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江洲說著,趕緊指了指地上鼓鼓囊囊的尼龍袋。

團團圓圓好奇的眨了眨眼。

下一刻,團團忽然轉身,邁着小短腿,蹬蹬噔的朝着身後跑去。

奶聲奶氣喊道:「麻麻!快來呀!粑粑買好吃的啦!」

江洲一愣,旋即笑着揉了揉圓圓的腦袋。

輕聲問道:「媽媽呢?」

他這才想起來,進來只看見兩個奶糰子,沒看見柳夢璃。

「麻麻,幹活~」

江洲聞言,站起身,先是安撫了圓圓,而後拎着尼龍袋和籃子,快步朝着院子里走去。

幹活?

她在幹什麼活?

令江洲沒想到的是,他往裏面走,柳夢璃被團團拉着往外走,兩人直接撞了個正着。

「你在干……」

「你買東西……」

兩人幾乎是同時開口。

話沒說完卻又愣住了。

江洲抿唇一笑,道:「你先說。」

柳夢璃輕輕咬了咬嘴唇,看了一眼渾身汗濕的江洲,又看了一眼他拎着的大尼龍袋。

心臟像是被什麼東西輕輕觸了觸。

「你買東西了?」

「嗯。」

「哪裡來的錢?」

柳夢璃眉頭微蹙,看着他。

說實話。

團團告訴自己,江洲買東西回來的時候,她第一反應就是,江洲從哪裡哪裡的錢?

偷的?

搶的?

還是騙來的?

更讓柳夢璃覺得懊惱的是,她腦海里第一個念頭,居然是等會兒要如何去和別人道歉!

為了江洲道歉!

江洲似乎是瞧出了她的心思。

他彎下身子,將尼龍袋口打開,一一將裏面東西給拿了出來。

「我一沒偷二沒搶,這些都是我自己掙來的錢買的。」

江洲拿出來的東西很多。

有肉,煤油,燈泡,油,鹽,等等。

全都是家裡現在緊缺的。

柳夢璃的眼睛瞪得越來越大。

她張了張嘴,半晌才聽見自己的聲音響起:「掙錢?你從哪兒掙的錢?」

是不是,偷了別人的東西去賣了?!

柳夢璃的掌心一瞬間就冒了一層汗。

這事兒,江洲不是沒幹過。

江洲上面還有一個大哥。

叫做江明。

自從兩個小姑子嫁到了隔壁村後,江明江洲兩兄弟原本一直住在一起的。

這院子里有兩間屋子,還是江洲他爸早早建好,一家兄弟一間屋。

江明和江洲不同。

江洲從小好吃懶做,變着法兒的走歪門邪道。

他哥江明則是勤勤懇懇,相信勤勞致富。

養牛,養雞鴨鵝。

甚至自己還上山開墾了一塊荒地,能種的地全都種上了。

沒想到的是。

兩年前江洲為了買雙牛皮鞋,直接偷了江明耕田的牛去賣。

那可是家裡唯一耕種的牲畜!

結果後來被發現,江洲他爸直接氣得暈了過去。

江明也一氣之下,和這個弟弟斷絕關係,拖家帶口,帶着爹媽一起去了村尾。

耗盡家底,自建了一間土房。

從那之後,就和江洲斷絕了關係。

柳夢璃掌心出汗。

她滿腦子都是接下來要怎麼辦。

然而,江洲這會兒卻已經將所有的東西都整整齊齊的拿了出來。

一個個油皮紙包着。

最下面的油皮紙,包着三個煎餅。

油滋滋的,蘿蔔絲餡兒,一毛錢一個。

江洲邊拿邊道:「我今天早上起早去摘了一尼龍袋的艾草,還有一些野菜,去慶安縣城賣了。」

「明天就是清明節,艾草很好賣,我賣的六毛錢一斤,還有別的野菜,一共賣了二十三塊四。」

「買了這些東西,包括豬肉一起,一共花了十二塊七,還剩十塊七毛錢。」

江洲道:「都在這裡了。」

他說著,將一個小手帕給拿了出來。

裏面鼓鼓囊囊的,都是一些零碎的小毛票。

柳夢璃愣住了。

她知道江洲今天一大早就出去了。

但是,她還以為他是出去鬼混了。

萬萬沒想到,他是出去掙錢了?

柳夢璃心裏複雜極了。

卻下意識的不敢相信。

一個人,渣了二十年,真的能夠一夜之間浪子回頭嗎?

江洲抿唇,看了她一眼,露出一個笑容來。

「你和團團圓圓先吃個煎餅墊墊肚子,我去做飯。」

江洲說著,將兩個蘿蔔絲煎餅分別遞給了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團團圓圓。

兩個小傢伙開心極了。

撒着嬌,歡快的接了過去,奶聲奶氣開了口。

「謝謝粑粑~」

「圓圓,喜歡吃煎餅餅~」

江洲愛憐的在兩個小傢伙的腦袋上揉了揉。

而後,伸出手,拿起最後一個煎餅遞給了柳夢璃。

後者這會兒有些恍惚。

下意識的接了過去。

江洲拎起那些用麻繩串起來瘦肉和肥肉,朝着廚房走去。

…………………………

實際上,這年頭,家家戶戶基本上就吃兩頓飯。

早上幹完農活回來,九十點吃一頓。

然後就是下午三四點吃一頓。

這樣的話,能節省一頓,省下不少糧食。

但是,重生之後的江洲,決定要改成後世的一天三頓。

倒不是這個習慣有多好。

而是,江州單純的想要給母女三人補充營養,好好養一養這麼多年虧損的身子罷了。

兩個小傢伙,豆芽菜似的。

三歲的年紀,本該是肉乎乎圓滾滾的才是。

可是身上一抓,沒有半兩肉,這麼小的臉蛋,居然都成了瓜子臉。

兩個黑漆漆的大眼睛,頂着一頭枯黃的草。

江洲越看越覺得自己是個畜生。

一天三頓飯。

說什麼都不能少。

過段時間,自己口袋裡真的富足起來,一天四頓飯,少食多餐,那就更好不過。

江洲心裏盤算着,手下也不閑着。

他將鍋燒熱,煮上一鍋清水,開始給肥肉過水。

將洗乾淨的肥肉,切塊,迅速倒入冷水裡。

咕嘟嘟沸騰後,撇去浮沫,將豬肉撈出來,洗乾淨,之後開始熬豬油。

這年頭都缺葷油。

肚子空空。

嗅着葷油味兒,兩個啃着煎餅的小傢伙,邁着小短腿,扒拉在灶台上,好奇的看着。

團團啃了一口煎餅,砸了咂嘴,指了指鍋里正在析出的葷油,奶聲奶氣道:「粑粑,這是什麼?好香呀~」

圓圓吸溜了一下口水。

咕嘟咽了下去。

她饞的不行,伸出手,抓了抓江洲的衣擺,聲音軟糯撒着嬌:「圓圓,想吃,想吃~」

江洲被逗樂了。

「很燙,團團圓圓乖,再等一下,等一下,爸爸給你們拿好吃的!」

兩隻小傢伙雖然饞,但是這會兒聽見江洲這麼說,當下也就乖乖的蹲在了一邊,啃着煎餅,巴巴的看着鍋里。

乖巧又可愛。

豬油快熬好了。

能夠聽見豬油渣冒出滋滋的聲音。

江洲找來破了口的瓦罐,清洗乾淨,又用抹布擦乾。

原本來說,能夠在這瓦罐裏面撒上一把炒熟的黃豆,那是最好的。

但是。

如今家裡窮。

別說黃豆了。

連糊口的紅薯都沒有。

江洲將豬油盛起,剩下的豬油渣,裝進了自己剛剛買來的搪瓷罐里。

「這叫豬油渣,撒上一層白糖,很好吃。」

江洲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笑着道。

他買了一斤白糖。

這年頭。

白糖這種東西,在家家戶戶來說,都是奢侈品。

團團圓圓兩個小傢伙生下來,還從來沒吃過糖,更別說白糖了。

當下,看見江洲從塑膠封口袋裡,用勺子勺出一勺綿密雪白的白糖,灑在了豬油渣上後,兩個小奶糰子,饞得口水直冒!

「想吃!團團想吃!看起來好香呀!」

「圓圓,喜歡,甜甜~」

兩個小傢伙迫不及待。

這會兒啃完了煎餅,又巴巴着想要吃豬油渣。

江洲趕緊用大拇指和食指,捏起了兩個粘了白糖的豬油渣,放在嘴邊,吹涼,送進了團團圓圓嘴裏。

「啊嗚!」

「香香~」

兩個小奶糰子,嘎吱嘎吱的吃着沾了糖的豬油渣。

一瞬間,油花的香味伴隨着甜蜜的味道,在兩個小奶糰子的口腔里瀰漫開。

兩個小傢伙戀戀不捨的吃完,甚至將粘在嘴唇上的油渣舔了又舔。

「粑粑,好香,好甜!團團喜歡!」

「啊嗚!啊嗚!」

圓圓伸出手,指了指自己張開的小嘴巴,拉着江洲的衣擺軟軟糯糯撒嬌。

「圓圓還想要~」

油和糖,這兩個在後世被號稱是健康殺手的大忌,然而在這個貧困的八十年代,卻是最難能可貴的美味。

江洲又心疼又欣慰。

他趕緊拉着姐妹兩,走到了院子里,另一隻手拿着裝着豬油渣的搪瓷碗。

江洲將搪瓷碗放在小板凳上,道:「團團和圓圓在這裡吃豬油渣,但是不能吃多,等會兒要吃飯,好不好?」

兩個小傢伙饞的不行。

當即點頭答應了下來。

江洲這才起身,去做飯了。

家裡一共有兩個柴鍋。

這年頭的村莊里,家家戶戶都會養一點兒家畜。

條件稍微好一點的,在年頭會抓個豬仔。

年尾賣掉。

這一頭豬的經濟來源,那就是整個農村家庭全年的收入。

孩子上學,買生活日用品,還有看病等等。

全都指望這頭豬了。

因此,家裡基本上都會額外起灶台,專門給豬煮食物。

江洲家裡也有兩口灶台。

不過那都是之前哥哥和爹娘都在的時候起的。

那時候家裡也養豬。

一年到頭豬吃的比人吃的都好。

而自從分家之後,江洲連抓豬仔的錢都拿不出來,更別說養豬了。

於是這口鍋就被洗乾淨,用來燒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