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好了!團團圓圓洗手吃飯!」

江洲鬆了口氣。

趕緊對着兩個小奶糰子喊道。

小傢伙早就迫不及待了!

當下趕緊跑到了水缸旁邊,互相勺水洗了手。

「你也吃飯吧。」

江洲從木筒裏面拿了四雙筷子,又拿了四個缺了口的碗,轉身對着柳夢璃道。

柳夢璃這會兒還有些發愣。

江洲喊自己的時候,她才反應過來。

一張老舊木頭做的八仙桌。

這就是江洲分家得到的全部家產,當然,還有這間最破舊的土房子。

江洲給兩個小奶糰子挑了幾乎沒什麼魚刺的小雜魚放進了她們的碗里。

又拿起柳夢璃的碗,準備給她勺一碗鯽魚湯。

柳夢璃太瘦了。

胳膊瘦弱得彷彿一捏就斷。

柳夢璃見江洲要給自己勺鯽魚湯,趕緊擺擺手準備拒絕。

「都給孩子們吃,我不……」

「不可以。」

江洲知道她想把吃的省着給團團圓圓。

他自顧自的勺了一勺魚湯放在她的面前,還細心的將缺口換了個方向。

「你只有照顧好自己,才能照顧好團團圓圓。」

江洲認真的看着她,道:「你放心,從今往後,我會讓你和團團圓圓吃飽飯。」

柳夢璃的心尖顫了顫。

她看着擺在面前的鯽魚湯,眼眶一酸,霧氣朦朧,差點兒落下淚來。

江洲……

這是真的改變了嗎?

還是,她是在夢裡?

……………………

入夜。

奶糰子們難得吃了一頓飽飯。

今晚上早早就睡了,格外香甜。

江洲和柳夢璃是分床睡的。

兩人原本就沒什麼感情基礎,柳夢璃是下鄉知青,當年喝醉了酒,稀里糊塗就和江洲發生了關係,有了孩子,這兩年返鄉,她因為團團圓圓,咬咬牙選擇留在這裡。

兩人之間都不是隔了一層紗了,那簡直是隔了一層山!

下鄉知青,骨子裡有點傲氣,柳夢璃對待江洲也一直不冷不熱,這也是為什麼上輩子江洲一直對柳夢璃非打即罵的原因。

只是這會兒重生了,江洲心裏明白,很多時候,除了愛情,還有責任。

柳夢璃是自己的妻子,團團圓圓是自己的孩子。

他就得負起這個責任!

「啪嗒……」

黑暗中,忽然傳來一聲響。

江洲原本就睡在外面的稻草床上,生怕柳夢璃去做傻事!

這會兒聽見聲音,他立刻就驚醒了,趕緊起身朝着外面看去。

這一看……

他就愣住了。

小院子內。

柳夢璃……

正在洗澡。

月光傾瀉而下,鋪滿整個小院。

家裡唯一一水缸就在廚房的茅草棚里,柳夢璃為了方便,經常半夜趁着孩子們睡著了,去水缸旁用小盆裝水擦身子。

她長得極美。

骨子裡帶着一股子尋常農村女子沒有的矜貴秀氣。

皮膚很白,一頭黑髮散開,披散在小巧圓潤的肩頭,肌膚細膩得不像話。

明明家裡農活都干,但是絲毫看不出半點粗糙。

一張巴掌大的小臉,五官絕美,黑白分明的眼睛裏有着一股子雜草般的韌勁兒,這會兒月光被揉碎進了她的眼裡,越發顯得小臉朦朧眼睛明媚。

江洲眼皮子跳了跳。

他知道偷看人擦身子不好,但是,他也是真的怕她去做傻事。

因此,他也只能間或的偷偷看一眼。

確認柳夢璃還在就好。

然而,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就在江洲抬頭準備再看一眼柳夢璃的時候,沒想到一抬頭,就對上了一雙黑白分明的眼。

柳夢璃嚇了一跳,小小驚呼一聲,整個人往後退了幾步。

「江洲,你,你流氓!」

她又氣又羞,小小的身子顫抖着,拳頭也緊緊攥着。

江洲趕緊起身解釋:「我真沒看,我是怕你做傻事!」

柳夢璃小臉蛋泛起紅暈,盯着江洲,小聲辯解道:「我能做什麼傻事?」

「比如,偷雞。」

江洲盯着她,眸光灼灼,「我今天白天聽見你說要給孩子們吃雞,我心裏就開始擔心。」

「夢璃,為了一隻雞,搭上孩子和你自己的人生,一點都不值得。」

「而且,我保證,以後一定能夠讓孩子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我發誓!」

他說的認真又堅決。

柳夢璃看着他,心裏一瞬間湧起波濤。

她咬了咬嘴唇,半晌才低着頭,小聲道:「可是,後天就是清明節了……」

清明節,傳統節日,家家戶戶都要祭祀祖先吃清明果。

家裡別說做清明果的糯米了,連吃的都沒有。

實際上,江洲今晚上算是守對了。

她的確是下了狠心,決定去做一次違背紀律的事情。

就一次。

為了孩子。

沒想到被江洲抓了個正着。

她有些羞赧,卻又覺得心裏絞痛。

如果不是為了孩子,她怎麼可能去做這種事?

她是下鄉知青。

骨子裡是有傲氣的。

要不是被逼到絕路……

她也不至於。

「唉……」

江洲忽然嘆了口氣。

他起身,朝着柳夢璃走了過來。

而後,伸出手,忽然將她攬進了懷裡。

柳夢璃一愣,小身子瞬間僵住!

他!!

他怎麼突然抱住了自己?!

「明天,給我一天時間,我去賺錢,保證讓你和孩子吃上清明果!肉餡兒的!我保證!」

江洲認真道。

他抱住柳夢璃,輕輕的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而後就鬆開了她。

黑夜之中,他壓根沒有注意到柳夢璃嫣紅得快要滴出血的臉頰和**的耳垂!

「你,你先做到再說吧!說大話誰都會,我,我先睡了……!」

柳夢璃腦袋裡這會兒亂糟糟的。

她總覺得江洲似乎是哪裡不一樣了。

但是又說不上來。

當下只能胡亂點頭應了,而後低着頭,漲紅着臉,趕緊走到了裡屋,在兩個孩子身邊躺了下來。

那,就看明天江洲能不能做到吧!

說實話。

她並沒有抱着多大的幻想。

畢竟,一頓飯,就想要讓自己相信他已經徹底改變?

柳夢璃抿了抿唇,露出了一個自嘲的笑容。

到底是江洲天真,還是自己天真?

……………………

翌日。

天剛亮。

村頭的公雞剛剛打鳴第一聲,江洲就起來了。

他先是將昨天剩下來的一點小雜魚加了水熱了熱,又往裏面放了一些早上在地里新鮮摘的空心菜燙熟。

昨晚上剩下的兩個紅薯,他也一併放在屜子里熱了,做好這一切,他蓋上鍋蓋,保溫。

之後又從家裡找了一個菜籃子和尼龍袋就出門去了。

實際上,重生睜開眼的那一刻,江洲就從來沒有一刻不在想賺錢的事。

的確,在河裡捉魚,又或者自己勤奮起來,去田地里幹活,都能夠填飽柳夢璃和孩子的肚子。

但是,太慢了,太苦了。

吃飽只是最低級的追求,他想要給她們的補償,可遠遠不止於此!

他重生了!

帶着後世的信息,重生到八十年代,這個遍地是黃金的年代!

他絕對能夠徹底改變所有的一切!

他要給她們最好的生活!

而江洲知道,最困難的就是第一桶金的累計。

他昨天去捕魚的時候,就一直在觀察。

如今自己身無分文,想要賺到第一筆錢,那麼就得利用現有的資源。

里七村靠近大山。

植被十分繁多。

他昨天捕魚的時候就順帶着看了一眼,發現田間地頭都是艾草。

雖然里七村的村民為了過清明,摘了不少艾草回家,但是里七村的植被實在是太豐富了,大片大片的艾草還在田間地頭瘋長。

艾草多得沒人摘,但是江洲知道,如果現在將艾草摘下,趁着新鮮,帶到二十里地外的慶安縣城裡去賣,那絕對是最緊俏的商品!

那裡有一個肉聯廠,還有一個礦區家屬樓。

江洲心裏清楚,這就是他重生回來的第一桶金!

天色還是蒙蒙亮。

江洲飛快收割着艾草。

他手腳麻利,虧了年輕力壯的福,東方一抹魚肚白剛剛冒頭時,他就已經摘到了整整一個尼龍袋的艾草和一些野菜。

野芹菜,馬蘭頭,都是這個季節最好吃的野菜。

也是縣城裡人最想的那一口味道。

江洲直起腰,將尼龍袋往肩膀上一扛,拎起籃子朝着縣城走去。

二十里地,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他愣是走了一小時就走到了。

早上八點。

江洲找到了礦區家屬樓。

這會兒家家戶戶的職工剛上班,家庭主婦們也都出來買菜了。

明天就是清明節,可得做點好吃的犒勞男人,祭祀祖先。

江洲也不含糊,走到馬路牙子旁邊就坐了下來。

他將菜籃子拿出來,又從尼龍袋裏面抓了一大把新鮮帶着露珠兒的艾草放了進去。

來來往往中年婦女們,眼尖的就看見了這一抹綠。

「哎!你這賣的什麼呀?」

江洲還沒吆喝呢,就有一個中年女人過來問東西了。

江洲擦了一把頭上的汗,笑着道:「艾草,明天不是清明節么,這東西那可是必須品,沒了艾草,做啥果都不香!沒艾草的清明果,哪兒能叫清明果呢!」

中年女人也跟着樂。

「看起來是挺新鮮!」

可不么!

這可是江洲一大早去摘的,還帶着露珠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