干人等全部被殺,賤籍女生的女兒,沒有父親,上不了戶,自然還是賤籍,所以連她如今的身份也是換過的。
目的只是為了娶她嗎?
當初的我沒有想明白,如今我知道了,這女子如今正位中宮,清平王為了和驍騎營統領達成交易,打開皇宮大門,驍騎營統領掌軍中人數足有十萬,逼宮之時,御林軍區區一萬人根本抵擋不了,可我依然沒想明白,虎符一分為二,另一半在太子手中,怎麼會,怎麼會在驍騎營統領手中呢?
不然清平王根本無法調動整個驍騎營,我想不明白,可我現在知道,皇后與皇上怕不是一條心,以這種方式強娶的,想來,我以後在宮中的日子不會難熬。
宮中日子多寂寥,廣運帝似乎只是想要我入宮獃著,並不宣我侍寢,我倒也落得清閑,在翊坤宮賞賞花,除除草,顯然一副悠閑自得的模樣,我入宮時的陪嫁念兒每天換着花樣給我做點心,入宮不過一月,我都要胖了不少。
這日我躺在貴妃椅上曬太陽,侍女給我搖着團扇,我眼睛一眯一眯的快睡着時,一團黑影突然遮住了我頭頂大好的陽光,我不耐的睜開眼,就看見廣運帝饒有興趣的俯身看着我。
我眼神一滯,起身跪下行禮。」
臣妾不知陛下來此,未能遠迎,望陛下恕罪」廣運帝把玩着手中的佛珠穗子,走到貴妃椅處坐下,語氣玩味。」
噢?
如此說來,是朕的錯,沒能提前告訴愛妃了?」
我看着他故意捉弄的模樣,依然低頭認罪。」
是臣妾的錯。」
廣運帝躺在貴妃椅上搖了搖,曬着午後的太陽,不由得發出了一聲喟嘆。」
愛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