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江洲知道對方這是心動了,當下笑着道:「大姐,這可是我今天一大早摘來的!你看看這露珠,新鮮着呢!做清明果絕對好吃!」

中年女人點點頭,問道:「你這多少錢一斤啊?」

江洲道:「六毛錢一斤,我也不虧您,我沒帶秤,一手抓,您回去秤一秤,多了算我送您的,少了您就來找我!我給您補上!」

六毛錢一斤。

中年女人頓時皺起眉頭,有些肉疼:「普通青菜也就是三毛錢一斤,你這貴了整整一倍呢!」

「可別的菜那都是人家種出來的,哪兒像我呀!一大早去摘的,大姐,我早飯都沒吃,就掙個辛苦錢,這艾草一年也就買一回,多了還能煮雞蛋,對女人身體好着呢!」

江洲上輩子就是靠着做街頭小生意起家。

一張嘴,巧舌如簧。

最關鍵的是,他長得不賴,一口一個大姐喊着,頓時把人喊得心花怒放。

「好好好!看你做生意爽快!就在你這裡買了!」

當下,中年女人就將自己的菜籃子遞了過來。

江洲也不含糊,從自己的尼龍袋裡就抓了一把。

他做生意很多年。

手有時候比秤還准。

一把滿滿當當放進籃子里,中年女人頓時心花怒放。

「大姐,我這多給您起碼一兩了,您幫着我介紹下生意,下次我再來賣別的,給您優惠!」

做人都愛小便宜。

中年女人當下爽快付了錢,點頭直誇江洲,而後這才拎着菜籃子走了。

第一樁生意做完了,接下來的生意就順了許多。

畢竟綠油油帶着露珠的艾草實在是太吸引人了。

明天又是清明節,這可真是緊缺品。

一個多小時過去,那之前走了的大姐帶着幾個姐妹過來,老遠就指着江洲道:「就是他!我這艾草就在那裡買的!可新鮮了!」

大姐朗聲道。

一群中年女人頓時蜂擁過來,將江洲給圍在了裏面。

「我來一斤!小夥子!多給點!下次我還來!」

「給我來兩斤!足秤啊!」

「給我來個一斤啊!」

……

一群人唧唧喳喳的,簡直就是在搶。

等到人群散去後,江洲的籃子里和尼龍袋裡,全部的艾草和野菜都被搶空了。

他盯着空蕩蕩還留着露珠的尼龍袋,口袋裡鼓鼓囊囊一疊零錢。

江洲終於如釋重負的笑了。

他將尼龍袋撿了起來。

摺疊好放進菜籃子里。

而後又走到一旁的樹蔭下,從口袋裡摸出了一疊皺巴巴的零錢,細細清點了起來。

這尼龍袋不大,裝的大概也就是四十斤左右。

江洲背在身上的時候就估摸出了重量。

果然,這會兒身上錢點了點,發現一共二十三塊四。

一疊毛票,握在江洲手裡沉甸甸的。

他一時間,心裏五味雜陳,卻最後還是用力的攥緊了這一疊錢。

這,還只是一個開始。

他一定,一定要讓母女三人,過上好日子!

…………

江洲鬆了松筋骨,站起身,將錢仔仔細細貼身收好,又將尼龍袋摺疊好塞進口袋裡,拎起菜籃子正準備走,忽然就看見幾個大娘從家屬區里小跑着出來,老遠就看見了江洲。

「哎哎!小夥子!等一下!」

江州一愣。

他停下步子,看着大娘,疑惑道:「大媽?怎麼了?」

「剛才是你在這裡賣新鮮艾草吧?」

幾個大娘跑過來,咧嘴一笑,邊說著邊朝着他塞着尼龍袋的口袋看了一眼,驚訝道:「你這就賣完啦?」

江洲點頭,笑着道:「是啊大娘,明天就清明節了,買的人多,我也是趕巧賣,運氣好!」

江洲一說完,幾個大娘就拍了拍腿,一臉遺憾。

「哎呀!我們幾個都還沒買着呢!你明天還來不來?」

大娘說完,周圍幾個跟過來的中年女人也都紛紛點頭。

「是啊!我隔壁家那小媳婦兒,今天一大早買着了你賣的艾草,新鮮着呢!做清明果肯定好吃!」

「真可惜,我今天剛好就去買肉聯廠那邊買肉了,沒買着!你明天還來不來啊?」

「你要是不來,我只能用去年的乾草做清明果了,那味兒,不對!」

江州一愣。

他想過艾草好賣,但是沒想到居然這麼緊俏。

不過也是。

縣城裡,礦區家屬樓這邊,礦工的工資是比一般吃公家飯的要高上不少。

錢多。

但是,野菜這種東西,可不多見。

江洲盤算着,明天清明節,趕早起來,還能賣一茬,趕回去和柳夢璃和兩個孩子們過清明節,時間不衝突。

江洲沉吟片刻,點頭,笑道:「這樣,大娘,明天早上我來得早,六七點就到了,你們要是想買得趁早,晚點我就要回家了!」

幾個大娘們心滿意足離去。

江洲也起身,朝着縣城供銷社走去。

這年頭,供銷社就相當於後世的大超市。

什麼都有。

不過,想要買精細糧,米面之類的,還得用糧票才行。

不然的話,價格就會高出很多。

因此,基本上能夠買得起精細糧的,都是吃公家飯的。

像是里七村這種小鄉村裡,家家戶戶的主食是紅薯和馬鈴薯。

自家地里種的,容易存放。

江洲走進供銷社。

看了一眼裏面琳琅滿目的商品,價目表就掛在收銀櫃檯的後面。

他掃了一眼,想要購買一斤米的話,那得拿出一斤的糧票,還有另外給一毛二分錢才行。

如果沒有糧票,就得一毛七分錢購買一斤米。

糧票和麵粉票等,都是村子裏按照各家各戶的人口發的。

江洲今天早上出門的時候,特意帶了幾張出來。

村子裏的人糧票倒是充裕。

畢竟主食都是紅薯之類的雜糧,一年到頭種的那點兒糧食壓根不夠吃。

江洲遞了四張糧票過去,兩斤米,兩斤面。

「大米一毛二一斤,麵粉一毛四一斤,一共是五毛二!」

售貨員稱好,用油皮紙包好遞了過來。

江洲從口袋裡點出五毛二的糧票,遞了過去。

之後又買了一些煤油,還有一個燈泡,鹽,白糖等等。

都是生活必需品。

里七村雖然閉塞,但是因為距離縣城距離不算很遠,因此也通了電。

不過家家戶戶壓根捨不得點電燈。

基本上都是點着煤油燈,更有一些村民,一到晚上早早上床就睡了,省電省油。

江洲從供銷社出來的時候,滿滿當當拎了兩大麻繩捆好的東西。

他走出供銷社,把口袋裡的尼龍袋拿了出來,將兩大麻繩捆好的東西全都放了進去。

束好口子,江洲準備回家,出門就看見蘿蔔絲煎餅的。

他買了三個,一毛一個。

經過肉聯廠的時候,恰巧看見豬肉鋪在收攤。

報紙上放着的豬肉,還剩下不少沒賣完。

打眼一看,全都是紅紅的瘦肉。

江洲心一動,快步走了過去。

「攤主,你這肉怎麼賣?」

「有沒有肉票?」

攤主停下來,抬頭看着江洲問道。

江洲皺眉,搖頭。

肉票他是真沒有。

見江洲搖頭,攤主道:「肥肉一塊九,瘦肉一塊七,你要不要?」

這年頭,家家戶戶肚子里都沒葷油。

肥肉買回去,能熬油做菜,吃豬油渣,價格自然比瘦肉貴。

理雖然是這個理。

但是重生過來的江洲,是真的不太喜歡吃肥肉。

他道:「瘦肉兩斤,肥肉一斤吧。」

家裡團團圓圓正是長身體的時候。

瘦肉這種高蛋白,當然不能少。

今天沒看見牛奶,應該是來晚了,明天來早點,看看能不能買到。

「好咧!」

賣豬肉的攤主拿起剁肉刀,下手又快又准。

一下子就切好了兩大塊肉,稱好,用報紙一包,遞給了江洲。

「一共五塊五!」

江洲付完錢,接過肉,而後看了一眼天色。

現在應該已經十一點邊上了。

江洲將大尼龍袋往肩膀上一扛,快步往回走。

………………

一個小時後。

十二點多,江洲走到了自家小院門口。

他一上午沒吃東西,飢腸轆轆,背着的這一大袋尼龍袋也沉的壓肩膀。

江洲擦了一把頭上的汗,推開門。

院子里,團團圓圓兩個小傢伙原本正蹲在地上玩兒拋石子。

聽見開門的聲音,當下眼睛一亮,齊刷刷的抬頭朝着門口看去。

「粑粑!」

「粑粑回來咯!」

江洲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見兩個小糰子直直的朝着自己懷裡撲了過來。

他趕緊手忙腳亂將手裡的尼龍袋和菜籃子放下,一左一右將兩個小傢伙抱了個滿懷。

「粑粑,你去哪裡了,團團想你~」

小傢伙毛茸茸的腦袋就像是一捧枯草,在江洲的頸項里蹭了蹭,痒痒的有些扎人。

圓圓則是歪着腦袋,又大又圓的眼睛裏包着兩包淚,水霧蒙蒙,可憐兮兮,扁着嘴,看着江洲,奶聲奶氣帶着鼻音道:「圓圓,想粑粑,粑粑不帶圓圓,壞壞~」

圓圓雖然和團團是雙胞胎。

但是。

因為是妹妹的緣故,娘胎里就先天不足,加上農村裡生雙胞胎是真的困難。

因此,圓圓不管是個頭,還是說話語言能力上,都比團團要落後不少。

小身板更瘦。

兩個小傢伙,像麻桿兒。

下巴都尖尖的,看得江洲心疼。

他趕緊伸出手,在兩個小傢伙的後背上輕輕拍了拍,柔聲道:「爸爸給團團圓圓買好吃的了,你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