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總,夫人她說破鏡不能重圓第7章 失憶在線免費閱讀

池總,夫人她說破鏡不能重圓第8章 失憶(二)在線免費閱讀

「不管你是不是恨我,我都不可能放手的,白森森。」

「這是你欠我的債。」

白森森在黑暗中,一直聽得到男人在說話。

他每說一句,自己的心就疼一次。

白森森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站了起來,因為她想看清楚這個男人的臉,越是靠近,眼淚就越控制不住從眼眶裡流出來。

夜涼如水。

月光從窗外投射進來。

白森森感覺到眼皮很重,艱難的睜開後,一股濃重的消毒水味道襲來。

白色的天花板,還有儀器,手上也打着點滴。不對,右手打着點滴,左手的感覺好奇怪。

她輕輕歪頭一看,是一個人牽着自己的手,趴在床上睡著了。

似乎是有感應一般,本來趴着的男人,突然抬起頭來。

那是一張讓白森森只瞬間就驚艷的臉。

凌亂的碎發打散在他的鬢邊,眉眼如峰般凌厲,那黑如深潭的眸看着自己的時候卻帶着些許不合時宜的擔憂之色,薄削的側臉輪廓稜角分明而硬朗盡顯冷峻,符合美學的三高四低,適中的顱頂高度,眉弓骨強勢拔起,正面輪廓線摺疊度極高,大五官面部留白少,主要聚集在內三角區,非常吸睛的讓人不得不注意到五官和整體直線輪廓所帶來的絕對冷感和危險氣息。

很有攻擊性和侵略性的長相!

根本就讓人無法在第一時間親近起來!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他的一瞬間,她心底竟然會泛起些許說不清楚的情愫。

他,是誰?

他為什麼一直盯着自己不說話。

「你是……誰?」

看着男人挑眉,還有些生氣的模樣,白森森居然下意識的害怕起來,開始閃躲男人的目光。

池遲:「你不認識我?」

「我……應該認識你嗎?我們認識?」白森森有些尷尬。

池遲神色不明的看着白森森,那目光里**裸的帶着打量,讓白森森有些不開心。

就算是長在自己審美點上的帥哥,這樣不明不白的盯着自己,也有些太過分了。

白森森緩緩的把手從池遲寬大溫熱的手掌里抽出來,「你別這樣看着我,我真的不認識你。」

「還有,能方便問你為什麼我會在醫院嗎?」白森森又環視了一圈,道:「為什麼你在我身邊守着?」

面前的男人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卻是外出十分鐘後帶着一個看起來三十多歲的男醫生走了進來。

醫生看着自己笑的很溫柔,「白小姐你好,我是負責你的主治醫師季越,同時也是這個小子的哥哥。」

白森森的原則就是伸手不打笑臉人,而且這個醫生給自己的感覺挺好的,不像他旁邊那個,自己看着他除了難受就是心裏不舒服。

「你好。」

「現在方便去檢查一下嗎?」

白森森立馬應道:「可以。」

等季越拔掉點滴針後,白森森起身想要下床,那個冷峻的男人想要扶着自己,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想要他扶。

白森森婉拒道:「不……」

季越看到了池遲臭着的臉,立馬解圍道:「白小姐,你已經昏迷五天了,這期間都是輸着營養液的,還是讓池遲扶着比較好。」

聽醫生都這麼說了,白森森才無奈的看了那雙自己面前的手,有些不情願的牽了上去。

觸碰到男人手的瞬間,白森森壓住了心底奇怪的躁動。

等三人檢查完從科室出來後,季越鄭重把診斷結論的單子遞給了池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