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總,夫人她說破鏡不能重圓第6章 昏迷在線免費閱讀

池總,夫人她說破鏡不能重圓第7章 失憶在線免費閱讀

「她到底是怎麼了,已經昏睡了兩天了。」

季越挑動自己鼻樑上的金邊眼鏡,對着坐在病床邊上的池遲道:「病人昏睡了兩天才送過來,你現在才關心。」

池遲盯着病床上的女孩,「我以為她在跟我鬧脾氣。」

季越看他把人都快盯穿了,才說道:「病人已經全方位進行了檢查,身體基本上沒什麼問題,腳踝處的外傷我已經處理過了,只是那傷有些嚴重啊,得好好保養着,畢竟傷筋動骨一百天。」

「這傷,是你弄的?」季越有些不可置信,「小池,你可不是這種人。」

池遲沒有避諱,大方承認,「是我,我就是這種人。她的傷我會好好照顧,所以為什麼她還不醒過來?」

「病人身體機能正常,我懷疑是腦部神經問題,這可能是病人不願意醒過來,一切還要等她醒來再做定奪。」

池遲看着季越,問道:「什麼意思?」

季越:「病人現在表現的狀態和植物人一樣,身體機能正常,但是醒不過來,參考喚醒植物人方法,你還是多在她身邊陪着她,陪她說說話。」

「能不能醒過來,我也不清楚。」

池遲頷首,道了聲謝謝後,季越拍拍池遲的肩膀,「我知道你在意她,但是也要在意人家女孩的意願。這女孩會沒事的,我還有場手術,先去開會了,有空回家裡吃飯。」

池遲:「嗯。」

在關門聲響起後,池遲才眼神晦澀的看着白森森道:「為什麼,不願意醒過來。」

三天過後,季伯逸穿着一身黑衣一副黑墨鏡,一頂黑色鴨舌帽來到醫院。

他坐在床邊,面對着池遲。

看着他消瘦又憔悴的模樣,忍不下心道:「你這三天一直在醫院,又不去上班,又不好好吃飯,還不好好休息,你就一直看着這個女人,她能當飯吃嗎?」

池遲聞言,抬起那雙猩紅的眼看着季伯逸,帶着些許寒意道:「待不下去就走。」

季伯逸感受到池遲的怒意和不可違抗,識趣的閉嘴,安靜的坐在位置上。

他時不時看池遲一眼,又看床上的白森森一眼。

這個女人,長得確實好看。

是那種很有辨識度的美,只要站在人群之中,就會讓人無法忽視。

美艷濃厚的大五官,白皙如瓷的肌膚,眉若柳梢。

是個妥妥的濃顏系的美人。

可最讓季伯逸不能理解的是,她這樣一個風情萬種的女人,一看就是那種紅顏禍水的類型。

可是她那雙杏眼在抬眸看人時卻讓會讓人感受到純澈乾淨。

就是這種明明很風情的女人,卻硬生生的讓人在對上她的眼睛時,感覺到小兔般的無辜。

這兩種風格在白森森身上非但沒有顯得格格不入,反而成為了她的最大的反差感和最致命的誘惑點。

她就像罌粟,每個接近她的人,都忍不住不靠近她。

可是,就算如此,女媧在造她的時候確實給了她偏愛,可偏偏她的性格就如她的長相一般——放蕩。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他和池遲也根本不會相信,她竟然會做出背叛池遲的事。

以前,他是真的她當成池遲的另一半看待。

因為,池遲是真的喜歡她。

就算髮生了這種事情,他還是會把她藏在自己的世界裏。

池遲可是出了名的冷麵閻王,讓這樣一個人做出這般深情的姿態,果真了不得。

忽然他想起了娛樂圈前輩的一句話,冷酷的人之所以一直冷酷,是因為沒有遇到他喜歡的人。