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江洲將鍋清洗乾淨,將水煮上,又將自己買來的米給清洗乾淨,放進鍋里。

雖然只有兩斤米,但是應該夠今天吃的了。

明天還要去縣城一趟,到時候再多買一點回來。

原本一直站在院子里看着江洲和兩個孩子的柳夢璃一愣。

她當下三步並作兩步走過來,微微瞪大眼,看着江洲,不敢置信開口道:「這是……米?」

江洲點頭:「嗯,今天在供銷社買的。」

柳夢璃看着水面冒着熱氣兒。

看着白花花的大米下入鍋里。

心尖上,忽然就像是被什麼東西輕輕捏了一把。

又酸又疼。

自從下鄉當知青以來,柳夢璃已經記不清多少年沒有吃過精細糧了。

在里七村當知青,苦活累活都沒有磨滅自己要返城的決心。

然而。

當接到消息說可以返城的那天晚上,她一時高興,在村支書舉辦的歡送會上喝了酒。

之後就和江洲稀里糊塗的過了一晚。

一個月後。

她懷孕了。

肚子里的小寶貝,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她要當媽媽了。

於是,柳夢璃留下了。

她想,跟着江洲,勤奮一點,努力一點,總能將日子過好。

然而,事與願違。

江洲好吃懶做的劣根始終改不掉。

日常的吃食,別說是精細糧,就算是馬鈴薯紅薯,還有地里的菜,都很難吃上。

兩個孩子先天不足。

和村子裏的同齡人比起來,又瘦又小。

這一直是柳夢璃的心病。

如今。

江洲忽然告訴自己,他掙錢了。

給孩子買了燒餅,給家裡買了精細糧,甚至還買了肉。

柳夢璃看着江洲,看着他被汗**一大塊的衣服,還有那認真生火的模樣。

她忽然鼻尖發酸。

「放點紅薯進去吧。」

柳夢璃深吸一口氣,走了過去。

看着鍋里的白米飯,她有些心疼的對着江洲道:「太浪費了,摻着吃,能吃的更久一點。」

江洲頓時就笑了。

「進肚子的東西,怎麼能叫浪費?」

江洲支起身子,認真的看着她:「你放心,從今天開始,咱們家以後頓頓都是精細糧!我不會餓着你們母女的!」

柳夢璃一頓。

江洲的眼神太過於直白。

她下意識的微微斂眸,避開了他的視線。

「你先做到再說吧。」

柳夢璃胡亂應了一聲,坐下來,幫着江洲燒火。

她的手裡,一直攥緊着那個燒餅。

隔着一層油皮紙,用力得發燙。

從里七村,到慶安縣城,那可是足足二十里地。

要是走路去的話,起碼一個小時才能走到。

江洲……

是走路去的嗎?

應該是吧。

回來的時候,他的身上都是汗,累得臉色發白。

早上起來的時候,他將昨天剩下的小雜魚都熱了留給自己和孩子了。

他肯定什麼也沒吃。

煎餅也是。

只買了三個。

念頭想到這裡,柳夢璃又搖了搖頭。

不,不對。

按照江洲的性子,肯定自己早早吃了飽飯再回來的,怎麼可能捨得苛待自己?

可是,他要是吃飽了的話,怎麼會累成這個樣子?

亂七八糟的念頭在腦海里翻湧着。

柳夢璃將一根柴送進灶膛里,忍不住抬頭,看着江洲,開口道:「你吃飯了嗎?」

江洲正在切菜。

是新鮮的辣椒。

這是自己順手從門口的地里摘回來的。

這年頭,家家戶戶都喜歡種點辣椒。

辣椒在八十年代的農村,可是好東西。

刺激食慾,祛除濕氣,連乾巴巴的紅薯都能多吃一個。

因此柳夢璃也種了一點。

兩個小傢伙從小也能吃點辣。

聽見柳夢璃的話,江洲正將辣椒放進鍋里,一瞬間湧上來的辣氣熏得他滿眼都是眼淚。

「咳咳,沒呢!」

他答道:「回來和你還有孩子一起吃就行了,我不餓。」

說不餓當然是假話。

實際上。

重生到這個年代,江洲才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肚子里沒有三兩油。

後世一路走到巔峰的他,連食慾都是一件奢求的事兒。

如今重生回來,換了當初年輕的身體。

身體機能蓬勃旺盛。

能做也能吃。

天知道他買煎餅的時候餓得前胸貼後背,感覺自己一個人能吃七八個!

但是。

想了又想。

馬上就要回家做飯了。

能省三毛是三毛。

這會兒拿着鍋鏟的手都有些發軟。

柳夢璃不笨。

不餓?

她怎麼可能瞧不出來江洲是在逞強?

手裡攥着的煎餅有些燙手。

…………………………

江洲做的第一道菜,就是辣椒炒肉。

上輩子,柳夢璃用最殘酷的方式教會了江洲成長。

妻子孩子死亡後,他學會做菜,洗衣,各種生活技能全都拉滿。

辣椒炒肉,也是他的拿手菜。

蒜爆香,加入切好的瘦肉,快速翻滾。

加了調料,等到瘦肉差不多的時候,加入辣椒,迅速爆炒。

柴鍋炒菜就是很香。

尤其是加了葷油。

一剎那,濃濃的香味瀰漫在院子里。

家裡連個像樣的盤子都沒有。

李修只能拿了缺了口的碗,將辣椒炒肉裝好。

家裡院子的菜籃子里,還放着今天清早江洲特意留下來的馬蘭頭。

那是專門給兩個奶糰子和媳婦兒留的。

最嫩最新鮮的一茬。

江洲正準備將清洗乾淨的馬蘭頭下鍋爆炒。

忽然眼前一道陰影迅速移了過來。

他一愣。

這才看清楚了,眼前的陰影是什麼。

半個煎餅。

而抓着煎餅的,是柳夢璃長了老繭的手。

她的手很修長。

本該是拿着筆杆子的。

然而,常年干農活,讓她的手上起了一層老繭。

厚厚的一層,歲月的繭。

讓江洲的心忽然一刺。

「我吃不下一個。」

柳夢璃臉色微微有些漲紅。

她覺得自己真的是瘋了。

明明江洲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混子。

明明他才不過有模有樣的當了一天的父親。

可是她看見江洲累得抓着鍋鏟的手都在顫抖時,她又該死的心軟了。

就這一次。

煎餅是江洲買的,她不能吃獨食,不然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柳夢璃告誡自己。

江洲笑了笑。

他隨手在身上擦了擦,倒也沒矯情,接了過來,塞進嘴裏。

唔。

蘿蔔絲辣椒餡兒的。

開胃又好吃。

最關鍵的是,柳夢璃一直攥着這煎餅,吃到嘴裏,還熱乎的。

「謝謝。」

江洲笑着道。

柳夢璃慌亂低下頭,往灶膛里添了一把柴,小聲嘀咕:「……什麼時候這麼講禮貌了?」

她是真的不習慣。

以往醬油瓶子倒了都不會扶的江洲。

現在居然不僅去縣城做生意補貼家用,更是掙了不少錢。

最關鍵的是,以前一口一個髒話的他,居然還和自己說謝謝?

柳夢璃只覺得,有種不真實的感覺籠罩着自己。

………………………………

此刻。

隔壁院子。

堂嬸陳紅梅正坐在自家院子里剁豬草。

年頭開春的時候,也就是一個月前,家裡抓了一頭小豬仔。

這可是家裡的祖宗,一年到頭的活計,基本上全靠這小豬仔了。

陳紅梅是江洲的堂嬸。

江洲的爺爺江大貴,生了三個兒子一個女兒。

女兒最大,嫁到了隔壁村子,很少回來。

剩下三個兒子。

大兒子,江福全,也就是陳紅梅的老公,在村子裏是生產隊隊長,手裡有點權力,家裡條件比其他兄弟高出一大截。

而最讓兩人挺直了腰桿的是,兩人的兒子,江明帆,也就是江洲的堂哥,今年二十四歲了,比江洲大三歲。

至今沒結婚。

按照常理來說,二十四歲,在農村,沒結婚,那肯定是要被家裡長輩罵的。

但是江明帆不同。

在77年恢復了高考後,江明帆拼了命的念書。

終於在去年,二十三歲的時候,考到了大專。

81年的里七村,他是唯一一個考上大學的大學生。

這事兒轟動了十里八鄉,江福全愣是借了五十斤糧票,張羅着擺了一次酒席,殺了家裡唯一一頭豬。

而江洲的爺爺江大貴,看着自家眾多孫子里,終於出了個人中龍鳳,當即下了命令。

江明帆的學費,得三個兒子均攤。

就連遠嫁的女兒,也摸黑送了二十元錢過來。

江大貴按道理來說,應該和最小的兒子,也就是江洲他爸住在一起。

然而,因着這個原因,他愣是和老伴兒住在老大江福全家。

江福全雖說不太樂意。

但是,陳紅梅點醒了他。

如今家裡小輩們,就自己兒子江明帆一個人出人頭地的。

那上大學,可不得費錢么?

只要江大貴在這裡一天,那三個兒子,外帶遠嫁的大姑子,誰不得送錢過來?

兩個老人家能吃多少東西?

合著餓不死就行。

再說了,這一把身子骨,不說下地幹活,那洗衣做飯種種菜,總歸是不成問題的。

怎麼算都是賺了。

江大貴因為有了江明帆這個金孫子。

那是擺了明的偏心。

其餘兩個兄弟都不敢說,更別說遠嫁的大姑子了。

陳紅梅小日子過得滋潤着呢。

院子里的房子,是江大貴讓三個兄弟一起建的。

是最大的房。

就連存紅薯馬鈴薯的地窖都是最大的。

她雖說和江洲住在隔壁院子,也算是個長輩。

但是。

這麼些年,她愣是沒幫過一分一毫!

甚至還喜歡在江大貴面前學嘴。

添油加醋,將江洲說的一文不值。

這樣一來,江大貴可不就更喜歡自己的兒子么!

陳紅梅的小日子,不可謂不滋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