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坡道開始第5章 落花在線免費閱讀

從坡道開始第6章 最初的一步在線免費閱讀

學生們戰戰兢兢的僵坐到下課,門外卻傳來了一陣喧鬧的聲音。

「是這個班,那個胖子我見過,快點摁死他吧,我早都煩死他了。」

伴隨着這句話,教室門被殘暴的踢開,教室里的學生本能的看向講台,想看看老師的反應,卻發現那裡早已空無一物。

「好久不見的人好久不見,初次見面的人初次見面。」一句讓韓羽極其想吐槽的話從教室外響起。

「初次見面的人可能不知道我的名字,但相信知道後一定不會忘記,老子是——方勝。」一個造型誇張、長相小帥的男子囂張地走進了教室,他的身後還跟着一眾跟班,其中就有昨日被胖子勉為騎男的那人。

「我的小弟昨天被人欺負了,是誰識相點自己站出來。」方勝目空一切的說,但他的目光已經開始掃射教室,並停留在胖子身上。

「這是個啥玩意啊,我們學校還有這種東西?」胖子毫不自知,朝着韓羽問道。

方勝聽到了他的話,走到了胖子的身後,雙手拍在他的肩膀上:「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情?」

胖子並不慌張,還在悠哉悠哉的摳鼻屎。

「看來需要讓我的鐵拳來撬開你的記憶之門了。」方勝發出了冷笑。

韓羽心中也是噗的笑了,又是一個中二病,還什麼記憶之門,少年啊,為了滿足腦中幻想世界的慾望而收小弟當大哥……大哥可不是這麼好當的。

胖子想站起來,被人按着肩膀真是不爽,但方勝卻開始加大雙手的力量。

「比胖子弱,但不會弱太多。」韓羽瞬間判斷出了方勝的實力,年級大概一百多名,不算強,卻也不是弱者,也難怪能當大哥,不過這種人也頂多這種實力了。

「胖子別翻車啊。」

「怎麼會,就這細狗,我隔壁家的雞都能暴打他。」胖子全身發力,將方勝的雙手排開。

此時,一個空靈的聲音在兩人腦海響起:「若是破壞公物,每人按破壞物品百倍罰款,想打去演武場打。」

「切,百倍又如何。」胖子毫不在意。

「走,去屬於我們的戰場。」方勝這樣說,他的情況和胖子不同。

兩個人跑在前,後面跟着一群看熱鬧的人。

「他們那麼多人去演武場幹嘛?」

「有人決鬥?走,看熱鬧去。」

少有的熱鬧如一枚炸彈丟入平靜的校園,很多人都來了興緻,跟着這群人走向演武場。

演武場位於操場的東北角,除了特殊時期,這裡很少有人來。

演武台是個圓台,直徑五十米,似乎並不是為一對一單挑準備的,兩人站在上面都感覺有些空曠。

「開始吧!男人的戰鬥就要充滿熱血!」方勝仰天大吼。

「快來吧,我先讓你一招,螻蟻。」方勝出生嘲諷。

「哈哈,這胖子能忍嗎?要是我我可不忍。」演武台下出現了這樣的聲音,韓羽看到那是方勝的小弟在起鬨。

胖子果然已經氣的摩拳擦掌,咬牙切齒。

「只是決鬥沒意思,要不我們玩點大的,用一萬塊錢,賭我贏還是你贏怎麼樣?」方勝看時機已到,便將陷阱拋了出來。

「完了,就胖子的性格……」韓羽知道胖子怕是不會猶豫的答應。

「在剛剛看到胖子的行為後就意識到有錢坑嗎?不過他的實力不會有胖子強,他是怎麼確信能贏胖子那一萬塊錢?」韓羽看了看方勝。

「行,一萬塊錢算些什麼!老子答應了。」方勝滿不在乎。

「一萬塊錢夠我用半年了,我倆星期才五百塊錢。」

「方勝有這個實力嗎?」

下面的學生們開始議論。

方勝看胖子上套了,臉上笑容漸漸消失,面色變得狠厲。

胖子一個衝鋒到了方勝面前,方勝再次嘴角露出邪笑,隨即便是一個黑虎掏心。

「不是讓我一招嗎?」胖子擋住,確是有些慌忙。

「我剛剛說的讓你先出招,你可沒答應啊,哈哈,我這麼說是不是很像反派?」方勝有些自戀。

「你倒像是個反派龍套。」胖子嘴上也是絲毫不讓。

「天沖!」胖子開出了大招,他想速戰速決,他的全身附上了一層黃光,如同穿上一件岩石鎧甲,只是看起來就有一種壓迫感。

方勝好像早就在等着他的大招,沒有一絲慌張。

「給老子接住!」方勝並沒有躲閃,而是正面硬扛。

「你能扛得住嗎?」胖子昨日就這一招被羅老師嘲諷,現在就把這氣撒在方勝身上。

「呃。」方勝將靈力覆蓋雙手,卻完全頂不住胖子的天沖。

胖子又是一個偷襲,腳向方勝的脖子鉤去。

方勝察覺到了胖子的動作,卻是狠心下來,一咬牙,還是不閃躲,閃手向胖子的下三路抓去。

「我艹!你不要命!你是個狼人!」胖子可不敢拚命,放棄了進攻向後退去。

「嘿嘿!」方勝拍了拍手,似乎剛剛的拚命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拚命的打法,他又不比胖子弱多少,怪不得敢賭,胖子確實危險了。」韓羽彷彿已經看到了結果。

「繼續。」方勝低喝一聲,跳到了空中。

「跳到空中對於弱者來說是大忌,無法閃躲,明顯是活靶子。」韓羽分析:「他是想以傷換傷,引誘胖子攻擊他。」

「哈哈,給老子當靶子吧!」胖子朝着天空再次使出大招:「天沖!老子的天沖就是在對付空中目標時才最強!」

「落花!如同晚春的花瓣,凋零吧!」方勝中二的吼出了武技。

兩人中一人在地,一人飛天,就如同天鷹擊地虎,地虎戰天鷹。

地虎擊向天鷹的身體,而天鷹卻啄向地虎的手臂。

「啊!」兩聲慘叫響起。

胖子的手臂似乎斷了,而方勝更慘,他的肚子一片血肉模糊。

台下一些膽小的人甚至捂住了眼睛。

「哈哈哈!」方勝發出了大笑,一邊笑還一邊咳嗽着。

「沒手臂,你使不出來天沖!沒肚子,我還能使出落花!」他的話聽起來異常殘忍。

「看你能撐住幾次,咳咳……落花!」

胖子無法攻擊,陷入了自衛的境地,卻漸漸支撐不住。

「倒下吧!花就是要落回泥土中化為塵埃!」方勝越打越起勁。

韓羽起身上台,抓住了他的手:「停吧,我替他認輸。」

「哦?認輸?那就是說一萬塊錢……」

「一會兒他會給你。」韓羽背上了胖子,跳下台。

「走吧走吧,那是韓羽,名聲還不錯。」

看熱鬧的人群,就這樣一鬨而散。

「我輸了,老子輸了。」胖子閉着眼生無可戀。

「每個打不過他的人,都會是他的墊腳石,讓他更強。」韓羽感慨。

「以後別偷懶了,好好修鍊。」韓羽教育道。

「不過,這個方勝還真有些不對勁……」韓羽有這樣的感覺。

PS:標題出自n-buna(夜鹿)調初音ミク唱的《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