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滬市,頂級的vip單人病房。

醫生宣布江洲的死亡。

「2021年,6月22日21點57分,江洲先生死亡,享年60歲……」

消息出來,眾人嘩然。

滬市一代梟雄車禍離世,屬於他的時代徹底落幕。

江洲的病床前,圍着很多人。

有人落淚,有人哀悼,有人惋惜,也有人暗暗得意。

而此刻。

江洲的靈魂靜靜的漂浮在半空中,看着心臟起伏線變成一條直線的屍體。

他的腦袋,像是被什麼東西用力攪弄着,又疼又鈍。

「你還有什麼遺憾嗎?」

喧鬧的病房裡,不知道從哪兒傳來的聲音,直擊靈魂。

江洲猛地一愣。

他抬頭,朝着虛無看去,怔怔然有些發獃。

腦海里的鈍痛感褪去,就像是緊鎖的鎖扣,在這一刻「吧嗒」一聲。

開了。

三個身影,逐漸隨着光幕,在他的眼前浮現出來。

遺憾么?

……有的。

他江洲,人前梟雄,一輩子摸爬滾打白手起家,財富排行榜不知道上了多少次,看起來風光無限。

但是,要說遺憾,他的確是有的。

江洲嘴角扯了扯,想要露出一個掩飾性的笑容,最後卻嘴角下壓,比哭還難看。

「我這輩子,無愧天地,卻獨獨愧對妻女……」

江洲的聲音,帶着一絲苦澀,心臟彷彿被血淋淋剖開,最痛苦的往事,一點點翻湧而來。

所有人都奇怪,江洲白手起家,一路成為梟雄,卻無兒無女,也不找女人,實在是業內奇蹟。

甚至有人猜測,他是不是同性戀。

然而,實際上,江洲曾經也有過妻子,也有過孩子。

而且,是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女兒。

那年,他二十一歲,年少為人父,哪裡懂得什麼責任?

八二年,家家勒緊褲腰帶過日子,他終日遊手好閒,和狐朋狗友鬼混,渾然不顧家,日子過一天算一天。

雙胞胎女兒團團圓圓才三歲,正是長身體的年紀,每日餓得嗷嗷大哭。

妻子柳夢璃不得已,咬牙頂着夜色去偷了同村家的雞,想要給孩子熬雞湯補補身體。

沒想到當場被抓。

第二天,全村批鬥。

江洲渾然不知情,居然也跟着幾個所謂的好兄弟去看了熱鬧。

年少意氣,好面子。

看着人群中被罵得直不起腰的柳夢璃,看見她朝着自己投來淚水漣漣的求救視線。

他居然,選擇了逃避,選擇了視而不見!

江洲掉頭就跑。

而等到晚上回家,就看見了帶着孩子自殺的柳夢璃。

三具屍體,一大兩小,安安靜靜的躺在床上,就像是睡著了一般。

柳夢璃選擇用最殘忍的方式讓江洲成長。

往事一幕幕在眼前浮現,形成一個巨大的光幕,將江洲籠罩。

心口就像是被鋒利的刀刃攪動,江洲疼得渾身顫抖。

「我可真他媽是個混蛋!」

他咬牙,瘋狂罵道。

下一刻,光幕瘋狂旋轉,江洲徹底被捲入漩渦。

……………………

「麻麻,團團肚肚餓了,想要吃肉肉。」

「圓圓也餓,想吃肉肉,還想吃又白又胖的饅頭。」

耳邊,似乎是傳來了軟軟糯糯的聲音。

有些耳熟,卻又遙遠得有些記不清。

江洲腦袋有些懵。

他在想,他不是……

死了嗎?

醫生親口宣告死亡,他也親眼看見自己的心臟起伏成了直線。

他應該是死了啊!

可是,為什麼小腿隱約有些疼痛?

耳邊的聲音也越來越清晰?

小女孩的聲音很綿,又軟又糯。

女人的聲音隱約帶着顫抖。

「團團圓圓乖,媽媽明天就給你們做好吃的!」

柳夢璃咬咬牙,雙手在圍裙上擦了又擦。

她紅着眼眶,蹲下身子,瘦弱纖細的手在兩個小奶糰子的腦袋上摸了摸。

「團團和圓圓不是想吃雞嗎?媽媽明天就給你們做,好不好?」

柳夢璃下定了決心,她偷偷側開頭,用指腹擦掉了眼角的淚。

或許。

為了孩子,她破例一次也沒什麼不可以。

後天就是清明節了,她可以幫別人做清明果還債。

辦法總是有的。

可是孩子已經實在是不能再餓下去了。

這個家,本就已經在風雨飄搖的邊緣了,不是么?

團團和圓圓這會兒已經三歲了。

可惜營養不良,頭髮黃得像是一捧草,又枯又黃。

這會兒聽見媽媽說明天可以吃雞,還能喝湯,兩個小傢伙頓時開心得手舞足蹈!

躺在家裡稻草床上的江洲這會兒已經睜開了眼。

他的腦袋還在陣陣發疼。

但是一個念頭,卻忽然撞進了腦海。

他看着面前,熟悉無比的三個背影。

這三個只存在於自己可觸不可得夢境里的背影,如今居然這樣真實的出現在自己面前?!

他,他這不是做夢吧?!

「柳,柳夢璃?」

江洲嘗試着開口,喊了一聲。

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聲音也不再是老態龍鍾,而是充滿了青年的青春和活力!

江洲低頭,飛快地掃了一眼自己的身上。

破破爛爛打了補丁的衣服。

還有一雙開了口的布鞋。

一雙顏色不一樣的破襪子。

這,這不是自己年輕時候的穿着么?!

腦袋裡的念頭終於越來越清晰。

他霍然從床上站了起來,朝着柳夢璃和團團圓圓走了過去!

然而,這會兒柳夢璃已經聽見江洲喊自己。

見江洲突然朝着自己走過來,她嚇了一跳,下意識的伸出手,將兩個小奶糰子往身後一攬,黑白分明的眸子盯着江洲,恐懼顫抖着道:「江洲!你要幹什麼?!」

江洲步子停在原地。

一團漿糊的腦袋裡,思緒開始迅速回籠。

前後世的記憶飛快疏離分開,他終於想起來了,此時此刻的他,還是那個全村公認的渾小子!

是扶不起的阿斗!

江洲趕緊停下了步子。

他站在柳夢璃面前,咬着嘴唇,身子顫抖的盯着面前的柳夢璃和兩個奶糰子。

一瞬間眼眶滾燙,看着三人。

他咧嘴一笑,眼淚卻瞬間滾落。

胸腔之中,像是一股熱流奔涌,江洲死死盯着面前的母女。

他回來了!

柳夢璃和兩個孩子,就像是困擾他一輩子的夢魘,是他一輩子的愧疚!

如今,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有太多太多的想說的。

但是,全部涌到嘴邊,卻又有些啞然,不知道如何開口。

常年累月的印象,又怎麼會是三言兩語就能夠改變的?

江洲有些手足無措。

他搓了搓手,眼眶發紅,蹲下身子,朝着兩個躲在柳夢璃身後的小傢伙看去。

「團團,圓圓……」

他討好着開口,喊出這兩個無數次出現在夢裡的名字。

「到,到爸爸這裡來。」

此時此刻,江洲只想好好抱一抱這兩個孩子。

這可是自己的至親骨肉啊!

然而,柳夢璃卻用一種警惕又震驚的眼神看着江洲。

對她來說,從來沒有抱過兩個孩子的江洲,居然說要抱孩子!

他絕對沒有安什麼好心思!

指不定,是為了賣孩子!

柳夢璃心神顫動。

她擁着兩個孩子,往後退了又退,一直躲在了牆角。

「江洲,我告訴你,你要是打孩子的主意,我就和你拚命!」

柳夢璃咬着牙道。

江州一愣。

他知道柳夢璃是誤會了。

正準備開口解釋,然而,下一刻,腦袋裡卻忽然冒出了剛才柳夢璃和兩個小傢伙說的話。

等等。

她剛才,是不是說給孩子吃雞?

可是,家裡一貧如洗,連個雞蛋都沒有,哪兒來的雞?!

江洲震住了。

一個念頭冒出在腦海里。

他盯着柳夢璃,穩住心神,試探着開口:「家裡壓根就沒養雞,你怎麼給孩子做雞吃?」

柳夢璃一愣。

她沒想到的是,江洲的話題怎麼忽然調轉得這麼快?

只是,她只當江洲是想和孩子爭口吃的,當下側開頭,躲開了江洲的視線,咬牙道:「不用你管!反正一口都不會給你!」

江洲這一次是真的可以確定了!

他,重生到了母女三人自殺的前一天!

柳夢璃還沒有做傻事!

他還有機會!

江洲此刻被被巨大的喜悅所籠罩。

他一雙手放在身前,搓了又搓,臉上的表情極其複雜且欣喜。

「柳夢璃,你,絕對不可以去做違背紀律的事情!」

江洲盯着柳夢璃,一字一句開口。

柳夢璃一愣。

就像是心事被人戳中。

她動了動嘴唇,想要反駁,但是到底是心虛得沒說話。

與此同時,她的胸口莫名就有些堵。

眼眶發紅,她垂在身側的手也攥緊了起來。

「不管違不違反紀律,我只想要我的孩子填飽肚子。」

柳夢璃抬頭,盯着江洲,眼神里有幾分恨意,「你管不着!反正我和孩子餓死了也和你沒關係!」

江洲沒說話。

他知道,此時此刻,不管自己說什麼,柳夢璃都不會聽他的。

江洲側頭,看了一眼天色。

莫約下午兩三點的樣子。

算一算時間,柳夢璃會在晚上九點多才出門做傻事。

江洲站了起來,高大的身子讓母女三人恐懼不已。

然而沒想到的是,下一刻,江洲卻抬腿朝着外面走去。

「你在家好好看着孩子,等我回來!」

話音落定,江洲就沒了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