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的。
]我還配合他掙扎了兩下。
[G國沒了他,誰生誰死還不一定呢!
把他也給我鎖了!
][是。
]說完藺正璽假裝給我帶上鎖鏈,卻在接過他鑰匙的一瞬間把他偷襲他的後頸,一招就讓那人昏了過去。
拿到鑰匙的我們去給霍際庭開鎖,霍際庭淡淡的說,[沒想到戰場上殺人狠烈的二虎少校竟然是一個女人。
]我勾唇[女人怎麼了?
你現在不還是得靠女人救!
]無視藺正璽的眼神暗示,我收回東西準備撤,卻發現霍際庭眼中的笑意更深了。
[小丫頭,還真是暴躁呢。
]看着她離去的背影,霍際庭嘴角上揚。
G國軍事基地—男人一臉慵懶的躺在沙發上,看着手中的檔案,好看的眉毛微不可察的皺了一下,他倒是沒想到,原來那個丫頭還挺慘的,實在不能把她和昨天那個英姿颯爽的女人聯想到一起,他看向好友說[我暫時可以留下來。
][際庭,那太好了!
]三另一邊,我做好了任務交接,就接到了徐卿卿的電話—[小芙啊,你去參了三年軍,現在好不容易出來了,你不回來住嗎?
]徐卿卿哽咽道,當初,她的閨蜜死前把季芙掖託付給她,她是把季芙掖當親生女兒那樣照料,可自三年前出了季芙掖給廉嬌妮下藥一事,季芙掖就消失了,她四處打聽她的消息,知道了她去參了軍,今天就是她回來的日子,她怎麼能再忍心讓她在外面受苦。
[小芙啊,當初的事情都過去了,你就回來吧,徐姨想你了。
]季芙掖看着剛剛收到的短訊,是她上司發來的,意思是還要一個星期才能給她辦好房產證,她才能住進去。
左右去酒店開房還要費錢,不如就會藺家住算了,就一個星期,這樣想着,我答應下來。
[好,太好了,我叫你藺伯伯今晚回來慶祝你回家。
]徐卿卿喜極而泣,忙吩咐霍家的管家去準備。
藺家—為了低調點,我沒有開我的悍馬,畢竟剛剛做任務的時候載過藺正璽,他萬一認出我的身份就遭了,所以我徒步過來的。
徐卿卿看到的就是,穿着一條白弔帶,一條寬鬆牛仔褲,扎着頭髮的季芙掖背着個背包站在門外。
不知道季芙掖在外面吃了多少苦,徐卿卿忍不住上前撲過去,把季芙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