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風流大太監 風流大太監第4章 駙馬在線免費閱讀_恩思小說
◈ 風流大太監第3章 太后在線免費閱讀

風流大太監第4章 駙馬在線免費閱讀

「小蠻,哀家和你說過多少次了,就算是閹人奴才,也畢竟男女有別!你來溫泉這裡沐浴,讓宮女伺候才符合規矩!別忘了,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而且和定南王世子早有婚約,今年就要嫁過去。萬一傳出什麼風言風語,影響燕國皇室的顏面……」

溫泉池邊,燕國太后臉色有些發冷,不停的訓斥着燕青蠻。

而這位一貫刁蠻成性的長公主,此時竟然像轉了性一般,老老實實的站在一旁一言不發,俏臉潮紅,雙腿還時不時的輕輕摩擦一下,似乎有些不太舒服。

一旁魏武卒垂首而立,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多喘一口,只能用餘光偷偷注意着燕青蠻的動靜。

他毫不懷疑,只要燕青蠻將剛才溫泉裏面的激情一幕說出來,他就會瞬間被燕太后身後的那幾個女侍衛出手斬殺。

能保護在太后公主身邊的侍衛,每一個武道修為都堪稱深不可測,是燕國最強高手的行列。

「母后恕罪,女兒知道了……」

聽着燕太后數落了一大頓,燕青蠻也沒有出言反駁,反而乖巧無比的選擇了認錯。

而且也並未將剛才魏武卒膽大包天的行為說出來,就彷彿已經忘了一般。

這讓魏武卒微微鬆了口氣,他雖然不太相信向來小心眼的公主殿下會這麼便宜了自己,白白被奪走了清白的身子,但這種事情只要當場不發飆,總歸也是算是好事。

至於以後對方怎麼報復自己,魏武卒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從他不知道幸運還是不幸的長出雞雞的那一刻起,他在燕國皇宮裏面每多活過一秒,都已經算是賺的。

只是,魏武卒這顆心還沒等徹底放下去,就被燕太后接下來的一句話弄得再次猛的提到了嗓子眼處。

「小蠻,你是不是身體不太舒服?今天怎麼看起來不太對勁?而且,溫泉這裡的味道也有點奇怪……」

燕太后秀眉微蹙,仔細的打量了燕青蠻一番,又朝着溫泉池那裡看了看,鳳目中閃過一抹狐疑之色。

她是個有經歷的成**人,雖然因為老皇帝駕崩之前這幾年,身體就已經不行的緣故,並未再有過親密接觸,但是男女之間歡好的味道還是有一些敏感的。

「讓母后擔心了,女兒只是泡溫泉的時間久了點,有點乏力……」

燕青蠻不敢抬頭,只是小聲的說道。

「那你就早點回去歇着吧,哀家這兩日也有些疲累,今天也泡上一會兒好了。」

燕太后輕笑着點了點頭,最後倒也並未多想。

這裡只有一個公主和一個太監,當然不可能發生什麼。

而且她對男女之事現在多少也有些陌生,自然覺得自己想多了。

「太后也要泡溫泉……會懷孕么?」

一旁的魏武卒聞言徹底鬆了口氣,可隨後卻又湧起了這個古怪的念頭來。

隨後,魏武卒也忍不住悄悄用餘光打量了那位燕太后一眼。

雖然已經生了一個孩子,而且小皇帝今年也已經十三四歲,但燕太后卻也不過才剛剛三十齣頭,正是處於一個女人最有味道的年紀。

皮膚依舊白嫩緊緻,沒有半點的皺紋,而且能夠被選中為皇后的,哪一個不是萬中無一的絕世美人,燕太后也同樣不例外。

論起五官精緻美麗的程度,甚至比燕青蠻還要明顯勝出一籌。

更別提因為常年位居高位的緣故,燕太后身上更是有一種雍容華貴的氣息,在這方面將長公主秒殺得十萬八千里。

而身段方面雖然不如少女那般纖細,但卻也並不臃腫,反而豐腴得恰到好處。

尤其那胸那屁股,都超出燕青蠻不止一個型號,但凡對男女之事有些經驗的男人,都更加喜歡這種類型的。

不過魏武卒卻也沒有其他的心思,一來是不敢,二來是現在他的小命還捏在燕青蠻的手中,哪裡還敢打其他女人 的主意。

就算這位燕太后並非是長公主的生母,也同樣如此。

「魏武卒,你個天殺的奴才,你知道你即將面臨著什麼樣命運嗎!?」

離開溫泉池之後,燕青蠻讓其他侍衛宮女都離得遠一些後,看向魏武卒咬牙切齒的低聲說道。

「呵呵,英雄難過美人關!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魏武卒淡淡一笑,既然之前已經豁出去了,現在害怕也是無用。

而且他有種感覺,這位燕國長公主明顯和正常的女孩不太一樣,似乎還有種受虐的傾向。

你越是順着她怕她,她反倒會更加變本加厲。

「你……你個閹人奴才還會寫詩?」

燕青蠻睜大美目,難以置信的掩嘴發出一聲低呼。

「算不上會,略懂吧。」

魏武卒輕輕搖了搖頭,隨後低聲吟道:「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穿越過來之後,他就一直在惡補着這個世界的知識,免得被人識破,被人當成怪物來研究。

而後魏武卒驚訝的發現,這個世界上雖然也有詩詞歌賦,但是和華夏古代卻完全不同。

前世那些耳熟能詳的佳作,在這個世界上一首都沒有。

這就意味着,只要他願意,馬上就可以將那些璀璨的文化瑰寶拿夏暖心陸胤承來使用,完全不用擔心被別人識破。

「這首詩的意境好美,比之前那幾句要好得多……」

燕青蠻美目中滿是迷離之色,這一次已經不僅僅是震驚,反而是震撼絕倫!

能隨口吟詩的才子,燕國並不少見。

但是能如此輕鬆就吟出這種境界詩作的人,不說絕無僅有,至少燕青蠻從未聽過!

而且更重要的是,在她眼中的魏武卒只是個膽大包天的閹人奴才而已,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才華!?

「長公主若是想聽,以後我多給你作幾首便是。」

魏武卒笑容越發燦爛,心道你這小娘皮既然喜歡詩詞,那就好對付多了。

「這是你說的,如果你做不到,本宮保證會把今天的事情告訴給母后,屆時你知道後果有多嚴重!」

燕青蠻再次恢復了之前那副傲嬌的模樣,揚起白皙的下巴,習慣性的發出威脅。

隨後,燕青蠻又小聲說道:「今天的事情你敢告訴任何人,本宮絕對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而就在魏武卒陪着燕青蠻回到她所住的宮殿之時,一個宮女匆匆忙忙的跑了出來,行禮過後說道:「長公主殿下,定南王世子已經等候您多時了……」

「他來幹什麼!?」燕青蠻俏臉頓時狂變,隨後俏臉微微一紅,轉頭再次狠狠的瞪了魏武卒一眼。

而魏武卒現在也沒心情計較這些,同樣覺得頭皮開始發麻。

自己剛給那位定南王世子戴了一頂顏色鮮艷的綠帽子,現在正主就上門了,這是要捉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