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屋子內。

柳夢璃這才鬆了口氣。

兩個小奶糰子伸出手,扒拉着從柳夢璃的胳膊里探了四隻圓溜溜的大眼睛出來。

「麻麻,粑粑今天怎麼看起來不一樣呀?」

團團歪着小腦袋,有些疑惑。

圓圓也點點頭,小胳膊拽了拽柳夢璃的衣擺,聲音奶聲奶氣,討人喜歡。

「粑粑都沒有讓圓圓滾開呢!」

兩隻小傢伙對江洲充滿了陌生。

柳夢璃也沒說話。

她想起剛才江洲看自己和孩子的眼神,總覺得似乎有哪些地方不一樣了。

或許。

只是自己的錯覺而已。

………………

江洲沒走遠。

他衝出了門外,一抬頭就看見了家門口的泥巴地。

再過去,就是一片稻田。

這會兒快到清明了,各家各戶都在準備水稻育苗。

里七村是一個在山坳里小村莊。

八二年才落實分田到戶的政策。

這會兒家家戶戶都分到了農田,意味着能夠自己種糧食了。

大傢伙兒積極性都很高,只要是家裡能夠聽的懂話的都被拎到了農田裡幹活。

江洲出門就看見不少半大的孩子,穿着開襠褲,正哼哧哼哧蹲在田裡拔草。

看見江洲從土房子里跑出來,頓時幾個孩子支棱起身子,看着江洲大喊。

「**!又去捉魚嗎?!帶我一起呀!」

「我也想吃魚!**帶我一起唄!」

「我會游泳!可厲害了!」

……

幾個孩子嚷嚷。

下一刻就被拎着耳朵到田的另一頭去了。

「別亂認哥!這沒出息的人你也亂喊,好吃懶做可不能學!趕緊幹活!否則晚上沒你的飯!」

大人們壓抑着的怒斥聲傳來。

在這清明時分,霧雨蒙蒙中,一瞬間讓江洲的腦袋清醒了過來。

魚!

對!

他可以抓魚!

江洲掉頭就往河邊跑。

而此刻,村民們看着江洲一溜煙跑遠的背影,頓時無奈搖頭。

「這江洲,他弟弟好歹也是個大學生,他怎麼這麼不爭氣!」

「是啊,咱們村子裏飛出的金龍呢!可惜了,這個哥哥卻是個敗家子兒,你們沒看見,他媳婦兒,天天帶着兩個孩子吃糠咽菜,遲早得餓死!」

「哎!別管了,爛泥扶不上牆,咱們還是趕緊種田吧!」

……

村民們早就見怪不怪。

自家一畝三分田種好就行了,誰管得了這些事兒?!

二十分鐘後。

江洲終於跑到了小河邊。

村子在山腳下,因此這繞着村子的小河不深,了不起最深的地方也就是到腰。

江洲年輕的時候,不務正業的事情他都拿手的很!

就好比捉魚,江洲一個人在外面鬼混餓不死。

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摸魚,自給自足。

而在這個年代,最厲害的捉魚方法莫過於拿漁網網魚。

但是江洲現在沒有工具。

他也來不及。

江洲看着清澈見底的小溪,咬了咬牙,選擇了最原始的方法——摸。

在小河邊找了個被人扔掉的竹簍,江洲褲腳一卷就下河摸魚去了。

他手腳麻利,速度很快。

溪水有些涼,他彎着身子,一隻手拿着竹簍,另一隻手專門朝着石頭縫裡摸。

這年頭,不像是後世那樣環境被破壞得看不見魚。

這會兒水裡的魚雖然瘦,個頭不大,但是勝在數量多。

江洲把手伸進石頭縫裡,幾乎一摸一個準。

石頭魚,半個巴掌大的小鯽魚,還有小白條,石鼓魚,麻布袋等等。

江洲沒一會兒就摸了一大碗,小竹簍的底部都蓋滿了。

這會兒小雜魚們在竹簍底部撲騰,眼見着就要從破洞處溜出來了。

江洲這才趕緊起身收了手。

他抬頭看了一眼天色。

夕陽西沉,遠處裊裊炊煙升起,這是家家戶戶在做晚飯了。

江洲穿好鞋,趕緊跑回了家。

屋子裡很昏暗,光線不好,做飯都是露天隨意搭建的草棚下面。

江洲回家的時候,團團和圓圓兩個小奶糰子正在院子里捉螞蟻玩兒。

看見江洲回來,兩個小奶糰子頓時眼睛一亮,奶聲奶氣的衝著屋子裡喊。

「麻麻!粑粑回來啦!」

團團和圓圓都是不記事的年紀。

雖然平日里會害怕江洲,但是說到底,更多的還是血緣的羈絆。

尤其是今天看見江洲拎着一個還在滴水的竹簍回來,當下兩個奶糰子眼睛一亮,朝着江洲就跑了過去!

………………

屋子裡。

柳夢璃正看着空了的米缸發愁。

家裡最後一點米都沒有了。

之前算工分分配糧食,家裡江洲不幹活,還佔着一張嘴,分到的糧食壓根不夠吃。

今年政策好了,家家分田到戶,自己種糧食,多勞多得。

然而,對柳夢璃來說,這卻是雪上加霜!

田是有了,可是她又要帶孩子,又要種田,哪兒顧得上?

家裡還剩最後兩個紅薯,今天晚上……

就真的是最後一頓了。

柳夢璃的腦海里浮現出來兩隻小傢伙枯黃的頭髮,豆芽菜似的胳膊,眼眶頓時就紅了。

「就,就破例一次。」

她咬了咬牙,攥緊拳頭,像是暗暗下了決心。

「蹬蹬噔……」

屋子外傳來腳步聲。

是兩個小傢伙的聲音。

柳夢璃趕緊偷偷背過身子,擦了擦眼淚,而後露出笑臉,轉身看着兩個奶糰子道:「怎麼啦?肚子餓了是不是?媽媽現在就去做飯!」

柳夢璃憐愛的在兩個奶糰子的腦袋上摸了摸。

而後朝着門外走去準備生火煮紅薯。

卻沒想到,剛出門,就看見江洲拿着一把干茅草,從外面借火回來了。

看見柳夢璃,他笑着道:「你帶着孩子玩一會兒,我做飯。」

說完後,江洲就去生火做飯了。

柳夢璃一瞬間愣在原地。

她怔怔然,瞪大眼,看着江洲熟練的掏灶膛,生火……

柳夢璃的腦袋裡有些懵。

江洲這是……真的要做飯?

「麻麻!」

團團伸出小手,輕輕地拉了拉柳夢璃,小聲道:「粑粑說,今天晚上,團團和妹妹有小魚吃啦!」

圓圓也一臉小饞貓樣兒,指了指不遠處一個瓷盆里,江洲殺洗乾淨的雜魚。

足足小半盆!

柳夢璃的腦袋裡,有過短暫的空白。

她第一反應居然是,江洲是不是要下藥毒暈她們母女三人,然後賣了換錢?!

柳夢璃先安撫好兩個奶糰子,讓她們自己去玩兒,而後三步兩步走到了江洲面前,盯着他,秀眉蹙起,沉聲道:「江洲,這魚,從哪兒來的?」

江洲剛剛生起灶火。

聽見柳夢璃的話,江洲抬頭看着她,唇角帶了淺淺的笑意,眼裡也是從來沒有過的溫柔。

「河裡的,魚很多,可惜今天沒帶夠工具,所以只能用手摸,抓的不多,不過應該夠你們母女吃了。」

柳夢璃知道江洲會抓魚。

但是,他以前都是和自己那些個狐朋狗友在野外一鍋燉着吃了。

吃飽了回來就睡覺,哪裡會管她們母女的死活?

別說是魚了,就算是魚鱗,柳夢璃都從來沒有見過!

柳夢璃沒說話,她站在一旁,微微咬着嘴唇,皺着眉頭看着江洲,神情第一次出現了動搖。

或許。

浪子回頭金不換這句話,不是沒有道理的?

鐵鍋已經燒熱了。

冒出了熱煙。

江洲用小勺子勺起一勺菜籽油,沿着鍋邊澆了下去。

柳夢璃一看,頓時心疼的皺起眉頭。

「少放點兒,家裡就這麼一罐油了,還是上次媽過來偷偷給團團圓圓的,你這一大勺,足夠我們吃好幾天了。」

江洲的心又是一疼。

他將白色的瓷罐子放下,認真的看着柳夢璃道:「你放心,我以後一定會讓家裡不愁吃喝,柳夢璃,你相信我。」

江洲還是那個江洲。

但是,不管是說話的語氣,還是看人的神情,亦或者是,那陡然間變得不一樣的氣場,都讓柳夢璃心驚肉跳。

他就像是變了個一個人。

讓她驚訝極了。

柳夢璃咬了咬嘴唇,沒說話。

江洲這會兒已經將白色的瓷盆端了過來。

裏面有蔥姜蒜,還有一些干辣椒。

這些都是柳夢璃往日里儲存起來的,家門口就有一片小菜地,但是青菜也就夠打打牙祭。

在這個農作的年代,碳水和肉才能填飽肚子。

熱油爆香蔥姜蒜。

江洲將分好的一部分雜魚倒了進去,刺啦一聲,瞬間油脂的香味飄滿了整個小院!

兩個小奶糰子原本都在地上看着螞蟻搬家,這會兒聞到了香味,頓時哼哧哼哧的就跑過來,兩隻小手扒拉在灶膛旁邊巴巴的看着了!

「哇塞!粑粑!這是魚嗎?好香呀!」

「圓圓想吃魚!香香!好香香!」

江洲的心一軟,看着團團圓圓,笑着柔聲道:「等會兒爸爸做好飯就給你們吃魚,好不好?」

「好!」

兩個小傢伙異口同聲。

江洲準備做三個菜。

一個香煎小雜魚,香辣的口味。

還有一個則是奶白鯽魚湯。

雖然都是半個巴掌大的小鯽魚,但是因為是清水魚,而且足足六條,用來熬湯,再撒一把蔥花,最適合小孩子長個兒了。

最後一個就是地里割的韭菜了。

剛剛冒出最新的一茬,打入一個雞蛋,撒入鹽,攪拌好,雖然只有一個雞蛋,但是好歹能夠稱得上是韭菜雞蛋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