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流大太監第6章 兩敗俱傷在線免費閱讀

風流大太監第7章 小皇后在線免費閱讀

定南王世子來得快,走的更快。

而且還是標準意義上的有人站着進來,卻橫着出去。

雖然很想趁着這次來皇都的機會,多和燕青蠻相處一番,培養下感情,但自己的手下如此丟臉,被一個小太監震驚得吐血昏厥,這讓吳青原也根本沒臉待下去,只能選擇灰溜溜的走人。

只是這位定南王世子離開之時那陰森的眼神,讓魏武卒瞬間就有種背後發寒的感覺。

毫無疑問,這位心眼並不大的未來駙馬,已經徹底恨上了他,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讓人弄死他!

不過這也怪不得吳青原,折損了顏面的事情其實還沒有多大關係,可是燕青蠻直勾勾盯着魏武卒一副開始發春的表情,身為未婚夫的定南王世子能受得了才怪。

也就是這位定南王世子還不知道魏武卒胯下有兇器,只將其當成了一個真正的太監,否則的話,恐怕當場便會拔劍殺人!

「以後得控制控制,少給這小娘們抄詩,否則早晚會被害死!」

魏武卒滿嘴苦澀,越發覺得自己的假太監生涯艱難無比。

「狗奴才,本宮想洗澡了,你跟我進去,其他人都留下。」

就在魏武卒開始懺悔之時,燕青蠻嬌滴滴的聲音突然響起,充滿了一種誘惑的味道。

很顯然,已經食髓知味的長公主,被魏武卒兩首詠梅詩再次撩撥起了興緻,想重溫下之前溫泉池的一幕。

「媽的!種一根草也是種,種一片草也是種!」

魏武卒暗罵一聲,卻也乾脆豁出去了。

「狗奴才,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這種舉動,就算將你凌遲一萬遍都是罪有應得……」

被魏武卒解下羅裙,露出那曼妙白皙的胴體,燕青蠻整個嬌軀都瞬間軟了下來,靠在了魏武卒的身上,媚眼如絲,吐氣如蘭,卻偏偏說著最讓人膽戰心驚的言語。

「媽的,成天嚇唬老子,真當我是嚇大的!?信不信我馬上就要你服服帖帖的?」

魏武卒大手向上遊走,最後落在燕青蠻胸前堅挺的高聳上,一邊大手摸上去,一邊惡狠狠的罵道。

這個婊里婊氣的公主明顯有着受虐傾向,特別享受被人蹂躪的快感。

這種情況下,魏武卒自然也沒必要小心翼翼,反而怎麼粗暴怎麼來。

「狗奴才,我不信,你……你怎麼讓我服服帖帖的?」

燕青蠻俏臉潮紅,如玉般的嬌軀再次蒙上了一層粉色,開始嬌喘吁吁,美目迷離,滿是挑逗之色。

「你個小騷貨!老子今天必須弄死你!」

魏武卒沒來由的想起了前世一個很耳熟能詳的表情包,於是咬牙切齒的將燕青蠻抱起,扔到了一旁柔軟的床榻之上。

「狗奴才,有種你就來!」

燕青蠻越發興奮,甚至開始主動的解起魏武卒的衣袍。

而當魏武卒也開始坦誠相見之時,燕國公主整個身體都已經如同八爪魚一般,纏在了他的身上,同時紅潤的櫻唇微微揚起,笨拙的索吻。

「燕國皇室怎麼生出來你這麼一個小**!」

魏武卒一邊親吻上燕青蠻的同時,一邊摟住對方,再次罵罵咧咧。

隨後他也不再控制,將燕青蠻直接撲倒在了軟塌上面……

待得子夜時分,魏武卒才搖搖晃晃的從公主寢殿走出,卻是覺得整個人也開始軟了。

到底有多少次次他早就忘了計數,但可以確定的是,他覺得整個人都有種被掏空的感覺。

這讓魏武卒悲憤的同時,也越發體會到了前世那句著名的真理。

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田!

雖然這場戰鬥他並沒有輸,現在燕青蠻連床都爬不起來,睡得早都如同死豬一般,但他也肯定沒贏就是。

毫無疑問,這是一場標準的兩敗俱傷!

「二弟你是爽了,你腰哥卻快有意見了。」

魏武卒揉了揉腰,發出一聲悲嘆,隨後快步朝着坤寧宮走去。

那裡是皇后的寢宮,也是他真正應該當值的地方。

只是自從被燕青蠻這位長公主盯上之後,魏武卒便成了對方排解寂寞的玩物,時不時就會被叫過來折騰一番。

但是每到晚上子夜之後,他卻還得回坤寧宮值夜。

因為燕國小皇帝還不滿十四歲的緣故,燕太后對其看管極嚴。哪怕早就選定了皇后,卻也沒讓兩人住在一起。

不過現在的魏武卒也沒有探究這些的心情,早已經進入無欲無求賢者時間的他,到了小皇后的寢殿門前後便老老實實的值守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魏武卒幾乎快睡着之時,一聲細微的輕哼突然從皇后寢殿中傳出。

也許是因為修鍊了老太監那獨門秘法的緣故,魏武卒現在不管是聽力還是目力都遠超常人,所以這動靜雖然不大,卻依舊被他聽得清清楚楚。

不過魏武卒倒也沒有多想,畢竟皇后也是有可能起夜的,弄出點聲響也很正常。

只是很快魏武卒就察覺到不對勁了。

那聲音開始接連不斷的響起,而且聽起來竟像是男女 歡好之時,女人刻意壓制卻又很難壓製得住的**聲!

確認自己沒有聽錯之後,魏武卒瞬間就清醒了過來,開始湧起了抑制不住的好奇。

小皇帝和小皇后並未住在一起,那麼這聲音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這皇宮裏面竟然還有一個和他一樣的假太監,在和小皇后偷情?

湧起這個念頭之後,魏武卒越發覺得心裏痒痒得難受,於是開始不由自主的朝着窗戶那裡靠了過去。

這裡聽得更加清楚,的確是女人歡愉的低喘**無疑,並非是魏武卒的幻聽。

「不行!身為一個有鳥……呸,是有節操的假太監,哥絕對不能允許其他人也擁有把小皇帝綠了的能力!」

魏武卒胡亂給自己找了個理由,隨後手指沾了沾口水,小心翼翼的在窗紙上戳了一個小洞。

隨後,魏武卒將眼睛湊了上去。

可只看了一眼,他就身體猛然一僵,難以置信的愣在了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