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翌日。

五點,江洲起床了。

他基本上就沒睡沉。

一晚上傷口都在隱隱作痛,後半夜好不容易困意席捲過來,公雞又開始打鳴了。

鳴了第二遍的時候,江洲趕緊從床上起來了。

天色蒙蒙亮。

他走到廚房,燒火,準備用昨天的剩飯給的娘兒三煮粥喝。

然而,沒想到的是,火還沒升起來呢,就聽見破舊的木門一響。

他一抬頭,就發現柳夢璃帶着團團圓圓站在了門口。

兩個小奶糰子顯然還在犯困。

哈欠連天的,一人抓着一隻柳夢璃的手。

江洲一愣。

「這才五點,你們怎麼起來了?」

「她們自己醒的。」

柳夢璃頓了頓,道:「昨天晚上聽你說今天早上還要出門去縣城,一大早公雞叫的時候就醒了,非說要和你一起去。」

她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我在家帶孩子也是閑着,和你一起去,幫忙。」

團團打了個哈欠:「……」

圓圓困得耷拉着小腦袋:「……」

明明是麻麻喊醒她們的!!

不過姐妹兩原本是真的困。

但是這會兒看見江洲要出門,一下子就清醒了。

兩人朝着江洲跑過來,咧嘴露出大大的笑容,撒着嬌,毛茸茸的腦袋就在江洲的胳膊上蹭。

「粑粑,團團也想去縣城轉轉!」

「圓圓,也要去,吃,餅餅,啊嗚,啊嗚~」

兩個小傢伙,江洲哪裡捨得拒絕?

他嘆了口氣。

哭笑不得在兩個小傢伙的腦袋上揉了一把。

「那行。」

江洲無奈,只能起身,對着柳夢璃道:「你帶着團團圓圓在這裡等一會兒,我去把艾草和竹筍背回來,順帶借個板車!」

見柳夢璃答應。

江洲趕緊站起身,拍拍手,走出了門。

柳夢璃則是抓緊時間給兩個小奶糰子洗漱。

…………………………

江洲先是上了盤九嶺,將山腳下昨天晚上落下的艾草和竹筍背了回來。

而後,走到村口江長保家裡,敲開了門。

這會兒天色已經差不多蒙蒙亮了。

農村裡的人晚上睡得早,早上起的也早。

尤其是上午天氣涼爽,幹活最舒適。

因此,江洲敲門的時候,江長保已經起來了。

聽見敲門聲,江長保抽着旱煙,還有些納悶。

這一大早的,誰來串門?

不幹活吶?!

江長保打開門。

然而,當他看清楚門外站着的人後,一口旱煙差點兒沒嗆在喉嚨里!

「咳咳!江老三的兒子?你怎麼來了?!」

江洲這張臉,常年不幹活,細皮嫩肉的。

又是村子裏出了名的二混子。

江長保作為大隊長,當然一眼就認出來了。

不過對於江洲,他實在是沒什麼好印象,正準備開口打發了,就聽見江洲開口了。

「叔,我找你有事!」

作為同一個姓。

江洲的確是該稱呼自己一聲叔。

可是,江長保也老大不情願了。

他覺得自己要是應了,准沒好事兒啊!

江長保臉色難看。

抽了一口煙,還是應了一聲。

「啥事兒?」

「你家是不是有一輛板車?」

好傢夥!

江長保又一口旱煙嗆在喉嚨里,差點兒沒將自己嗆死!

這混小子!

感情是盯上了自己的板車!

他的劣跡斑斑,江長保是知道的,當下還沒等江洲反應過來,江長保就準備關門!

「沒有沒有!我這裡沒有什麼板車!有也不值錢!」

只是這門怎麼也關不上。

再一看。

江洲可不是已經將腳給攔在門口了么!

他笑得燦爛。

「叔,我瞧見了,可不就在院子里放着么!」

江洲眼尖。

一眼就看見了放在桂花樹下靠着的板車。

好着呢!

江長保:「……」他這是造了什麼孽!

搓了搓手。

江長保知道自家的板車是被江洲盯上了。

他哭喪着臉,旱煙也不抽了,正準備勸江洲,說自家板車不值錢,他還得靠着這個拉東西呢。

結果就見江洲笑吟吟地伸出手,在口袋裡一掏。

「叔,你那板車,能不能賣我?要是不能的話,借給我一天也行,我付租金!」

江洲的手裡,拿着一疊毛票。

乍一看,還有一張大團結!

好傢夥!

這起碼得有十多塊吧?!

江長保眼睛都直了!

他第一反應就是江洲又去偷搶了,但是話一出口,他又想起來這小子盯上自家板車了!

「你要是想買,給我三塊錢,我就賣給你!」

江長保一不做二不休,咬咬牙直接開價。

說實話。

這板車算上材料和人工費,那起碼都要四五塊!

但是江長保原本就是做木工的,能省下工錢。

再一個,他害怕。

自己要是不賣,萬一被江洲這混小子偷走。

那可別說是三塊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